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头狼 > 3628 我带你直击现场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一天后,“万家”中介公司再次将鹏城各方面的眼光吸引到了三和地区。

  继创建者万良坠楼不到一个月后,万家中介的另外一名重要股东孔浩也惨死公司内。

  起因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孔浩和公司一名内保发生争执,两人大打出手,孔浩不敌从楼梯上滚落,也有的说是孔浩觊觎万良遗孀王娟美色,企图非礼,结果被保安发现,殴打致死,反正孔浩的死和他们公司内的保安脱离不了干系。

  一时间,万家中介风水不好的谬论传的有鼻子有眼。

  而身处风口浪尖的王娟和另外一位副总方涛却在事发当天悄然离开鹏城,去向无人知晓,孔浩之死真正的原因也就无从考证,有时候我在想,民间各种闹鬼的传闻或许就是这样产生的吧,传得是鬼,而真正耐人寻味的却是人心。

  事发一周后,“叶氏中介公司”正式更名为“叶氏传媒”,负责人叶小九手持“转让合同”正大光明的搬进了“闹鬼”的万家中介公司,至此整个三和地区的人才输出环节全部归“叶氏传媒”所有,曾经红极一时的“万家”被动消失在滚滚历史舞台中。

  即说“叶氏传媒”开业第一天,就收到了鹏城将近百家大小电子厂、鞋厂、食品厂的用工合同,具体产生了多少价值,我这种门外汉难以估量,但是看叶小九明媚的笑容,我知道我这个铁子指定心花怒放。

  生活就是这样,没人会记得逝去的辉煌,人们在意的只是现在的灿烂。

  ...

  半个月后,鹏城罗湖区,深南东路瑞吉酒店最大的包房里。

  我、叶小九、姚军旗、刘汉围坐一桌,饭局是叶小九组的,表面上是大家聚聚,实则就是为了答谢我帮助他拿下整个三和。

  几杯酒下肚,刘汉笑呵呵的出声:“九弟最近真是红光满面啊,我一个干模具厂的小兄弟听说你今天约我,死活非让我帮忙引荐,说是想跟你签一下他们厂子下半年的用工合同,可惜总是排不上号,我还寻思着什么时候工人变得这么紧俏。”

  “汉哥您捧我了。”叶小九满脸堆笑的拱拳:“咱们鹏城的发展日新月异,底层工人一直都属于不够用的局面,兄弟我也是竭尽全力的想办法调和,奈何咱就是一家刚建成的小公司,杯水车薪呐。”

  “公司小,那就融资呗,只要有市场,永远不会缺少投资者,几轮融资下来,找个合适机会到hk上市,到时候赚的可就不止是看得见这些零钱。”刘汉若有所思的眨巴两下眼睛道:“以叶家的资源和人脉,想找到愿意融资的大佬不是什么难事吧?”

  “还好,叶家祖祖辈辈别的没攒下来,尽交朋友了。”叶小九微微点头,清了清嗓子道:“不过我还是觉得把这种赚钱的机会送给我自己的哥们更合适,我让人拟定了三份融资合约,等咱们饭后,几位哥哥们帮我共同参谋参谋,要是觉得没什么问题,仨哥哥就受累拉兄弟一把。”

  “哦?”姚军旗眨动眼睛,接着握起酒杯道:“我说怎么今天一大早喜鹊闹枝头,敢情这是天降鸿福啊,九弟要送我们一份大礼,哈哈哈..”

  “交友游刃有余,办事乘胜追击,跟九弟这样的人物合作,我放心。”刘汉爽朗的轻拍桌面:“合约就不看了,趁着没喝醉,我提前答应下来,需要多少资金,回头九弟直接安排人找我拿,另外上市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上忙,hk那边的证券中心和投资银行我都有一些关系不错的朋友,万家中介在三和近十年的打拼看来是为了成全九弟啊。”

  姚军旗也表情轻松的表态:“鹏城相关单位,我可以说的上话,兄弟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

  “咳咳..”叶小九豁嘴笑了笑:“汉哥、旗哥,我确实打算融资,但没有准备上市。”

  “什么?”

