六零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小说 >一剑长安 > 第二三五章脊梁(中)

第二三五章脊梁(中)(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博城。

虽说如今的博城被团团围住,可城中并没有太多的慌乱。

但流言蜚语总有的,也有一些人主张投降。

毕竟,其它地儿的消息也传了进来。这北圣朝占领了城池,不屠城,不征收,甚至还发新的作物种子。甚至,还有几座城都没惊动百姓,就直接易了主。

对于百姓而言,就是插在城墙上的旗子换了颜色,守城的守军也换了一拨。至于其它,倒还没有变化。

如今博城之中还有食物,也有水。就算是再撑几个月,也撑得住。

可老百姓不理解啊,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轩辕家的圣朝,投靠谁不是投靠,就是左右手互打的局面。

“诶,我就纳闷了,咱们何必呢?轩辕家的内乱,我们遭受无妄之灾。要是我说啊,咱们就该投降。”

“对对对,不知道方老爷子怎么想的,现在咱们被团团围住,我这生意都全停了,本来还想着去一趟通州,弄一下奶酒来呢!”一个壮汉抱怨道。

在博城最大的酒楼天香楼中,有不少百姓正在聊着自己的想法。

突然,原本正热闹的天香楼安静了下来。

一位穿着青色长袍,两鬓斑白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了下来,朝着店小二招了招手。

“老规矩!”

不一会儿,店小二就端着一碗清淡的阳春面上来了。这面上,还卧着一个荷包蛋。

“诶,这个蛋我没点啊!”老子抬起了头,不解的看着店小二。

小二听到这话,立马哈腰点头的说道:“回大人的话,咱们这店里就剩这么一个鸡蛋了,就给你做了。要是这城,再被困上几天,就啥都没咯。”

老人听到这话,面不改色的说道:“咱们博城的粮仓中粮食还挺多,别说几个月,就算是一年都撑得住。”

“大人呐!别怪小的说话难听,这当真是博城最后一个鸡蛋了。咱们家掌柜的,整个城都找了过来,下蛋的母鸡都全都买了过来,但有些东西啊,就是不够。咱们这座城,还是需要和外面贸易沟通的。粮仓里的粮食有多少,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

“没错,若是天天吃稀饭。粮仓里富余的粮食,够咱们吃上一年了。只不过,方大人,咱们需要贸易,需要交流。而且,还有好多的人的家人都在其它城呢!”

这位大人静静的听完这店小二的牢骚,这才擦了擦嘴问道:“你们大家……都是这个意思?”

听到这话,天香楼里所有的食客都低下了头,没一个敢出来答话的。

而说话的老人,便是这博城的太守,方儒鸿。

“那,谁能告诉我,这场战争打的是什么?”方儒鸿倒也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问道。

终于,有个胆子大的食客突然说道:“打得什么啊?这显而易见嘛!就是为了争夺圣皇之位,轩辕家内讧了!”

方儒鸿听到这话,也没直接回答他们。只是摇了摇头,吃起了面。

吃面的声音传了过来,但这些食客还是紧紧的盯着方儒鸿,希望他能给出一个答案。

若真是圣朝的内战,他们就没有抵抗的必要了。

反正打来打去都是轩辕家的天下,而且这攻城大军也不会屠城,百姓自然没有啥意见。

他们倒是想看看,这方老爷子到底有何高见?

若只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立场而坚决抵抗,他们可不依。

方儒鸿大口的吃着面,吃的那叫一个香。等到吃完了之后,他这才擦了擦嘴问道:“你们真的以为这是轩辕家的内战?你们真的以为我为了自己的立场和前途,而让你们吃苦,让你们被围困?”

还没等众人回答,方儒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这轩辕仁德建立了北圣朝,与长安对峙。我请问诸位,这轩辕仁德一没有领过兵,二没有哪位将军支持他。那他攻打我们的士兵从哪儿来?”

“而且,轩辕仁德为安乐王,越州是他的地盘。他又为什么舍弃自己的根基,跑来咱们亳州?诸位再想想,轩辕仁德建立了北圣朝,是以哪儿作为临时的都城?”

“樊城……”

“那就得了,你们想想,这轩辕仁德的背后是谁?之前湛胥的大军的确帮了我们,可现在局势变了。若是没有湛胥的扶持,你真的以为就靠着轩辕仁德能够这么快攻破这么多城池?”

