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武侠仙侠 >道士夜仗剑 > 114 剑艺

114 剑艺(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第115章114剑艺

火灵观前,至少聚集了百余人。

因为是上午送来的挑战信,所以到现在,有足够的时间让泅水地界想看挑战的人都赶到。.

天色将晚,霞光满天。

有时落幕往往更绚烂。

说实在的,楼近辰虽算是这泅水本地出名的,但是真正见过楼近辰剑术的其实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很少,杜家庄里见过的人,也没有几个说楼近辰剑术有多强的。

他们常说的是楼近辰虽然剑术不错,但是大家也都将楼近辰吹的太神了。

常与人说,楼近辰在杜家庄外面出剑,虽赢了杜家庄的人,却也是经过一番苦战才赢的,即使是有成长,也绝没有大家所说的那般强大。

尤其是今日那个‘疯猴’也来了,他就是要看看,那个明明剑术不怎么样的楼近辰,怎么就被吹成了一个剑术精绝的人,竟是有人将之称为泅水第一。

很多人都想看看楼近辰的剑术究竟怎么样,至于楼近辰刚回来之后,就在火灵观的上空展现剑术,很多人看不太明白,而且时间也短,事发也突然,所以也没有多少人看到。

但是对于何广的剑术,反而更多的人知道,因为每一次挑战之时,他都会去信,然后再上门,给了对手准备的时间,也给了很多人去观看的时间。

所以大家都见过何广的剑术,有人说他的剑术,疾时如骤雨倾落,让人难以抵挡,缓时却又如轻风一般无孔不入,让人不知从何抵挡。

然则法术难沾其身,法落之时,他人已经如风一般离开了原地,即使是有法术落于他身上,也会被他的剑光给破去。

更多的人就是法术还未曾施展出来,便已经被击败。

曾有一个人,在对方仍在里许之外,便开始施法,然而当对方仗剑欺于身前三尺之时,无一法术落于其身。

所以当何广挑战楼近辰之时,才会有这么多的人来看。

‘呛浪!’一声剑鸣。

何广的剑出鞘,一抹蓝光,在虚空里划出一条线,剑鞘未落地,何广人随剑走出一个‘之’字,虚空元气汇聚于其身,竟如一条扭动的大蟒蛇朝着楼近辰游来。

何广用话让楼近辰不好用更强的法力战胜他,可是他自己却能够摄聚天地元气于身。

扭走之间,那元气越聚越多,他的身体都笼罩在了一片元气潮之中,在众人眼中,这元气潮就像一条从天而降的灰白色的蛟。

尾在天空,头和前半身行于地,扭转着,涌滚而前,最前面是何广的剑芒。

原本对于楼近辰有极大信心的商归安突然担心起来,对方这行剑的威势,层层叠聚,分明是极为高明的剑术,即使是本身法力要差一些,但是在摄聚了元气加身的情况下,也并不会相差太多。

他站在楼近辰的身后,从他的这个角度看,正对着那条元气灰蟒,看到这元气蟒的头部开合之间,有剑芒吞吐,仿佛能够噬咬一切的猎物。

所有人感到震惊,因为在这一刻,有一部分人发现,何广在与他们相斗之时,并没有用出全力,尤其是之前败在何广手上的人,更是脸色煞白。

当自己倾尽全力却输了后,才发现对方只是使了半分力,那种耻辱感溢于言表。

这些不过是那些看到何广剑术之后闪起的念头,忽闪的念头里,都聚在楼近辰的身上。

所有人都想看看,楼近辰要怎么抵御这滚滚而来的剑蟒。

“铮!”

楼近辰的剑出鞘,剑光清寂。

他没有摄聚天地元气,因为这样的话,就不好说自己用了多大的法力。

清寂的剑光出鞘的一刹那,是挑了出去。

“叮!”

他的剑竟是在那滚滚剑芒里,精准的抵住了何广的真实一剑。

很多人在被何广欺至身前之时,面对着那一片划落的剑芒,几乎都分不清对方哪一剑是实,哪一剑是虚,虚实相间,绵绵不尽。

何广的眼中,看到楼近辰的剑光清冷,挑入自己的剑网之中,他心中一喜,因为从楼近辰这一剑的轨迹来看,这一剑要落空,只需要一刹那的落空,自己便能够侵入其腋下,那是最难防之处。

到时楼近辰必定要后退,只这一退,自己的追风十三式剑法便能够全面的展开,至今还没有人能够在退避之下,逃过自己的追风十三式。

然而就在他试图斜身突进之时,却看到楼近辰的剑尖清光竟突然像是分裂了一抹出来,原本直直的剑式骤然变的飘忽,其中一抹剑光飘扬之间,竟是直接点在了自己的剑上。

他没有感觉到楼近辰的剑上传来多大的力量,但是这一剑竟恰好点在他欲斜身进步的时机,也就是这一剑恰恰破了他的剑路,让他整个剑势都为之一滞。

然而紧接着,他却看到那一抹点在自己剑身上的剑光,以一种更飘忽的姿态朝着自己的脸上飘来。

就像一抹白色的柳絮,随着风而起舞,在风向变化之后,没有任何征兆的变换了方向。

这一剑说不上特别的快,但是那一种时机感和节奏感,让何广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只这一刹那的缝隙,竟是已经被对方钻了进来,并且就是这么一剑,却让自己有一种周身皆被笼罩的感觉。

他身体往地上翻滚而去,手中的剑则是朝楼近辰反撩而下去。

他这一剑是自保的一剑,却也刁钻狠辣,朝着楼近辰的下三路而去,这是要让楼近必救的一剑,以此来阻拦楼近辰的追击。

他在这一刻,为自己这惊险的变招而兴奋。

他有一式剑法是由地趟剑法衍变而来,并且着重练习过,他现在看似朝地上翻滚,但是却可以接他那一式杀招。

楼近辰并没有追击,身也没有动,手中剑垂落,这一剑垂挂而下,竟剑尖朝下,如白鹤啄食,竟是朝着何广的手腕刺去。

何广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在朝着对方的剑尖撞去,连忙收缩,只能够朝其他地方翻滚,此时他的心是提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此时楼近辰若是追击,自己将会很被动。

但是楼近辰并没有动,何广心中一沉,同时,脸上火辣辣的,因为他发现楼近辰的脚下一步都没有动,他只出了一剑,变化三剑,便逼得自己不断的变换剑路,从一开始的积累剑势到不得不翻身滚落到一边,这只是一转眼的时间。

商归安原本提着的心瞬间落下,大喘了一口气,他将自己代入到了楼近辰的位置之中,便被那一片剑芒吞噬了。

很多人都觉得会是一场剧烈的碰撞,然而却像是热水入雪,悄无声息。

唯有风还在飞扬。

可是很多人都看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何广那样的气势磅礴之下,竟像是沙土一样,被一刺就崩。

何广蹲在地上,剑尖指着楼近辰,一声不吭的便跳刺而起。

这一剑如白虹贯日一般,没有其他的任何的变化,似乎也舍弃了其他的一切变化,孤注一掷的朝着楼近辰的胸口刺去。

他发现楼近辰的技巧极为高明,便决定以这种搏命的剑式相搏,他要让楼近辰不敢硬接。

在他看来,仗剑三尺之内,搏的就是勇气,是冷酷,是不惜一切的剑心。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