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小说 >从百户官开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千万别是那杀星来了啊【求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千万别是那杀星来了啊【求订】(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曹雨同样是向着四周看去,就见道路两侧大量的百姓有人低着头,不敢直视他们,有人则是一副好奇的偷偷打量。

就如李桓所说的那样,想要在这么多人当中将对李桓不怀好意之人找出来还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看曹雨一副不甘心的模样,李桓轻笑一声道:“放心吧,如果说对方真的是不死心的话,肯定会自己送上门的,到时候趁机结果了对方便是。”

说着李桓一夹身下战马,顿时队伍速度加快,很快便消失在长街之上。

等到李桓一行人离去之后,原本躲进边上店铺当中的封不平、风清扬二人这才缓缓走了出来。

显然风清扬也不是傻子,他虽然说不惧李桓,但是李桓身边可是跟着不少锦衣卫好手的。

在李桓以及锦衣卫手中吃了大亏的风清扬恨不得将李桓碎尸万段不假,却也没有昏头到要在李桓身边跟着大量锦衣卫的时候冲上去寻李桓的麻烦。

如果说方才李桓身边只有几人的话,以风清扬的性子,绝对会第一时间出手了,而不会被封不平拉着躲进一旁的店铺当中去。

封不平向着李桓等人远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封不平脑海之中还充斥着方才看到李桓的那一幕。

李桓给封不平的印象就是年强,实在是太年轻了,看上去至多也就是刚二十岁出头而已。

这般的年纪竟然能够做到锦衣卫指挥使的位子,可谓是罕见。

如果说单单是如此也就罢了,只要出身够好,或者说得了天子的看重,倒也不是做不到锦衣卫指挥使的高位。

关键李桓一身修为极高,甚至能够伤到风清扬,这就有些出乎封不平的预料了。

先前从风清扬的口中得知风清扬被锦衣卫指挥使所伤,封不平还以为李桓至少也要四五十岁了,但是方才只看李桓一眼,封不平便看出李桓年岁不大,心中自是充满了惊叹。

“风师叔,这就是当初伤了你的锦衣卫指挥使李桓吗?”

虽然说从风清扬方才的反应,封不平隐约猜到李桓的身份,不过封不平还是好奇的看着风清扬询问了一番。

风清扬微微点了点头,皱眉道:“此人正是锦衣卫指挥使李桓,虽然说当初老夫是一时大意才为其所伤,但是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此人一身横炼外家功夫几乎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等闲刀剑恐怕都伤不到对方分毫。”

说着风清扬看着封不平道:“封师侄,如果说将来同此人交手的话,千万不要与之硬拼。”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风清扬又道:“还有一点,此人一身气力堪称力大无穷,尤其是对方拳掌之力更非常人可比,便是老夫都不敢硬接对方拳掌之力。”

封不平闻言不禁面露郑重之色,就连一向不将江湖之上的那些好手放在眼中的风师叔都这般的忌惮对方,这让封不平直接将李桓视作头号危险的人物。

深吸一口气,封不平向着风清扬点头道:“师叔尽管放心,师侄记下了。”

说着封不平轻笑道:“此人虽强,可是也未必是师叔你的对手,当初师叔你不过是一时大意,再加上手中没有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的缘故,这才会让对方有了可趁之机。”

风清扬对于自己被李桓所伤一直是耿耿于怀,听封不平那么一说,风清扬顿时捋着胡须含笑点头道:“不错,再给老夫一次机会的话,老夫定然取其性命。”

封不平道:“有风师叔你对付李桓这狗贼,我等自然可高枕无忧。”

风清扬捋着胡须微微颔首。

不过风清扬皱了皱眉头道:“倒是李桓带着锦衣卫的人到来,极有可能是岳不群那孽障请来的帮手。”

因为当初在京师,岳不群就是请来了李桓将其重创,所以在风清扬看来,李桓此番前来,就是岳不群不敌于他,特意将李桓给请了过来。

倒是封不平听了风清扬的话微微摇了摇头。

自从从风清扬的口中得知李桓的消息,封不平可是派人特意打听过关于李桓的消息的。

虽然说民间流传的许多关于李桓的消息都很是夸张,有真有假,但是从那么多的消息当中,别的封不平看不出,有一点却是能够看出,那就是李桓真的是深得当今天子宠信,可谓是天子宠臣。

还有就是李桓身居高位,权柄滔天,绝对可以算的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等存在或许会看重岳不群这样的下属,但是真要说李桓这样高高在上的权贵人物会为了岳不群而千里迢迢的从京师赶到西安府,就为了帮岳不群对付风清扬,反正封不平是不信的。

就听得封不平带着几分不屑道:“风师叔,你也太过高看了岳不群那厮在李桓那等人物心目当中的地位了。”

