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小说 >从百户官开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抄家才是硬道理【求订】

第二百一十七章 抄家才是硬道理【求订】(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先前被那些百姓的喊杀声给吓的懵了过去的崔纪、丁朝忠等人陡然之间听到了金平的喊声。

尤其是金平信心十足的喊着要杀了锦衣卫救他们的时候,崔纪、丁朝忠等人眼中不由的迸射出几分希望来。

但凡是有一线希望,他们谁想去死啊。

尤其是那些百姓看他们的眼神实在是天恐怖了,他们真的担心自己会像汤震一般被这些百姓给撕碎了。

“金平救我!”

“大人救我们啊!”

一时之间,数十名官吏不禁冲着金平大喊起来。

如果说是先前,锦衣卫真的只有数十人的话,金平肯定会大喊着来救人,但是这会儿金平已经是被眼前所看到的数百锦衣卫的阵势给镇住了。

李桓冷冷的看了金平一眼,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冷笑,冲着杜广淡淡的道“杜广,带人将这些人给我拿下。”

杜广应了一声,当即一挥手,就见百余名锦衣卫直接拎着绣春刀如同猛虎冲进羊群一般,刹那之间先前还气势汹汹的家丁队伍便四散而逃,甚至恨不得自己能够多生出两条腿来。

杜广一巴掌将金平拍落在地,就像是提着小鸡仔一般将金平提了起来,随即将金平丢在了崔纪、丁朝忠几人身边。

看着被杀的四散的家丁,刚刚生出的那点希望登时覆灭,丁朝忠、崔纪几人脸上露出绝望之色。

盏茶功夫,就见上百名家丁仆从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锦衣卫给押了过来。

李桓看着一名锦衣卫校尉呈上来的关于崔纪、丁朝忠等人的口供,随即冷笑一声道:“这些人真是贪婪无度,自家粮窖之中藏着成千上万石的粮食,竟然还要抬高粮价,甚至连朝廷拨付赈济灾民的粮食都不肯放过。”

四周的百姓皆是恨恨的看着崔纪、金平、丁朝忠等人。

几名乡老走了出来,向着李桓拜下道:“钦差大人,您一定要为我们这些人做主啊。”

今日这些官员真实面目暴露无余,所有的百姓看得心惊之余同样生出几分担心来。

在这些百姓看来,官官相护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李桓再怎么是钦差,也不可能将整个华阴县县衙所有的官员杀个精光吧。

到时候李桓带着人拍拍屁股走了,可是他们却还要指望着朝廷的救济粮活命呢,而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官员不知道会如何针对他们这些百姓呢。

李桓上前一步,将几名乡老给扶了起来,脸上满是正色道:“诸位不必如此,有什么话尽管直说便是。”

几名乡老对视一眼,又看了看那数十名大小官吏,其中一人咬了咬牙看着李桓道:“钦差大人,不知您要如何处置这些人?”

李桓微微一愣,看着众人眼中的忧色,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猜到这些人心中的担忧,李桓哈哈大笑的同时,心中也忍不住生出几分悲哀来。

“杀,抄家灭族,一个不留!”

李桓这话一出口,几名乡老不由一愣,脸上露出惊喜以及难以置信的神色。

而崔纪、丁朝忠还有那些大小官吏闻言不由得面色大变。

尤其是一些吏员,他们自问自己只不过是从众的小吏员而已,就算是参与到了贪墨赈济粮的大案当中,正所谓法不责众,李桓这钦差大臣,最多就是诛杀崔纪、丁朝忠、金平几名带头人罢了,而他们这些吏员才是维持一县大小事务正常运转的人,到时候还要靠他们来维持华阴县的事务呢。

所以说从一开始的时候,不少小吏员别看一脸的惶恐,其实心中并不怎么紧张和担心。

反正他们也死不了,只要等到李桓杀了为首的几人,他们还是高高在上的官府中人,那个时候有的是机会和手段炮制这些敢闹腾的贱民。

甚至一些吏员都在暗中默默的记着为首的喊打喊杀最凶的一些平民,到时候他们会让这些贱民知道什么叫做官法如炉,什么叫做杀人不见血。

当几名乡老开口询问李桓要如何处置他们这些人的时候,一些人不禁满怀期冀的看向李桓,希望李桓能够说出只诛杀几名首恶,余者戴罪立功的话来。

毕竟许多时候几乎都是这般的处理,他们早已经司空见惯。

可是李桓那充满了杀机的话却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抄家灭族,一个不留!”

这是要诛灭崔纪、汤震、丁朝忠、金平他们这些人的家族吗,如果说是杀的这些家族一个不留的话,那倒也罢了,可是如果是杀光他们这些官吏……

一名乡老颤声道:“钦差大人的意思是杀光所有的官吏吗?”

李桓微微点了点头,看了跪了一地的一众官吏在这些官吏绝望的目光当中冷笑道:“整个华阴县县衙从上到下已经烂透了,不杀光这些人不足以震慑人心。”

听到李桓如此确定的话,所有的百姓不禁感激涕零的向着李桓拜下高呼:“多谢钦差大人,多谢钦差大人为我们做主啊。”

而那些官吏则是情绪无比激动的冲着李桓大声咆哮:“李桓,你这狗贼,你怎么能杀我们,你不怕整个华阴县陷入混乱吗?”

