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悬疑推理 >战锤40K:审判官 > 原体崛起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冒险的开始

原体崛起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新冒险的开始(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科尔看着自己手中的精工爆弹枪,它正静静地被科尔握在手掌中,说实话科尔都忘了上次需要自己亲自开枪是什么时候了,几年前?还是十年前?他忘了,但他希望自己依旧记得如何开枪。

科尔.马卡里安,帝国最优秀的舰长之一将弹匣插进了弹闸内,但当他伸手将回弹的枪机向回推动时却死活也推不动,那爆弹枪的拉栓部分死死地卡死在了枪膛的最末端。

舰长用力地推压着那枪机,但无论他花了多大的力气那东西还是卡在最末尾的部分,突然间在科尔舰长还在卖力时一个人从他手上把枪抢了过去,安娜拿过枪后单手拽着枪机一拉后那部分便回弹到了该去的地方。

伴随着子弹被推入枪膛,安娜将爆弹枪甩给了科尔,后者连忙接住枪后尴尬地看了看周围端着枪的舰桥乘员们,所有人都用一种礼貌之中又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尴尬神情看着科尔,后者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番手上的爆弹枪。

“好了,所有人都准备好,那些家伙应该快到了。”科尔故作严肃地命令道,所有人这才把注意力从舰长的身上移开了,他们端着手上的枪瞄准了前方舰桥的钢铁自动门,那大门正死死地闭合着,但所有人都知道那门根本挡不住阿斯塔特。

科尔看了看枪膛中金色的爆弹,他叹了口气后将那枪举了起来,“真没想到我会说这句话,我现在还挺想拉格纳的,真希望他们还在船上。”

“你不是总抱怨他拆你训练室吗?现在开始想他了?”安娜嘲弄地笑着也端起了步枪型号的爆弹枪,那东西可比科尔手上的手枪型大了不止一圈,但安娜就是抄了起来,这下子她看起来更像个爆弹小妞了,啊,我的意思是,战斗修女。

“至少他在船上的话,现在已经从拆训练机仆的热情中脱离出来,嗷嗷叫着去找按他的话来说“更大更猛”的敌人干架了,就和一個绿皮一样。”

科尔不由自主地笑着说,他周围的水手们也都笑了出来,大家在这大战之前的片刻间歇中笑了起来,安娜也站在科尔身边端着那把爆弹枪迷人地微笑着。

“拉格纳总是在找最强的敌人,然后光荣地战死去英灵殿好吹水,真可惜,他应该肯定会喜欢现在情况的,有一大群万年叛徒朝着我们冲过来之类的。”

安娜微笑着微微撇头,绯红色的短发随着她的脑袋轻轻摆动着,他将脑袋凑近了科尔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怎么样?死在这儿还算满意吗?”

“就像学院里说的那样,一个船长要和他的战舰共沉,能在这样一场伟大的战斗中,在帝皇本人的凝视下与这条美人共沉,我相当荣幸。”科尔微微点头说道,安娜则翻了个白眼从科尔身上站了起来。

“对,只有“一个”美人。”安娜抱怨似的说道握紧了扳机,但突然间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肩,安娜惊讶了一下微微撇头看向一侧的科尔,他将安娜搂到了自己的身边,另一只手依旧举着爆弹枪指向前方。

安娜看着科尔略显古怪地笑了笑,随后腾出一只端枪的手,用手指戳了戳他的下巴,“你这算是大脑突然升级了?搂你的大副,这可不符合海军的规章制度哦。”

“如果我们都要死了,那我认为违反一次规定也并不是不能接受,安娜,能和你死在一起........我很荣幸......不,这是我的幸福。”

安娜看着身边的科尔愣住了,他突然脑子里想到了维托的话,科尔并不迟钝,他单纯只是把自己的责任看得比一切都重,但在此刻,当他马上就要卸下那责任时,科尔总算可以面对自己的内心了。

安娜真挚地笑了出来,她的笑容是那么喜悦,但又带着一丝伤感,“真希望我们不用一起死在这儿,还有好多事我想和你一起去做呢。”