  “为什么?”

  我们一桌人立时间纷纷望向叶小九。

  叶小九举起酒杯抿了一口道:“公司上市可以快速回笼资金,利用资金和同行竞争抗衡,也可以扩张,一年赚一个亿的公司上市就是市值几十亿,可这些环节我不需要,第一,鹏城中介这块,我目前没什么有力对手,第二,叶家祖训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短时间内,我也没打算再继续扩张。”

  刘汉思索片刻后,微微点头:“这话说得对。”

  “公司上市也就代表必须透明化,可是中介这块的暴利不可能见光。”叶小九继续道:“上市了容易获得资金,也有随时被控制的风险。”

  “兄弟高论!”姚军旗满意的翘起大拇指:“真正有实力的企业,从不会想着上市,就好比华为、老干妈..”

  “旗哥,英雄所见略同。”

  “干杯,干杯!”

  顿时间,几只酒杯摇曳着碰撞在一起。

  整个过程中,我一句话都没有插嘴,不是不想说,而是因为咱不懂,跟这些大佬、世家公子们呆的越久,我就越发展自己孤陋寡闻,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尤其是姚军旗那句“真正有实力的企业,从不会想着上市”,足够我好好细品一阵子。

  “嗡嗡..”

  酒过三巡,叶小九晃晃悠悠的招呼我们准备下一场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兀震动,看到是魏伟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

  “大哥,你来趟南山区的平山村,我有点事情找你。”魏伟低声道。

  扫视一眼,有说有笑的姚军旗的等人后,我想了想后发问:“着急吗?”

  “急倒是不急,我就怕错过机会。”魏伟也沉默几秒后回答,怕我没理解什么意思,他又补充一句:“跟赵海洋有关。”

  “成,那我马上过去。”我立即应承。

  自从前阵子他和赵海洋一块“不幸”遇袭后,这小犊子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礼拜就出院了,最近一段时间一直神神秘秘,也不知道究竟在忙活些什么,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是跟铁驴赵海洋有关。

  一个多小时后,我带着地藏来到魏伟所说的一家集贸市场。

  市场位于平山村,规模不是特别庞大,不过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我正左顾右盼的时候,魏伟叼着一根烟,从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里下来。

  “怎么个情况?”我摸了摸鼻头轻问。

  “老倔驴不是让停班了嘛。”魏伟压着嗓子坏笑:“我这段时间啥也没干,尽研究那家伙了。”

  我舔舐嘴皮出声:“研究出点啥没?”

  “他最近倒霉到了极点,最好的哥们忽悠他一块开饭馆,结果拿着他辛苦攒了好些年的积蓄跑路,老父亲又中风住院,工作丢了,这些年因为脾气又没什么铁杆朋友,逼的他实在没办法了,就找高利贷借了一笔款子。”魏伟朝着市场内努努嘴道:“现在他搁市场里找了份送菜的临时工作。”

  听完以后,我忍不住笑骂一句:“你小子坏到极点了哦。”

  魏伟为什么能对情况了解的如此透彻,我估摸着赵海洋的“霉运”十有八九跟他有关。

  “嘿嘿,跟你学的。”魏伟抓了抓后脑勺道:“再说啦,不让赵海洋经历一下坠入深渊的严寒,他怎么会感谢雪中送炭的温暖,这倔驴各方面条件其实早就够晋升,就是毁在自己的臭脾气上,我的意思是让他是思想从根源开始转变,这样的话,他才能跟咱们从点头之交变成心有灵犀。”

  我抽了抽鼻子道:“有点意思,不过绝境下容易把人整崩溃啊?”

  “我都准备好啦,大哥您就请好吧。”魏伟笃定的拍了拍胸脯,随即指向他刚刚跳下来的那台面包车道:“哥,坐这台车我带你直击现场,你那台奔驰仍路边吧,太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