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绝地求生之雄霸三国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射个雕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抓刘备!”

  袁谭率领三千骑兵持续南下,穷寇就追,所到之处败兵望风而降。

  其实刘备骑着神驹的卢马早就跑没影了。

  袁谭也知道此刻还抓不住刘备,但这么喊抓刘备,士兵们的士气是蹭蹭的往上涨。

  他估算了一下,这几次大规模作战,前后已经消灭了刘备十万兵力。

  但刘备还有十万左右的兵力,毕竟皇叔完全继承了刘表的家底,想要全部消灭光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这一日,时至正午,由于夏季天气炎热,温度已经升高到很难忍受的地步。

  袁谭命令士兵们休整,埋锅造饭。

  不一会炊烟四起。

  袁谭坐在一棵大树下面,看着外面的平原,不得不说荆州真是富饶的土地,怪不得后世有两湖熟天下足的美誉。

  问道:“此乃何地?”

  庞统老家就是荆州的,他是个荆州通,一直跟在袁谭身边,此刻说道:“主公,此乃当阳之西,麦城之北。”

  袁谭点了点头,喝了一口水囊,“当阳和麦城皆是荆州战略要地,若是追不上刘备的时候,便去取麦城。”

  “主公所言甚是。”

  “大部队到什么地方了?”袁谭又问道。

  “已经过了南漳了,距离这里只有一天的路程。”庞统汇报道。

  啾啾

  这时候天空传来鸟鸣声。

  听声音就知道不是一般的鸟。

  袁谭举目望去,就看到有大雕在天上飞。

  弯弓射大雕!

  以前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真心没有尝试过。

  袁谭也是第一次看到大雕,不禁走了出去,弯弓搭箭。

  咻

  箭矢飞走了。

  没射准。

  士兵们都是张望,这让袁谭些许感到面上挂不住。

  于是还要射。

  但大雕大吃一惊,卧槽下面有人射我,这我地跑。

  于是袁谭上了马,追射。

  “我射!我射,我射射射!”

  没有一箭射中的,毕竟大雕飞的太高了,少说在天上一里地的位置。

  庞统他们见状,不敢吭声了,省的惹袁谭高兴。

  袁谭扔了弓箭,哈哈大笑起来,“我其实并非真的要射,这些大雕在天空翱翔,多么惬意,本相上体天命,岂忍心杀害?”

  庞统顿时鞠躬一礼,“主上仁德,布于四海,便是天上的飞鸟也受余泽。”

  典韦许褚二人看着正色还略带激动神情的庞统,不得不说,军师你怕马屁的功夫又见长了。主公这分明是装逼没弄成,你可这能吹啊。

  袁谭仰天大笑,“回去吃饭吧。”

  另一方面,远处。

  五万东吴军背上背着草丛,匍匐在地面。

  “大都督的这个隐藏办法就是好,天下无人出其右,大都督儒雅。”

  一名士兵看着不远处儒雅的身影,眼睛里全是星星。

  “别虾扯蛋了,数年前袁谭就是用这一招在巢湖把咱们给埋伏惨了。”

  旁边一名老兵道。

  “那大都督也儒雅,能学习。”看起来这位士兵还是大都督的粉丝。

  这位士兵仰慕的眼神看着前面趴着的周瑜,忽然,他看到天空掉下来一支箭。

  目测了一下,下坠的目的地正好就是大都督的腚门。

  这位粉丝自然不能看到偶像挨射,惊呼起来:

  “大都督,箭!”

  “大都督,箭啊!”

  周瑜先是一愣,听到第二声就彻底怒了,“骂那隔壁的!谁喊的?敢说本督贱?想死本督成全你!”

  太史慈周泰他们也是大怒,这个士兵太嚣张了,我们都不敢说大都督贱,你真有魄力。

  周瑜翻过身来,向后看去,毕竟他是趴着的,不翻身,不座起来看不到。

  咻。噗

  一支箭就落了下来,正中周瑜裤裆。

  卧槽!粉丝士兵当时脸都绿了,恨不得自杀谢罪,毕竟他若是不喊的话只是射腚门,喊一声反而射中了更加关键的部位。

  腚门能和小弟弟比吗,当然不能比喽。

  疼!

  一瞬间,周瑜脸色变化了十万八千次,好似经历了几百万劫一样。好在大都督儒雅,冷静,拼死捂住了嘴,这才没有喊出来。

  我的小弟弟!

  大都督顿时失去了儒雅,以近乎疯狂的举动,顺着箭头手撕起来裤裆。

  看到血后,差点抽过去。

  立刻摸了摸。

  幸亏大都督包皮长,

  这一箭下去,带下来一圈皮,这要是放到后世的话,少说是省下了百十来块钱的手术费了。

  周瑜看到命根子实体没事,终于松了口气,“谁射的?”大都督低吼起来道

  “难道是刚才袁谭射大雕的那一支?”太史慈趴在大都督腿边,瞅着伤口道。

  周瑜果断发现,四周围满了十二虎臣,都是趴在地上,对着自己的小弟弟看。虽然个个都是关切自己的态度,但难掩品头论足的神情。

  “小弟弟这么短?”周泰想起自己的,顿时一脸嫌弃。

  “怪不得大都督至今还没有孩子。”蒋钦摸着胡子道。

  “啧啧。”将领们眉目传情,毕竟能够看到这种情况,也是万年难遇。

  周瑜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其实周瑜他们也看到了袁谭追逐射雕的情景。

  周瑜被围观了,又羞又恼,顿时拔出了箭,毕竟只是割包皮,这种痛楚还是可以忍的。

  但有些情况不能忍,因此此刻的大都督脸色大变,咆哮起来,“他射雕,他射个雕!傻雕!玛德,吹号角,全军突击!”

  太史慈他们顿时一跃而起。

  周瑜是来埋伏的,差点小弟弟被敌人给射没了,这事情太严重了。

  更何况本来就是来打袁谭的。

  太史慈他们顿时振臂一呼,“跟我上!”

  “冲啊!”

  “杀啊!”

  陡然间,喊杀声就震惊了这里的天地。

  锋利的刀枪,光芒随着战士的脚步,一遍遍刷过大地。

  “周瑜!”袁谭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周瑜,着实吃了一惊。

  “袁谭!”

  周瑜策马最先来到,反而不冲击了,而是拿出来一把琴,平放在马背上,看向不远处的袁谭,“袁谭,这是我为你创作的镇魂曲!”

  大都督凌厉起来,手掌猛拍下去的时候,铿锵有力的琴声随即响起时,东吴大队兵马如洪流般从大都督两侧杀了过去。

  而大都督如那磐石一般,冷酷无情的弹奏着。

  袁谭眉头一皱,看着大都督的表情,虽然咱们是敌人,但也用不着这么恨的痛彻心扉吧?本相又没把你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