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 第1862章 只有你一个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我猜景行他其实是知道的,只是对不上号?或者不敢去想他居然会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该确认的他也都确认完了这件事情爸妈也忍很久了,不如趁今天,就让他们把宝贝孙女认了吧”

  今天经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桑榆只以为薄景行今天突然选择来这里,只是因为他就是想要来蹭饭吃。

  结果却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

  而且发展的这么快!

  她根本猝不及防。

  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昨晚虽然跟薄景行都表明了心思,但是晚晚的事情,她始终都没有提起来。

  她是怕,如果他跟薄景行再有个什么意外

  最起码,他还不会那么轻易扣留晚晚。

  现在,这是逼着她要承认晚晚的身世啊。

  不怪她多想,她怎么隐隐约约有一种今天被算计了的感觉?

  可是,她又能被谁算计呢?

  大哥嫂子?

  桑榆看了看两个人,看不出来啊。

  薄景行?

  如果真是他安排了这一切,那么他应该躲开被大哥打的这个可能性吧?

  要么是薄景行跟大哥和嫂子联合起来?

  摇摇头,她觉得薄景行应该不会做到这种地步。

  这件事情虽然发生的突然,但是好像发展也挺正常的

  但是越正常,她好像越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劲。

  可奈何,她没证据!

  狐疑地目光最后落在沈繁星脸上良久。

  然而沈繁星手里只是拿着手机,淡笑着看着她,那张脸,多想一点都觉得是莫大的罪过。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有点困难”

  沈繁星笑了笑,“爸妈不需要你的解释,只要晚晚确定是他们的宝贝孙女就够了,至于你跟景行之间的事情那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跟他们没关系。”

  桑榆:“”

  不愧是嫂子,这话说的,扎心的实在。

  的确,爸妈似乎从来没有插手过晚辈们的感情。

  不管是大哥,还是景行。

  不管是嫂子,还是她,倒是都没有经历过被他们审视评判的过程。

  单单从大哥和嫂子这一路走来,他们的态度就很明显。

  只要是大哥认定的,他们从来没有过反对。

  相反,倒是对她们都疼爱的很。

  难得遇到这么好的长辈。

  她没有说话,沈繁星看了她几秒,差不多看出了她的态度,便径自拨通了电话。

  薄景行清理完自己,下楼就看到几个人坐在客厅里,一个个都沉默着没说话,包括晚晚,都抱着自家大哥的腿,大眼睛在三个人脸上,懵懵懂懂,忙的不可开交。

  他的出现,必然成了几个人关注的焦点。

  薄景川轻描淡写的一眼,看得他浑身一个激灵。

  连忙捂着鼻子,贴着楼梯扶手,用两个人最远的距离挪到了桑榆身边。

  晚晚看到他“完好无损”,连忙松开薄景川,跑到了他跟前,抱住他的双腿,仰头看着他。

  “行行,你好一点了吗?大哥哥说你上火了”

  薄景行抽了抽嘴角,看着薄景川撇了撇嘴。

  神他妈上火。

  真没想到,这平常不苟言笑的亲哥还挺会哄骗小孩子!

  薄景行弯身将晚晚抱了起来,扁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

  “反正是不流血了,但是鼻子还是疼”

  晚晚一脸心疼地抱着他的脸,对着他的鼻子呼呼了两下。

  “晚晚给呼呼就不疼了哦”

  薄景行点点头,一双眸子近距离盯着晚晚的脸,晚晚不在意他盯着她看,呼了好久之后,掀起大眼睛,小心翼翼地问他:

  “还疼吗?”

  薄景川摇摇头,微微低头,抵着晚晚的小额头蹭了蹭。

  声音低沉温柔,“还有一点点疼”

  “那我再给你呼呼”

  晚晚继续捧起薄景行的脸,小手贴在他的脸上,软软绵绵,温温软软。

  薄景行的视线一直锁在晚晚的脸上,眸子里的情绪浓稠的像一滩化不开的墨。

  他的样子,尽数落在在场的其他人眼里。

  薄景川神色冷漠,看着他的视线里满是鄙视,完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沈繁星眸中则是一片动容,父亲跟女儿,这天生的羁绊,饶是在如何刚硬的男人,都会不自觉地柔软下来。

  桑榆亦是动容,心中那堵一直坚持着屹立不倒的城墙,缓缓掉砖落瓦。

  微微扯了扯唇,她收回视线,一直紧握着放在身前的双手,也跟着缓缓松开。

  沈繁星眼角的视线在看到她这细微的动作之后,缓缓收回来,放到了手机上,然而唇角的弧度却越发的明显。

  晚晚呼也呼的差不多了,安抚地用双手摸了摸他的脸。

  薄景行勾了勾唇,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正好撞到自家亲哥看着他的视线。

  虎躯一震,他赶紧抱紧了晚晚,“我那什么突然有点儿事儿,得先走”

  “公司的事情这两天处理的还不错。”

  薄景川突然淡淡开口。

  薄景行顿了一下,“私事私事非常重要”

  “爸妈过一会儿过来。”薄景川又慢条斯理道,“有什么私事是比见爸妈还重要的?”

