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八十九章 饕餮盛宴的落幕

第八十九章 饕餮盛宴的落幕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还有人?

  这是宁奕的第一个想法。

  他的神念再一次荡开,迅速搜刮着这山壁之间的“存在”,而且在脑海之中开始了推演。

  宋雀先生来了。这位大客卿按情报来说,此刻应当在北境的战场,或者在涅槃大能召开的会议当中,抽身来此,显然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不得不说,看到宋雀先生的那一刻,宁奕悬着的那颗心,便像是一块石头落地。

  涅槃境亲身至此。

  就算是天塌了也与自己无关了。

  这是宁奕在思索时候冒出来的想法,几个呼吸过去,他并没有找到第二个人的存在。

  可能是自己境界不够,无法找到“瑶池圣主”的气息?

  除了那位西王庙主,他实在想不到第二人还能是谁。

  这场浴佛法会的杀机,不仅仅针对自己,还有宋伊人这是宋雀和辜伊人这两位涅槃大能,唯一有可能离开会议来至此地的原因。

  宁奕的念头转的飞快。

  不合理。

  不太可能是两位涅槃。

  一位涅槃的“莅临”,已经足够解决这场动荡他的神念能够发现宋雀先生,就意味着哪怕算有第二位涅槃,也不会藏着掖着。

  宁奕望向那袭沐浴雷海之中的青衫。

  中年男人的眼神一片冷漠。

  像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冰山。

  宋雀的目光一直落在火灾的身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

  火灾的情绪变得极其暴躁,这位星君境界大成的魔君,只觉得自己胸口气郁,一股巨大的压迫感笼罩下来。

  他的天灵盖处,缓缓流落鲜血,溢满面容。

  宋雀的声音在雷海之中荡开。

  “不要以为我不敢动手。我宋雀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就算要不了你的命,我也能让琉璃山里摆满棺材,至于你的那一座,以后就不要躺人了。”

  火灾的耳旁嗡嗡炸响。

  宁奕一阵恍惚。

  他看到火魔君的面容颅顶,开始扭曲,这位瘦削魔君的胸膛鼓起,喉咙也随之鼓起,翻涌和起伏感有节律的传递,然后他“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污浊鲜血,喷溅到宁奕面前,被雪白的剑气灼烧,化为白色烟雾。

  宁奕皱着眉头拔剑后掠,背后那尊菩萨同时收剑,千剑随手臂一同收拢,如莲花花瓣合苞一般,既然宋雀先生来至此地,他也无须再与火灾搏杀,收剑之后一阵轻松,但心头仍然留住一股压力。

  宁奕退出数十丈外,被裴灵素搀扶落地,面色一阵青白。

  与星君厮杀,已是跨境之举。

  也就是火灾尝试渡劫破境,无法全力施为,否则宁奕也不敢断然近身纠缠。

  他体内的劲气,都快要被抽干。

  宁奕幽幽吐出一口浊气,眼神阴晴不定,盯住火灾在后者的身上,他竟然觉察到了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气息。

  火灾的“身体”里,似乎栖居着什么东西。

  宁奕一下子恍然大悟。

  他明白宋雀先生那句话的意思以及所交谈的对象了。

  火灾的额首流下殷红鲜血,这位魔君的神情变得痛苦,眼神也由惘然变得清楚,继而转变成为巨大的恐惧。

  他双膝弯曲,几乎要跪拜下来,但并不是对着宋雀,而是抬着头颅,对着虚无缥缈的方向,颤声道:“先生”

  东境之中,能够被火灾心甘情愿喊一声“先生”的,就只有一个人。

  韩约。

  火灾所跪拜的虚空里,并没有任何回应。

  宋雀站在峭壁之上,沐浴雷海,他缓缓抬起一条手臂,那串佛珠不需要以指腹去捻,缓缓飞起,并不掠离袖袍,而是如一圈云层荡漾在袖间,颇通心意的自行轮转,佛珠上烙刻的“梵”亮起。

  佛门大客卿的指尖也亮起一抹光芒。

  璀璨至极的金光。

  遥隔数里。

  远方降落的那座大佛,金光熠熠,宝相庄严,随着宋雀指尖的落下,这尊大佛的额首忽然开裂,绽放出一道清脆的破裂声响。

  宋雀面目木然,低语道:“阿依纳伐”

  看不出有任何忌惮的神情。

  看起来,似乎已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他并拢指尖,两根手指“缓慢”按过一道极短的弧线,那座大佛远远的开裂,身体里无数撞击声音回荡,最终无法压制。

  “砰”的一声炸开。

  连同远天的古门,化为了一场盛大的,漆黑的烟花。

  这场野心极大的“饕餮盛宴”,就这般荒唐的落幕,惨淡的收场。

  宁奕的眼前,顿时被无数四射的黑焰火弧所填满。

  穹顶坍塌,光火四溅,黑夜与白昼颠倒过来,雷海与火海交撞,整个世界都被爆炸的余波撞击脑海里嗡嗡作响,宁奕唇角微微拉扯,适应了视线的突变之后,神情倒很是平静,他仍然犹有余力的想,宋雀先生的这一指,算不算是印证了自己先前的猜想?

  小雷音寺的这些愿力,根本不足以引召出“接近不朽”的力量。

  那座佛像看起来吓人。

  但事实上只是“虚张声势”。

  不过“阿依纳伐”的确阻拦了因果,但根本没有实质性的战力可言。

  一时之间,有些感慨。

  这世上的所有信仰是否都是如此,信仰使人变得强大,但信仰本身并不强大。

  佛像碎了,愿力便散了。

  穹顶的黑焰如大雨一般坠落,金光钟罩里的东土苦修者们,从“梦境”之中惊醒,他们睁开双眼,正好看到了雷海与火海撞击在一起的绚丽画面永夜与极昼,那扇古门破碎,无数愿力拼凑再炸开,这股虚无缥缈的力量不会再重归石像,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四散掠往远方,这些苦修者们猛地站起身子,有些人拼了命想要抓住自己的“愿力”,然而根本无用,佛门讲究的“缘”之一字,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愿力缩在石像内。

  带着石像,愿力可为一人所用。

  石像裂了,缘便尽了,这些愿力再也无法收拢,只能消散这世间。

  裴灵素站在宁奕身旁。

  她握着稚子,看着火灾双手捂住额首,跪在地上,痛苦到泣不成声的狼狈模样。

  丫头轻声道:“饕餮盛宴,狼子野心”

  “终究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