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六十七章 君子剑岳先生

第六十七章 君子剑岳先生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捋着胡须,李文渊看到来人不禁眼睛为之一亮,如此之气宇不凡之文士,他竟然没有什么印象,李文渊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曾受教于自己门下了。

  青衫文士注意到李文渊的神色变化,心思一动便猜到李文渊可能对自己没有什么印象,微微一笑解释道:“不群昔日福缘浅薄,不过只在李师门下听讲不过半年时间,后来家中有事便回了关中之地,李师可能不记得不群,然不群却没有忘记昔日在李师门下求学的那段时光。”

  不得不说青衫文士的一番话令李文渊很是受用,先前因为吴谦几人被杀而变得阴郁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

  满是赞赏的冲着青衫文士点了点头道:“你姓岳,名唤不群!”

  岳不群微微点头。

  李文渊示意岳不群坐下道:“坐下叙话,老夫观你气宇不凡,儒雅不俗,想来这些年也没有忘记勤学!”

  岳不群道:“不群虽事务繁忙,然李师昔日之教诲却是一日不曾忘记,闲暇之时便翻阅各种典籍。”

  书童将茶水奉上悄然退下,这会儿李文渊看着岳不群道:“你来寻老夫,可有什么事情吗?”

  岳不群笑着摇了摇头道:“李师却是误会了,一别南京城多年,此番有事来江南,刚好顺道前来拜见一下李师。”

  看着岳不群,似乎是想要将岳不群看穿一般,但是岳不群一脸的真诚,看上去并非是如他所想的那般,有什么事情相求。

  微微颔首,李文渊向着岳不群道:“老夫在南京城之中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若是有什么为难之处,莫忘了来寻老夫!”

  或许是因为岳不群给他留下的印象相当好的缘故,李文渊倒是主动向岳不群说了这么一番话。

  正叙话之间,一阵脚步声传来,正是范亨身边的那名大太监李英。

  书童冲着李英一礼道:“这位大人,不知……”

  李英淡淡的扫了那书童一眼道:“李文渊可在,我家大人召他前去。”

  听到了外间的动静,听那声音尖锐之中带着几分不客气,李文渊皱了皱眉头道:“童儿,何人在外喧哗!”

  吱呀一声,李英推开静室大门,目光扫过岳不群最后落在了李文渊身上道:“你便是李文渊吧,我加大人召你前去藏书阁,速速与我前往!”

  看了李英一身打扮,李文渊立刻就猜到了利用的身份,皱着眉头道:“莫非是范亨大人相招?”

  李英颇有些不耐烦道:“哪里这么多的废话,速速与我前去便是!”

  说话之间,李英一步跨出上前来便要向着李文渊抓来,然而就在这时,坐在那里的岳不群突然长身而起,手中折扇唰的一下打开,刚好封住了李英抓向李文渊的手。

  李英收手,眼睛一眯,目光落在岳不群身上,正在这时,李文渊开口道:“既然范亨大人相招,老夫便同这位公公走上一遭吧!”

  岳不群后退了一步,李文渊向着那书童道:“童儿,你且代老夫招待好岳先生!”

  岳不群看了李英一眼道:“李师,要不让我同你前去吧!”

  李文渊看了看岳不群,再看看李英,摇了摇头笑道:“不妨事,我去去就来。”

  说着李文渊向着李英道:“李公公,我们这便走吧!”

  深深的看了岳不群一眼,李英转身带李文渊直奔藏书阁而去。

  静室当中,岳不群坐在那里,手中端着茶水,目光自李英远去的背影之上收回,突然之间开口向着那书童道:“小兄弟,方才那位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李师如此无礼!”

  书童连忙道:“好叫岳先生知晓,那位是南京守备太监的心腹,我家老爷却是不好得罪这等人物。”

  岳不群手中折扇微微摇动,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南京守备太监相请李师,看来这些太监比传闻当中要客气了许多!”

  书童听了不禁撇了撇嘴,四下偷偷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冲着岳不群道:“岳先生,你可千万不要这么想,先生进入南京城,难道没有听说过前两天才发生的一件大事吗?”

  岳不群略带不解的看着那书童,书童一副八卦的模样,带着几分兴奋将他才道听途说来的消息一一的讲给岳不群。

  坐在那里的岳不群听着书童的话,眼中流露出异样的神采,如果说不是相信这书童不会胡言乱语欺骗自己的话,岳不群都不敢相信这书童所言。

  这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胆大包天之人,连读书人都敢杀。

  岳不群当年也曾读书求学,他被人称之为君子剑,相当一部分便是因为他受这些文人士子的影响的缘故。

  也正是因为如此,岳不群要比许多江湖中人更清楚这些读书人一旦联合起来到底有多么的难缠。

  一口将茶水饮尽,岳不群惊叹道:“好一个东厂楚督主啊!”

  书童连忙道:“岳先生当心祸从口出,这位东厂督主的名字还是不要提的好。”

  看得出在南京城之中,楚毅大有被妖魔化的趋势,否则书童也不会是这般的反应。

  这边李文渊随同李英前往藏书阁,李文渊看了范亨还有楚毅二人一眼,态度不冷不淡拱手一礼道:“李文渊见过范亨大人,楚督主!”

  李文渊是什么态度楚毅根本就不在意,不管是巴结他也罢,敌视他也罢,反正也影响不到他。

  这会儿范亨冲着李文渊道:“李先生,此间藏书阁当中可收藏有先贤大儒之亲笔手书之典籍?”

  李文渊眉头一挑沉吟一番道:“藏书阁藏书数十万卷,其间包罗万象,是否有先贤大儒之手书典籍,李某还真的不敢确定!”

  楚毅闻言,目光自手中一卷典籍之上收回看向了李文渊,在场谁也不是傻子,李文渊做为藏书阁主事,或许一些偏门典籍李文渊不清楚摆放在何处,但是要说李文渊不清楚那些先贤大儒所留下的典籍在何处,只怕就是三岁小儿都不信。

  在楚毅的目光注视下,李文渊竟然毫不畏惧的同楚毅对视,想起自己那弟子吴谦几人就是被眼前这位双手沾满了血腥的阉贼所杀,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几分厌恶与杀意。

  一旁的范亨没想到李文渊竟然这么不配合不禁面色一变,神色变得难看无比,尤其是李文渊竟然对楚毅露出杀意,这让范亨很是震怒。

  就在范亨准备拿下李文渊的时候,楚毅突然笑了,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看着李文渊道:“吾观先生对楚某满含杀机,莫非先生与楚某有什么仇怨不成?”

  李文渊倒是丝毫不惧楚毅,冷哼一声道:“阉贼,休要惺惺作态,你杀我弟子,逼疯老夫好友,今日竟然妄想玷污先贤典籍,只要有老夫在,你便休想!”

  【求个票,第二更会晚一些】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