说着封不平轻笑道:“风师叔您想一想看,李桓那可是锦衣卫指挥使,当今天子钦封的太傅、提督京营的大都督,权柄何等煊赫,这样的人物,又岂会将岳不群区区一条走狗放在心上。要这等煊赫的人物特意来救他岳不群,岳不群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

风清扬闻言不由一愣,虽然说不想承认,可是他心中也明白,封不平说的有道理,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在朝廷权贵眼中的确是算不得什么。

深吸一口气,风清扬冷冷的道:“不管如何,他李桓既然来了,那么这次一并将其料理了。”

这边李桓一行人并没有前往锦衣卫千户所衙门,而是奔着西安府府衙而去。

距离西安府府衙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李桓吩咐陈耀等人将钦差仪仗、天子御赐旗牌打出。

随着一众锦衣卫打出天子仪仗、钦差旗牌来,气势迥然不同,所过之处长街之上许多百姓看得一愣一愣的。

本来只当李桓等人是锦衣卫办差,可是有见识的人却是一眼就认出了李桓他们所打出来的钦差仪仗。

钦差仪仗可是象征着天子钦差驾临,这可是只有奉了天子钦命巡视地方的官员方才有的排场。

就如巡察御史冯秦以及三司人员,虽然同样是奉命巡查地方,可是他们却不是天子钦差,与李桓这钦差相比,明显差了一个档次。

路边的花楼之中,几名商贾正聚在那里搂着怀中佳人饮酒,忽然之间看到从长街之上经过的天子钦差队伍,几人皆是一愣。

待到看着李桓等人的队伍离去之后,其中一人面色之间露出几分凝重之色道:“诸位,若是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天子钦差仪仗吧,什么时候咱们西安府来了天子钦差了?”

胡希是西安府出了名的大粮商,有人说胡希的粮仓之中至少囤积有十万石的粮食,跺一跺脚,整个西安府城的粮价都要为之波动的人物。

方才开口之人正是胡希。

其余几名商贾能够与胡希这大粮商坐在一起,可见也都不是一般人。

苏祥同样也是粮商,虽然说其家业不如胡希,可是同样也是有名的大粮商,尤其是这一次据说是巴结上了新任的布政使,风头之盛,丝毫不在胡希之下。

另外几人不是盐商就是粮商,可以说在这小小的厢房之中,聚集了西安府府城一半以上的粮商、盐商。

这几人如果愿意的话,联合起来随时可以决定西安府府城的粮价、盐价。

胡希开口,其余几人同样也是看到了方才楼下长街之上李桓那钦差仪仗经过的一幕。

虽然说他们不认识李桓,可是却认识那钦差仪仗啊。

大盐商魏坤捋着胡须,眼中闪烁着精芒道:“的确是钦差仪仗,看情形应该是刚入城的。”

说着魏坤皱了皱眉头道:“正常来说,天子钦差若是要来的话,肯定会提前行文地方,命地方官员做好接待,但是这次似乎有些奇怪,西安府似乎并没有受到朝廷的行文通知啊。”

苏祥摇了摇头道:“布政使那里没有提过近期会有钦差到来。”

胡希则是摇头道:“按察使汪大人那里也没有听说过钦差的消息。”

能够成为一方豪商,若是没有官场上的高官在背后支持的话,怕是那偌大的家业早就被人给吞的干干净净了。

显然苏祥、胡希、魏坤他们每一个人身后都有陕西官场的大员做为依仗。

其余几名豪商同样是摇了摇头,表示他们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微微眯着眼睛,魏坤道:“这么说来,这天子钦差要么是悄悄前来,要么是来的极快,这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魏坤的意思众人都不是傻子,如何不明白。

天子派了钦差前来西安府,不用说肯定是为了查案,而西安府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赈济灾民,那么天子钦差前来的目的也就很明显了。

苏祥看气氛有些不对,哈哈一笑道:“怕什么,别忘了,这里可是西安府,咱们大家伙的地盘。他天子钦差来了又如何,只要抓不住什么把柄,又能奈我何。”

说着苏祥又道:“再说了,做官为了什么,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钱,为了女人吗?先前天子不是派了巡察御史冯秦还有三司官员前来西安府坐镇吗,如今怎么样……”

听苏祥这么一说,魏坤、胡希几人先是一愣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原本生出的那点担心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是啊,就如苏祥所说的那样,他们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没见如今以巡察御史冯秦为首的朝廷下派来的督查官员哪一个不是在他们的金钱、美色攻势之下,一个个对陕地所发生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

捋着胡须,胡希轻笑道:“苏兄说的不错,只要给够了白花花金灿灿的金银,国色天香的佳人,就算是天子来了,咱们都能将他给收买了。”

