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武侠仙侠 >痴人荒春 > (3)

(3)(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想跟易清成接吻的念头持续到我上车。我知道害羞矜持为何物,但不影响绮念共生。他扣着方向盘的手窄长优雅,他看路的样子很专心,他的车里洁净如新,弥漫着大吉岭茶的淡香味,他衬衣的褶皱都牵动我心。

易清成拥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高级。

一种多数人穷尽一生物质垒砌都难以呈现的高级,一件工艺无可挑剔的纯色花器。

我不动声色的观察结束在红灯路口。

易清成偏过头来叫我:“Eleanor,中午想吃什么?”

我问:“你带着名片吗?”

他眉梢微挑:“要我名片做什么?”

我说:“先给我就好了。”

他从置物屉里取出一张给我。

接过那张全白的名片,我锁定上面的英文名:“在你叫我陈绛前,我也会一直叫你Alfie。”

他心领神会,再次看向我时,眼里含了笑。

我佯装不悦,把名片收进包里。

这个男人投降了,变更称谓:“陈绛,我们中午吃什么?”

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自以为更亲密的称呼,但当场后悔了。我的本名被他说得规整而认真,相敬如宾,远不及英文唇齿留香,耳间生玫瑰。

就像是,妻子与情人。

吃午餐时,他给我斟茶,我说:“你还是继续叫我Eleanor吧。”

他在我的善变里保持微笑:“怎么了?”

我说:“本以为Eleanor会像在聊工作,没想到陈绛更像。”

他抿了口茶:“Eleanor更适合你。”

我问:“陈绛不适合我吗?”

他说:“适合。但不是同一种适合。”

易清成告诉我,他关注过我在群里的表现,工作中的我更“陈绛”,但私下交流更“Eleanor”。他的意思是大女主与小女人?我暂时这样理解,并将它视作一种夸赞。

餐厅对面有一间高端品牌的线下花店,外形抢眼,整面墙的红蔷薇深浓欲滴。隔着玻璃,我不时被吸引。

出来后,我拍下一张照片,放大其中一朵,给易清成看:“这种红就是我名字里的‘绛’。”它同样适合我。

我们去顺道去了那家花店。

徜徉在花店里时,我像是娴熟的水手在海面航行,对花材的种类的如数家珍。易清成问我要不要配一束,我说:“很贵耶。”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