李桓只是不屑的看了这些官吏一眼道:“真以为少了你们,华阴县就真的停摆了啊。”

说话之间,李桓目光扫过一众百姓高呼道:“可有读书人愿意暂时维持华阴县秩序的,可有人愿意当兵吃粮的。”

四下里百姓一片寂静,忽然之间,一名文弱书生怯生生的站出来道:“大人,小生华阴县桐林镇秀才陈瑜虽才疏学浅,却也愿意为乡梓父老尽一份心力。”

很快就有数十名落地秀才乃至童生站了出来,这些人大多都是绝了科举之途后回归乡里靠着教导一些子弟勉强糊口度日的寒门读书人。

相比拿下出身于豪绅、富贵之家的秀才、举人来,这些人平日里同样为了一家老小糊口度日而忙碌,其实比之普通百姓也就多了一个读书人的身份。

恰恰这些人在百姓之间却有着极高的影响力,算的上是真正出身贫苦寒门的读书人。

数万流民之间,如陈瑜这般的读书人不下上百人之多,随着越来越多的读书人站出来,李桓嘴角渐渐的露出了几分笑意。

李桓杀过许多的读书人,可是他所杀的那些读书人几乎全部都是出身于豪门世家,或者就是豪门世家所供养出来的读书人。

相比这些看上去同普通老百姓没有多少区别的穷秀才、酸书生,李桓所杀的那些读书人,两者简直就是两种存在。

虽然说这些读书人从来没有处理过政务什么,但是这些人在百姓之间却有着极高的影响力,就如同那些乡老一般。

李桓感觉就算是将华阴县县衙交给这些读书人,就算是这些人治理的再差,也绝对比留着那些良心底线都没有的一众吏员要强的多。

至少有这些读书人在,在加上那些乡老的配合,华阴县的这十几万百姓但凡是还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有人造反。

一名身形挺拔的汉子忽然站了出来,带着几分赧然向着李桓道:“大人,俺……俺愿意当兵吃粮,您能收下俺不。”

李桓看了那汉子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仿佛是有了带头人一般,很快就有数百名身形魁梧的大汉站了出来,只不过明显这些人因为没有吃食的缘故,一个个饿的有气无力,甚至不少人都饿的只剩下魁梧的骨头架子了。

差不多一炷香时间过去,上百名读书人,四五百名大汉站了出来,在李桓的吩咐之下,十几名读书人直接带上百余名大汉跟着几名锦衣卫奔着城中而去,准备将粮仓里的赈济粮运来开始赈济灾民。

看着李桓竟然利用流民之中的读书人做事,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的一众官吏彻底的绝望了。

“杀!”

伴随着一声断喝。

一名名官吏的头颅滚落于地,数十名官员被李桓毫不犹豫的当着华阴县无数百姓的面砍了脑袋。

看到这一幕,无数百姓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冲着李桓高呼不已。

许多百姓直接将李桓视作青天大老爷,毕竟如李桓这般不官官相护的官员在百姓看来实在是太少了。

杀了这些官员,接下来自然是抄没这些官员的家产,倒不是李桓急着搜刮银子财物,而是李桓得知这些人家中都藏着成千上万石的粮食,这才是李桓真正所看重的。

本来朝廷派发给华阴县的救济粮也不过一万多石,看着是很多,可是华阴县十几万流民,区区一万石粮食又能够撑的了几日。

一旦没了粮食,到时候还会有无数的百姓饿死乃至有百姓会走向极端。

现在李桓却是不用再担心粮食不够用的问题了,只是简单的算一算的话,汤家、金家、丁家等各家,再加上一众官吏,这些家所存的银钱不提有多少,单单是粮食一项

,加起来的话就足足有数十万石之多。

那可是数十万石的粮食啊,若是真的抄没出这么多的话,华阴县十几万百姓便是吃了上几个月都没有问题。

数十名乡老、读书人听着李桓给他们算计各家所存的粮食有多少,当得知如果抄没了这些家的粮食,竟然能够得到数十万石,许多人直接都傻眼了。

咕噜一声,一名读书人睁大了眼睛,颤声道:“大人,您真的同意这些抄没来的粮食全部拿来赈济灾民吗?”

好歹也是读书人,自然知道抄没来的东西那是属于朝廷的,如果说朝廷不同意,他们可不敢去动那些粮食。

李桓冲着京师方向拱了拱手道:“本官奉皇命,钦差巡查地方,有先斩后奏之权,本官说了,这些抄没出来的粮食全部拿来赈济灾民,做灾后重建所用,到时候若是朝堂之上有人不同意的话,本官一力担之。”

一众乡老、读书人闻言不禁冲着李桓跪拜下去,齐齐叩首。

“大人活命无数,我等华阴县百姓定感念大人恩德,他日我等要为大人建造一座生祠,日日为大人祈福。”

李桓连忙上前将一众人搀扶起来。

很快流民之中数千青壮被挑选了出来,然后在百余名锦衣卫的带领之下,分成数十支队伍,奔着各家而去。

傍晚时分,一辆辆的大车载着一袋袋的粮食而来,赫然是从各家抄没出来的粮食。

陈耀捧着一份账册,脸上满是激动之色,颤声向着李桓道:“大人,查抄所得尽皆在此,共计得金银财物七十八万两之多,另有粮食四十二万石。”

说着陈耀犹豫了一下道:“金银财物已经装箱全部带了回来,不过那些粮食统计之后就地储存在那几家的粮仓之中。已经派了专人看管,随时可以取用。”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