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八零章 夜话(续)

第一二八零章 夜话(续)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林觉微微点头,心中颇为感慨。

  高慕青从一个山寨寨主,到今日能说出这番言语来,她的改变真的很多,也愈发的成熟稳重。林觉时常在心目中将自己身边的女子做比较,竭力想分出个高低上下来。但最后总是觉得,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可或缺。少了任何一人,自己的人生便都会黯淡许多。但若论自己最亏欠的人是谁,高慕青无疑是排在第一位的。龟山岛的覆灭虽不能说归咎于自己,但自己无疑是要负责的,若非高慕青听从自己的话,也不会让朝廷钻了空子。那也是杨俊他们亏欠高慕青的一笔血债,当初正是杨俊下令血洗龟山岛的。后来高慕青在伏牛山中出生入死,遭受那般艰苦求存的生活,那也是因为最初的原因而起。

  自己在京城锦衣玉食娶妻纳妾的时候,高慕青在山寨苦苦支撑。虽然自己也给予最大的支持,但是心中的亏欠却是难以弥补的。

  “慕青,待到一切安定下来,我要大张旗鼓的再和你拜堂成亲。当年的成亲太仓促,我必须要补偿此事。”林觉沉声道。

  高慕青摇头轻声道:“那些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能陪在你身边就好。就像现在,我和冰儿固然可以在山中过着安稳的日子,但我们定都会牵挂你。能陪在你身边,跟你一起经历哪怕是危险之事,我们都是欢喜的。”

  林觉紧握高慕青温软的手,感动的道:“慕青,你真是太好了。”

  高慕青狡黠一笑道:“我不这样也不成啊,你的许诺都是天下太平安定之后的事情,可这天下何时能太平呢?我反正是看不到头了,索性大度些,不去让自己有太多期待,这也是无奈之举呢。”

  林觉哑然失笑,捏着高慕青的手道:“原来你是消遣我呢,慕青,你也变坏了,也这么伶牙俐齿了,谁教的?冰儿还是芊芊?”

  高慕青呵呵一笑,摇头不答。林觉叹了口气,沉吟道:“你说的也对,天下何时能太平,这可真是难以回答。现在的情形可是天下大乱呢。莫看大周现在貌似平静,然而乱局已生,此刻在辽国,不久便可能在大周。怕是谁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高慕青静默无言。夫妻二人依偎半晌无语。

  忽然间,高慕青轻声道:“夫君,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

  林觉笑道:“你我夫妻之间,有何言不可说。”

  高慕青道:“那慕青便直言了。慕青从当初见到你的时候,便觉得你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林觉笑道:“是不是让你心中砰砰乱跳的感觉?”

  高慕青嗔道:“夫君慕青在说正经话。我说的不是男女之情,而是我总觉得你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行事做派绝非是你这个年纪所有的。有时候我甚至感觉你好像活了几百岁一般,阅历丰富行事老练。而且好多事你好像是预知结果了一般。教人觉得甚是不可思议。”

  林觉一愣,勉强笑道:“你说的好像我是半仙一样,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厉害,你想多了。”

  高慕青摇头道:“不,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觉。慕青和家中人闲聊,就连绿舞妹子也有相似之感,其他姐妹皆或多或少有这种感觉。那日梁七兄弟还跟我说,说你仿佛上知天下知地理,无不晓百行通。就拿你制造出来的火器来说,之前根本没人想着制造出那种威力巨大的火器,那王八盒子如此的复杂,火药的配比提纯极有讲究,其中涉及许多奇巧之技。夫君自小生长在林家大宅之中,只是读书而已,又怎么会知道那些东西?”

  林觉有些意外,高慕青居然会说起这些事情来,这是林觉没想到的。林觉对自己的身份当然是一直讳莫如深的。若是自己告诉这世上的人,自己来自于另外一个平行的世界,而且还重生过一回,那怕是要掀起轩然大波。没人信倒也罢了,怕的反而是有人信。没人信最多被称为疯子,一旦有人信,那便要被当做是邪魔妖怪来看待了。有谁能穿梭于过去未来,穿梭于不同的世界,并且可以死而重生?那不是妖怪是什么?一旦自己不小心泄露这些秘密,则轻则被人视之为疯癫胡言,重则被朝廷当邪魔妖怪捉拿,也许要被浇上火油烧成灰烬也未可知。

  也许是自己太过高调,做出的事情不够周密,所以造成了身边人的疑惑。想一想,自己确实有些不够谨慎。比如自己盗版诗词的这件事,明显便是有欠考虑。像定风波这样的词,自己一个年少的少年写出来,虽然一时惊艳无比,但事后难免会让人生出怀疑来。因为这违背了常识,若非饱经沧桑之人,又怎能写出那样的词句?而自己的经历简单的如同一张白纸,只是在林家三房的宅院里读书而已,又哪来那么多的感慨?