众人闻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其中一名盐商捋着胡须看着胡希道:“胡兄家财万贯,怕是当今天子内库都未必又胡兄家的银窖存银多,真要是天子来了,胡兄还真的有可能将天子给收买了呢……”

众人闻知又是一阵大笑。

这话虽然说夸张了一些,但是从另外一方面也能够看出胡希到底有着怎么样一份家业。

胡希不禁轻咳一声,谦虚的道:“几位就不要取笑胡某了,不过既然朝廷派了钦差,咱们肯定不能小觑了对方,等下大家且去打听一下,这位钦差此番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大家心中也好有个底。”

西安府府衙

准确的说这里应该是整个陕西的行政中心才是,主管民政事务的左右布政使乃至朝廷派来督查陕地赈灾事宜的巡察御史冯秦为首的三司人员也都在府衙之中做事。

一条条关于赈灾的命令便是从这一座府衙发出,可以说这府衙之中的一众官员便决定了陕地无数受灾百姓的生死存亡。

任何一条命令早一日发出,可能就能活民无数。

这一日,新任的布政使程泰正与右布政使吴威、巡察御史冯秦等几名官员议事。

程泰微微皱眉,看着吴威道:“吴大人,府库里的粮食如今还有多少?”

吴威闻言笑道:“回大人,尚有十万石左右。”

程泰面色微微一变道:“不是应该还有二十五万石左右吗,怎么……”

吴威轻咳一声,先是瞥了坐在一旁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的巡察御史冯秦,然后看着程泰低声道:“大人有所不知,这人吃马嚼的,还有其中的损耗,那可都是要算到其中的,而且前不久秦王府又命人来提了几万石粮食,说是王府里快要饿死人了,那可都是龙子龙孙,这罪名本官可是担待不起。”

程泰看了吴威一眼,面色和缓了几分道:“吴大人,我等奉皇命赈济灾民,须得把握其中分寸,府库之中所余粮食绝不能轻动……”

吴威闻言正色道:“下官明白。”

程泰微微颔首道:“吴大人心中有数就好,西安府首善之地,若是到时候闹出饿死许多人的事情来,你我脸上可不好看,也不好向朝廷交代……”

说着程泰看向巡察御史冯秦道:“冯御史,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巡察御史这会儿方才睁开双眼,看了几人一眼捋着胡须道:“只要不闹出民变之类不可收拾的事,老夫还是能帮大家遮掩几分的。”

吴威等官员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用一种看自己人的目光看着冯秦。

吴威捋着胡须轻笑道:“冯大人高义。”

厅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融洽了许多,忽然大地微微震动,吴威、程泰、冯秦等官员听到那动静皆是面色一变。

这些人可都是见多识广,只听那动静就知道这是大量骑兵纵马狂奔而来所造成的。

程泰皱眉喝道:“快去派人打探,城中何人纵马狂奔。”

能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马匹的数量绝对不在少数,少说也要有数百之多,可是他们却是想不出,到底有谁能够聚集如此之多的马匹,而且还敢在府衙附近狂奔。

就算是那秦王府也没有这般的能力和手笔啊。

府衙之前

李桓一扯手中缰绳,顿时身下的战马发出一声嘶鸣,稳稳的停了下来,而在李桓身后的一众锦衣卫也都随之停下,顿时除了战马的嘶鸣之外,一片寂静。

守卫在府衙门口处的士卒看到这般情形不由的面色为之大变,显然是被李桓等人的声势给吓到了。

陈耀上前冲着守门的士卒喝道:“快去通秉,就说钦差大臣在此,令陕西布政使衙门上下官员前来迎接。”

一名守卫连滚带爬的冲进府衙,迎面正撞上一名吏员。

那吏员皱了皱眉头,冲着那士卒怒喝道:“瞎了你的狗眼,府衙重地,如此慌慌张张作甚。”

那士卒脸上满是惊慌之色道:“钦差,外面来了一队人,说是钦差大人驾到,请诸位大人前去迎驾。”

“什么?”

这吏员本就是奉命前来打探到底来了何人,这会儿听那士卒一说,不禁惊呼一声道:“你说外面来了钦差?”

士卒连连点头道:“有钦差旗牌为证,还有钦差仪仗……”

吏员转身奔着府衙大堂而去。

程泰、吴威、冯秦等布政使司衙门的官员此时面色各异,暗暗猜测外间到底来了什么人。

就见先前奉命前去打探消息的吏员匆匆而来,顿时众人的目光落在那吏员身上。

被这么多的高官给盯着,吏员深吸一口气道:“诸位大人,外面来了钦差大臣,请诸位大人前去迎驾。”

程泰几人一听皆是一愣,随即面色一变,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

朝廷什么时候派来的钦差,为什么他们这些人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