说着安娜端起了手中的爆弹枪瞄准大门,科尔的手指紧紧地摁在了扳机上,他的眼睛与爆弹手枪的枪基线贴合在一起,死死地锁定这那大门。

所有人都摁紧了扳机,他们盯着那扇门,等待着即将破门而入的阿斯塔特们,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凝固成了永恒,在这死亡到来前的刹那间,科尔的眼前闪过了许多记忆。

马卡里乌斯星,他和安娜一起长大的记忆,学院,航向还有从军生涯,他遇到维托和拉格纳他们后的疯狂冒险,他和维托互相嘲讽,和拉格纳吵架,还有与兰斯洛特一起品尝葡萄酒的,一次次的战斗,和更多的美好的回忆。

那就像走马灯,当一个人要死的时候会看见的那些东西,科尔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的人生不算遗憾,除了对身边安娜的愧疚,他本该给她更多的,但现在,科尔缓缓地睁开眼猛地瞪眼瞄准了那扇即将破开的大门,他依旧准备好被帝皇召见了。

“你准备好去给帝皇当面做汇报了吗?”安娜被科尔搂在怀里,但依旧端着爆弹枪说着,科尔听了后也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准备过千百次了,和你一起去时要讲的。”科尔用他独特的,属于军人的那种浪漫说道,安娜听了后猛地端起爆弹枪瞄准了大门,他们两人靠在一起,两只手一起举着枪瞄准那大门。

但科尔舰长的帝皇汇报大会可能得延迟了,突然间他一旁的终端大肆警报起来,科尔舰长诧异地看向那终端,当然不是因为警报,现在全舰最不缺的就是警报,他惊讶的是那终端是用来检测跃迁信号的。

在科尔身边用机械教改造后细长手指夹着一把激光枪,右手的超长无名指以一种奇怪角度插进扳机,随后顶在板机内的角度的鸟占长也看了眼那雷达,他转头向科尔用无声的询问指示,后者和怀里的安娜对视一眼后用爆弹枪指了指那终端。

鸟卜长将枪一下子背在肩上,他挂着枪走到了终端前,鸟卜长熟练地用手指操作着面前的仪器,随后看着上面跳动着的信标不可思议地挺起了身子。

“舰长!是帝国舰船的信标!有一支帝国舰队正在跳入战场!”鸟卜长扭头用不可思议的声音大吼道,科尔更是一惊,他扭头看向一旁巨大的舰桥落地窗。

与鸟卜长面前雷达扫描数据一样的,随着雷达上跃迁能量强度的达到峰值,在无限边疆号与荣光女王级之间的狭窄星域中突然直接出现了空间塌缩,那片星域正在以急速向内坍塌收缩,一道道闪电从那扭曲空际中跳跃而出。

随后眨眼之间一艘帝国战舰瞬间跃入了战场,它就如同凭空出现一般的从扭曲空间中跳出,整条巨舰由小到大地急速扩大,就如同穿越了一道放大门一样突然跃入了实体宇宙。

而且不止是一艘战舰,科尔瞪大眼睛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的无数跃迁力场,一艘艘帝国战舰从空间之中突然跳出,而且...........都是星际战士战团的战舰!

科尔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些天降神兵,星际战士的战舰成群结队地跃迁出现在混沌舰队与帝国战舰中央,还有头顶的位置,科尔注意到他们的舰船身上没有任何的战团标记,没有任何的徽章与色彩,就仿佛是刚刚从造船厂内下水,还没来得及涂装就草草赶入战场一样。

但朴素的外表并不会影响他们的战斗力,从无限边疆号外侧飞过的星际战士战舰立刻开火,咆哮的侧舷火力无情的打击在一边的荣光女王身上,而且不止一艘船,十几艘无涂装星际战士战舰都急速出现在荣光女王周围,如一群捕猎大象的狮群那般蜂拥而上,对准荣光女王一顿围攻。

无数的炮弹呼啸着重击在荣光女王的护盾上,汹涌的爆炸之火在星空之中席卷开,而且不止是荣光女王一艘船遭到了围攻,几乎所有混沌突击到近地轨道的战舰都遭到了这些突然杀入战场的战舰围攻。

神秘的星际战士战争舰队与泰拉的轨道防空火力里外夹击,将混沌舰队打了个内外包夹,汹涌的火海从所有混沌战舰的表面爆炸开来,翻腾的烈焰甚至一度冲击到了在近距离一侧的帝国海军身上。