方儒鸿擦了擦嘴,站起身来,朝着这些食客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诸位,可以去城门口看看,夫子庙抓住了几个斥候,到时候你们就明白了。”

方儒鸿说罢,便昂首挺胸的大步离去。

不一会儿,城门口便聚集了不少人,只见这亳州夫子庙的秦先生压着一个人走了过来,此人身形魁梧,穿着绿色的铠甲,就连那皮肤,在阳光下都泛着淡淡的绿色。

“诸位,这是进来刺探情报的斥候,诸位看看,他们是个什么东西!”这位秦先生将毒血营斥候的修为给封住了,将他给绑了起来。不仅如此,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刽子手。

秦先生说罢,便直接一脚踢在了斥候的小腿上,让这斥候跪了下去。

随后,秦先生也不废话,朝着刽子手使了使眼色,便见得手起刀落,绿色的血液溅在了地上,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方才人形的斥候变成了一条有六颗脑袋的大蛇。

这斥候虽然也是相柳一族,可血脉不纯,就只有六颗脑袋。

百姓们看到这一幕,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短暂的沉默之后,深得方儒鸿骂人本事真传的百姓们纷纷各展神通,恨不得自己亲自出城去骂轩辕仁德。

若是他们轩辕家的内战,他们可以投靠轩辕仁德,没所谓的。可若是轩辕仁德投靠了妖族,那就不行。

这时,众多百姓也明白了,为什么轩辕仁德会被赶出长安了。

此事过后,整个博城之中,再也没了异样的声音。甚至士气高涨,百姓们都恨不得自己是士兵中的一员。

以前,只有方老先生有些暴躁的写信骂人;现在,但凡是城内稍微会写字的人,都纷纷写了一些“优美”语言丢出城外。

……

柳承郎又来劝降了,若是这次方老先生决定投降。那么他们就会立马取消投毒的计划,可这一次柳承郎才来到城下,不仅挨了一顿臭骂不说,还有不少纸团从城墙上丢了下来。

柳承郎连口都没开,便只能落荒而逃。随后,他差士兵把纸团捡了回来。打开纸团一看,差点没把他气死。

上面不仅有骂轩辕仁德的,更有骂他的,无所不用极其。骂轩辕仁德也就罢了,骂他是叛徒他也能忍受。但居然还有人翻出他以前的事儿来攻击他,甚至提到了轩辕慧安。

对于他来说,轩辕慧安就是他的软肋。

柳承郎坐在轮椅上,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湛胥少主,下毒吧!”

湛胥一声令下,水云间的人便带上了相柳一族的毒液,趁着夜色,潜入了博城。

虽然他们无法接近那位方老先生,可要接近水井还是很轻松的。

而此时的方儒鸿,正在家里陪着自己的老伴。至于夫子庙的秦先生,则也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方儒鸿。

这位秦先生,还差一步就能迈入开天境。这段日子,可是有不少刺客折在了他的手里。

灯火摇曳,方老夫人端了一碗面放在了方儒鸿的面前,笑着说道:“你啊,忙忘记了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吃完这长寿面。”

方儒鸿一脸的无奈,“老婆子,我早上才去天香楼吃了一碗面,你现在又给我做面……”

“不管,长寿面,吃完长寿。我答应过咱们的孩子,要让你好好的,等他回来。”

秦先生听到这话,突然问道:“方老,你家那小子参加铁浮屠,你说这次会不会来啊?”

“不好说,谁知道他的。他们那重骑兵,神出鬼没的。”

方儒鸿说罢,也拗不过自家夫人,只能夹起了这一根就是一碗的长寿面。可才把面夹起来,就断了。

方夫人看到这一幕,眼皮一跳,急忙说道:“我再去煮一碗,这一碗不吉利。”

方儒鸿拦住了自家夫人,“别信那些东西,什么长寿面断了代表不长寿。我啊,身子骨还硬朗着呢!”

说罢,便大口的吃起了面。

……

天才亮,方儒鸿如同寻常一样,准备先起来去查一查粮仓,随后看一看水火油,最后就去清点一下这城池里的大石头。毕竟若是对方攻城,这大石头和水火油可是利器。

只不过,他才出门,街上空无一人。

方儒鸿心里一惊,急忙朝着城墙而去。

只见此时妖族大军又开始了攻城,但他

们的士兵,远远不如之前,每个人脸上都泛着绿光,额头上冒着汗,现在即便能够勉强抵抗攻城大军,可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不出半个时辰,城池必然被破。

方儒鸿刚一冒头,对方便停止了攻城。

此时方儒鸿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群家伙抓不住自己,就下毒!

要知道,这一下毒,定然是全城百姓都中了毒。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