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第1535章 一百一十三章:人心难测

第1535章 一百一十三章:人心难测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有前站的武宗将炎阳剑派的弟子引走,两个黑衣人游走在夜色中,而在无双学院教习居舍背山处的幽潭边,一个人影来回踱步,时不时向山道张望。

  待看得两个鬼祟人影出现,立刻便想迎上去,却不知想起什么,生生顿住脚步。

  方正的脸型,浓眉大眼,正气凛然的朱廷喻眉宇间有会散不去的阴霾。

  陵江大战,七城百镇凋零,没有弟子拜师武馆就没有收入,武师只能自寻出路。

  当时是无双学院朝他递出橄榄枝,之后的投效虽有不愉快的地方,但也算受益良多。

  本以为自己会在赤霞山上终老,却没想到泊马城樊家竟然找上了自己。

  当那个八岁的孩子在课后借着求教的机会,一本正经的说出只要自己将《五行圣灵筑基》全篇交给樊家就能奔一个无比光明的前程时,朱廷喻动心了。

  教人筑基只是他谋生的手段,并非他的志向。

  少年时想得大丈夫横刀立马,醒时颐指天下,醉卧美人闺帐的豪情,早就被时光打磨的干干净净。

  那早已干瘪被埋葬的男儿梦与野心,却在樊家一名八岁小儿的浇灌下又一次破土而出。

  沐台州枣红镇,有梯田千倾,两万户人家,这就是樊家许诺的报酬。

  朱廷喻紧了紧怀中的手抄书卷,这就是今后他安身立命的本钱!

  “朱教习果然是个信人。”

  走进幽潭的两个黑衣人中,一人结下面罩轻声笑道:“东西带来了吗?”

  右手捂着胸腹,朱廷喻强壮镇定:“东西自然带来了,但朱某怎能保证将东西给了阁下后,樊家不会反悔呢?”

  解下面罩的男人皱了皱眉,不满道:“朱教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看着男人面色不善,朱廷喻小腿一步,淡淡道:“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故事听多了,朱某就怕自己也是同样的下场,所以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什么办法?”

  男人满脸不耐,但看着戒备森严的朱廷喻,却毫无办法,只能顺着对方的话问。

  “朱某要迎娶樊家朱的嫡女,这样成为了一家人,也就没什么不能同享的了。”

  朱廷喻笑吟吟道:“若是不能答应这个条件,朱某实在难以放心啊。”

  两人显然是没想到都已经见到朱廷喻还能出现这样的波折,面对对方的狮子大开口,揭开面罩的男子强压怒火道:“还请朱教习认清自己的身份,家主嫡女何等身份,即便献图立下功勋,这要求也逾越了!”

  “那就请两位回去吧。”

  朱廷喻拍拍肚皮,遗憾道:“看来樊家不是真心想要,连区区嫡女都舍不下,看来朱某还是该去找“更诚心”的买主啊。”

  加了重音的“更诚心”三字,是有恃无恐的威胁更是待价而沽的得意。

  就像朱廷喻说得那样,现在龙洲不少世家都因为《五行圣灵筑基图》而翩翩起舞,其中不少就把这当成迎头赶超豪族的依仗。

  这些小族最擅长的就是孤注一掷,若是真有办法联系上朱廷喻,答应什么条件都不意外。

  谈判陷入了僵局,解开面罩的黑衣人虎着脸不知道该如何进退,心中既有翻腾的杀意,又有担忧自身安危的迫切。

  十余位世家豢养的武宗能在炎阳剑派弟子手里撑多久?

  这种事情只有天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给他们的时间并不会很久。

  所以快速拿下朱廷喻就是第一要务,而显然这件事自己已经做不到了,解开面具的男子只能向身旁一直不做声响的同伴求助。

  “朱教习的要求吾等知晓了。”

  身材高大的同伴接过话头,朝朱廷喻道:“只是还请朱教习在学院耐心等待,在我们请示族长时不要将真功做二价给卖了。”

  坐地起价的强硬态度得到了回报,朱廷喻激动得捂着胸腹的手都在颤抖,以至于忽略了揭开面罩男子低头时闪烁的目光。

  “这是自然的。”

  朱廷喻朝着依旧蒙面的男子承诺道:“樊家没有回复之前,朱某绝不会再同别家接触,两位可以放心。”

  “口说无凭,击掌为誓。”

  蒙面男子张开手掌,松弛自然地往朱廷喻靠近。

  不疑有他的朱教习以为江山美人近在咫尺,更是放开护在胸腹的右手,同样摊开手掌迎上。

  双掌一触,朱廷喻浑身麻痹,灵力更是不受控制地在体内乱窜。

  “唔呃嗬嗬嗬”

  只能靠喉头震动发出的低声哀嚎里满是痛苦,朱廷喻眼中尽是哀求的神色,但黑衣男子双眼如身后的幽潭般不为所动,静静看着眼前的人从痛苦的抽搐到僵硬的瘫倒。

  躬身解开朱廷喻的衣襟,黑衣人撵着两指从对方怀里取出手抄的真功,不加翻看便放入自己怀中。

  已经在这儿耽搁得太久,他们得尽快离开赤霞山。

  只是当黑衣人拿到筑基法,准备招呼同伴离开的时候,却有一股寒气自背脊蹿向天灵。

  有个身材格外高大的男人将手搭在同伴后颈,身旁竖着把斩龙巨刃,凹凸不平的刃面上布满锯齿。

  “来了,就留下吧。”

  刀光闪烁,很难想象丈余的斩龙巨刃挥舞起来就如落叶般轻盈,犹如运笔泼墨般挥洒。

  留在黑衣人视界中最后的画面如梦似幻,美得不似人间。

  屠妖宫主从一堆碎肉中捡起朱廷喻抄的《五行圣灵筑基法》,借着月光若无旁人的翻看起来。

  “抄都抄错,愚蠢。”

  翻看两页,将纸张一丢,灵力一卷一裹,将三具尸体连同不知所谓的真功,以炼妖真火化作灰灰,灰白色的残渣被寒风带起,同霜雪混做一团,不分彼此。

  ……

  樊家组织的武宗小队死得消无声息,而自以为精明的两个密谍更是啥都不剩。

  以为院长离开后无双城就是做不设防的空城成了吞人不吐骨头的猛兽,不少世家都敛了搅动风云的心思。

  但总有那么些人,以为自己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在孜孜不倦地将家族豢养的死士送入虎口后,才无奈地认命。

  但这些波折风云都与唐罗无关,此时的无双院长早已进入茫茫岷山,寻找那山中的神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