科尔搂着安娜抬起手挡住眼睛,冲刷在窗户上的烈火几乎让人完全无法睁开眼睛,在烈火之中科尔听见了通讯频道中响起的声音,一个浑厚的,低沉的声音。

“我是原铸星际战士联合军团舰队的指挥官科迪,奉贝利萨留.考尔大贤者与响应至高元帅维托.康斯坦丁号召,我部率领三十支原铸星际战士大连前来与帝国海军并肩作战,所有听见此广播的帝国单位!拿起武器!”

伴随着那浑厚的声音响彻了所有无限边疆号,还有所有战舰的通讯频道,烈火从科尔面前的窗户上突然如提前排练好的那般消散了,而当烈焰消失后,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幅更加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

科尔与安娜,还有舰桥中的所有舰员都看着那大幕升起后的新篇章,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那是无数的蓝色火点从星际战士舰队之中打下的镜像,每一片闪光都是一只登陆舱,而片幽蓝色的流星雨正密密麻麻地从战舰两侧发出,呼啸着伴随着绚烂的轨迹射向下方的帝国海军舰队,还有一侧的混沌舰队。

帝皇的死亡铁雨从宇宙之中密密麻麻地落下,那片流星雨也呼啸着从科尔的头顶滑过,他听见了那一阵密集的登陆舱撞击声,那就仿佛是倾盆大雨泼洒在铁皮棚屋屋顶上一样的噼里啪啦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原铸星际战士登舰,各甲板汇报称他们正在自行进攻,横扫全船!所有其他的战舰收到了一样的消息。”鸟卜长激动地说道,几乎就要尖叫出来了,但他没叫出来,科尔身边的海军水手们则都欢呼了起来。

他们扔掉了自己的帽子在舰桥中看着窗外的漫天铁雨,还有照亮星空的爆炸火光欢呼雀跃,科尔看着窗外滑过的巨大战舰,那原铸舰队的星际战士打击旗舰正向两侧喷吐着无尽的火流星与炮弹滑过,一侧混沌战舰们的爆炸火焰照亮在它的船身上,在一片黑暗的背光中,将其宏伟的轮廓衬托得更加巨大。

“哇哦,看起来你的汇报会得晚点了。”安娜微笑着靠在科尔的胸口,她将爆弹枪捶靠在大腿上,倚靠在舰长的怀里与他一起观看着窗外的绚烂战场,那无数的炮弹砸在虚空盾上的爆炸,混合着星际战士登陆舱划破天际,从窗口之上飞过的一幕,成为了一幅独特,独属于40K千年的绚烂约会景色。

——

“报告舰长!全舰遭到攻击!舰队其他部分同样遭到了猛烈炮击,中小型战舰已经被帝国星际战士登陆!全舰队损失惨重!”

复仇之魂号上的黑色军团大副大声喊道,他身后的瑟克索斯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窗外无数爆炸与划破天际的帝皇火雨。

“复仇之魂号的17,8和56号甲板遭到跳帮攻击!帝国舰队打断了我舰队的连接部分,复仇之魂号已经与主力舰队脱节了!战舰虚空盾正在围攻,强度急速下降,其他舰船在纵向队列飞行情况下无法脱队提供支援!大人,我们陷入了困境!”

大副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地大声呼喊着糟糕的消息,瑟克索斯看着窗外的爆炸下了决定,一个就算得罪阿巴顿,之后可能会被处决他也要下达的命令,他猛地转身指向身后的大副,“命令全舰队立刻转向脱战!所有战舰自行突出重围后前往开阔地紧急跃迁撤退,复仇之魂号全舰最后撤离,掩护舰队后撤!”