  相似的事情还有许多,也许自己根本没有在意,但是外人看来,却又很多不符合常理之处。一桩两桩倒也没什么,多了自然会惹人疑惑了。

  “慕青多虑了,若我有什么预知的本事,当初怎么会劝你们龟山岛众人跟朝廷和解?我若知道朝廷会忘恩负义,怎会把你们推进火坑?”林觉辩解道。

  高慕青皱眉道:“是呢,你当然不会那么做。不过很多事上你确实让我们很惊讶。也许是我们想多了吧,但夫君确实给人一种可知未来的感觉。比如这次大周和女真人同辽国的作战,我便不止一次的听夫君说,大周必败。无论女真和辽国那一方获胜,我大周都将毫无益处。夫君如此肯定大周必败,根据又是什么呢?要知道,每个人都觉得朝廷这一次走了一步好旗呢。唯独.夫君的想法跟我们的完全不一样。夫君又是怎么知道我大周必败的呢?关于这一点,下边兄弟私底下也觉得疑惑。但夫君好像从不解释这些事,莫非夫君以为我们都应该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还是夫君认为无需跟他们解释呢?”

  林觉皱眉默然无语,那样的话似乎说的太多了,自己没觉得,可身边人应该是听了多次了。任何一个正常思维的人,在目前的情形下怕都是要押宝在大周得利,辽人要失败的赌注上。种种迹象表明,辽人已经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唯独林觉说此战大周必败,而且斩钉截铁。这确实让人觉得困惑。

  然而,林觉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样的问题,因为他无从解释。林觉所有的判断都是基于平行世界的历史进程,基于此处大周和平行世界的大宋朝有着类似的历史演进的轨迹而得出的结论。所以他无法解释。

  今晚虽非十五之夜,但是也已经是近满月之夜了。月色皎洁,透过树林的缝隙落在地上,仿佛在林间落下了点点的白雪一般。风过林梢,树影摇动,月色也斑驳移动,美不胜收。不时有山中夜鸟发出鸣叫之声,更增这山林中的静谧。

  高慕青轻声开口道:“罢了,是我多嘴了,夫君应该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是慕青强人所难了。慕青不问了便是。”

  林觉听出高慕青话语中的微微的失望,他其实心里明白,高慕青对于结果倒是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能否跟她交心,能否对她开诚布公。这一点同样适用于身边的众人。自己只是简单的归结于天机不可泄露的含混之言,身边人难免会产生一直不被信任和重视之感。

  “慕青,我实难解释一些东西。这世上有些东西是不可言传的。我不是什么神仙降临,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但我身上确实发生过一些不可思议之事。这些事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的丰富,让我拥有更多的智慧和更大的能力。但这件事本身,我却无法言明。因为,我自己也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更不可能跟你说得清楚。你也许以为我胡言乱语的说了这些话来搪塞你,但我告诉你,我这绝非是搪塞之言。我能解释的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你能信我,不必生出疑惑。我林觉只是你的夫君,只是一个挣扎求生的普通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更好的活着。仅此而已。”

  高慕青静静的看着林觉半晌,忽然莞尔一笑道:“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我当然信你,不信你我信谁?”

  林觉苦笑无言,伸手搂住高慕青柔软的腰肢,将她往怀里拉,意欲亲热一番。互听有人娇声的咳嗽了一声,林觉一愣,转头看去,只见窝棚口,白冰正站在一束月光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两人。

  “我没打搅你们吧。你们继续,我回去继续睡觉。”白冰道。

  高慕青嗔道:“鬼丫头。”

  白冰笑着刚要说话,便听得林子里重重的脚步声飞奔而来。林觉和高慕青忙站起身来看去,但见孙大勇从林间穿梭而至,口中叫道:“大人,大人,打起来了,真的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