“遵命!舰长。”大副大吼着敬礼后转身立刻前去下达命令,瑟克索斯看着在隆隆炮声与沉闷震动中摇摇晃晃的复仇之魂号舰桥,他深吸了一口气立刻转身走到了通讯仪器前,他拉开了那里的黑暗机械教神甫。

这个通讯内容应该由他传递,也只能由他传递,瑟克索斯深吸一口气后摁下了面前的通讯,发出段与通讯段的双规音频显示波段出现在屏幕上,随着瑟克索斯的开口发出端音频随即抖动起来。

“战帅,帝国支援舰队已跃迁进入战场,为保全主力部队我已下令撤退,请您尽快也从泰拉范围撤退,我会派遣一艘小型突击舰去接应您。”

瑟克索斯的话音刚落,不出意外地接收端的音频上便伴随着怒吼而如海啸一般震动起来,阿巴顿的咆哮声穿透了电子数据流,穿越了混乱的星空战场直接传递到了舰桥内部。

在月球上的阿巴顿看着远处的泰拉轨道,在爆炸的火光之中混沌的舰队正在脱离战场,它们在身后原铸星际战士舰队与帝国—机械教联合舰队的联合绞杀下仓皇地逃离,无数的等离子推进器闪耀在黑暗的星空中,紧急亚空间跃迁的光芒不断地如诞生又熄灭的星星那样闪耀于泰拉的夜空中。

阿巴顿看着那战场的方向猛地嘶吼着,他的声音如同一头炸毛的野狼,其怒吼声回荡在整个月球的表面,其利爪猛地砸在银色的沙地上震起了一大片沙尘。

在阿巴顿的无能狂怒中,马格鲁斯看着那个方向发出了轻蔑的低哼声,“你又一次失败了,阿巴顿,你在一次让四神的伟业落空,你辜负了祂们。”

“不!四神的伟业必将实现!万古长战必定将会终结!”“的确如此,但却并会由你来完成,而是有我。”

马格鲁斯大吼着举起手中强大的灵能旋风,那蓝白色的涡旋与狂风呼啸着席卷了整个月球的表面,他身后的千疮之子战士们手持着法杖挡在了他身前,他们站在那蓝色的龙卷风之前,奇异的光芒照射在他们身上,也同时照亮了整个泰拉的卫星表面。

维托脚下的银色沙地已经变成了蓝色,而且在强烈的震动中变化着,整片沙地如同一片流沙地一般正在快速滚动,银沙们汇聚成了一条条大河与海啸,它们在月球的表面上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整个月球都在那风暴之下地动山摇得震动着,基里曼双腿站在银色的沙地上,他看着脚下振动的月球表面抬头望向施法中的马格鲁斯,他的脑海中立刻回想起了先前,在马库拉格加冕典礼时他戴上弗格瑞姆打造的诅咒头冠时所见到的环境。

他看见了一颗星球砸向了泰拉,一颗银色的银球与笼罩在上面的蓝色风暴,那幻境中所呈现的一幕就在眼前,就在基里曼面前上演着。

“维托!我们必须阻止马格鲁斯!这和我在幻觉之中看见的景象完全一致,他要将月球推离轨道直接砸向泰拉!”

基里曼向维托大吼道,后者看着脚下的确在向一侧因引力而移动的流沙,他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马格鲁斯皱起了眉头,“我们必须放逐马格鲁斯,虽然他的灵魂已经破碎,就算杀了他,随后他也会在亚空间中复活,但现在我们必须趁着他还没把月球砸到帝皇的脑袋上前把他解决掉。”

“而且不仅如此,马格鲁斯已经发现了这条网道,他跟随我们前来月球发现了这条可以直通泰拉的网道大门,莪们必须摧毁这道大门!”基里曼指着面前的蓝色网道出口吼道,他头上金色的发丝正随着引力而快速舞动着。

“之前马格鲁斯就是突然闯入网道拦截的我们,这意味着他已经知晓如何开启与运用网道了,就算无法和灵族一样知晓所有的网道大门位置,但他也已经知道如何进入网道了,我们必须摧毁这座大门,不然他复活后也会再通过这扇大门杀回泰拉的!”

基里曼身边的卡托.西卡留斯耸了耸肩,他从腰上拔下了一枚热熔手雷,“这不就简单?我们去炸飞它不就好了,大人您在这儿稍等,我!卡托.西卡留斯,这就去为您完成任务!”

“停下你这自大的白痴。”赛佛一把拉住了正欲前进的马格鲁斯,后者则骄傲地抬起头,用鼻孔对准这赛佛,一脸的自信到了自恋的程度。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