  薄景行:“”

  嘴角抽了又抽,这这可

  他半天没说话,眸子转动着想要找个借口,薄景川的眸子却又缓缓掀起来,冷幽幽地朝着他看了过来。

  薄景行当即怂的生无可恋。

  只好抱着晚晚又一步步挪了回来,最后坐到了桑榆身边。

  晚晚从薄景行的身上爬下来,又跑到了薄景川身边。

  自从薄景川抱过她之后,她的是一有机会就往薄景川身边凑。

  “大哥哥”

  薄景川看了一眼想要对晚晚上下其手的沈繁星一眼,弯身将晚晚抱起来放到了腿上。

  晚晚开心地蹬腿儿,结果被薄景川抬手摁住了两条不安分的小腿,然后看了一眼沈繁星。

  沈繁星开心地往他跟前挪了挪,伸手抚了抚晚晚粉粉嫩嫩的脸蛋。

  “大嫂嫂”

  沈繁星笑了笑,“晚晚现在要改口哦,不是大嫂嫂,以后要就伯母。”

  晚晚眨了眨眼睛,“伯母?”

  一旁的薄景行猛然抬起头,看向沈繁星。

  “伯伯母?!”

  沈繁星淡淡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笑对晚晚:

  “嗯,对,晚晚乖,叫一声伯母”

  晚晚眨眨眼睛,“伯母”

  沈繁星欣慰地抚了抚她的小脑袋,看向薄景川,道:

  “叫他大伯。”

  晚晚又看向薄景川,“大薄薄?”

  叠词,叫出来音调有些差异,但是却也是格外的萌。

  薄景川倒是没计较地“嗯”了一个。

  薄景行这次倒是没再说话,而是看向在一旁神情有些不自然的桑榆,最后突然站起身,一把将桑榆拉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跟我过来!”

  说话间,直接拉着桑榆上了楼。

  桑榆下意识把求救的目光投放到了沈繁星的身上,结果

  人家压根儿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也抵不过薄景行的力道,直接被拖着上了楼。

  客房。

  薄景行关上门就把桑榆推到墙上,捏着桑榆下巴,一脸凶狠的模样!

  “小桑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桑榆吞了一口口水,轻声道:

  “我们是夫妻,也知道了晚晚是我的女儿,自然也算是你的女儿呀”

  “算是?!你给我老实说,晚晚到底是不是顾北彦的女儿?”

  桑榆蹙眉,“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是顾北彦的”

  薄景行突然逼近她一些,“昨天他说你也没反驳!不管不管!你说!谁才是晚晚她亲爹?!”

  桑榆眸子闪了闪,“你今天不是说晚晚香大哥吗?”

  薄景行眼睛一眯,“怎么着?真是大哥的?”

  桑榆脸色一沉,“你后来还说像爸!”

  “所以是爸的?!晚晚其实是我妹妹?!!”

  桑榆气的直接抬脚狠狠踢了他一下。

  “你变态啊!我跟你哥,跟你爸,最后还能跟你?!你把我想成什么女人了?!!像你哥,像你爸,就没想过像你吗?!”

  薄景行嘴角要翘到天上去了。

  “像我我以前跟你认识吗就像我?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跟你生活一个孩子?”

  看着他明显藏不住的笑,桑榆抿唇,“是吗?我也不认识你,抱歉,大概是我记错了,晚晚的爸爸应该另有其人”

  薄景行脸上的笑当即凝固,“另有其人个屁!老子就是晚晚亲爹!”

  桑榆扯了扯唇,“胡说什么,我当初跟你又不认识,怎么可能跟你有孩子?”

  她说着伸手去推薄景行,却被薄景行扣住了手腕。

  “说!那年连城那个女人,是不是你?”

  桑榆挑了挑眉,“不是!”

  薄景行顿了一下,突然哼笑了一声,“你否认的倒是挺快嘛,想都不想?”

  桑榆噎了一下,“因为根本不是我,有什么好想的!”

  薄景行哼了一声,“哦是吗?那可能是我记错了!我记得我好像还跟另外一个女人有过关系,我得安排人去查一查,万一她身边有我个孩子我得把我的种接回来”

  闻言,桑榆猛然抬头瞪他。

  “你昨晚不是说只有一个女人?!”

  薄景行松开了她,一身吊儿郎当的模样,“记错了,还有一个,只不过不是个干净的”

  桑榆脸色格外难看,抬脚又踢过去,“渣男!”

  薄景行反应很快地分开腿,将桑榆的脚夹住了!

  “你你放开我!”

  怎么可能?

  “说不说实话?不说我直接带着晚晚去做亲子鉴定你信不信?!”

  桑榆咬住了唇,“是你的我也不承认!去找你跟别人生的孩子去!”

  薄景行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低头狠狠吻了她一阵。

  之后又是气愤又是笑的看着桑榆。

  “妈的!原来晚晚真是我的女儿!小桑榆,你行!居然把我的女儿放到我眼皮子底下蹦哒!”

  桑榆推他,“你离我远一点!我不承认!谁愿意承认你找谁去!”

  薄景行放开她夹着她的脚,埋首进她的颈窝,“吃醋啊!”

  桑榆将脸转到一边,“你别碰我!”

  薄景行低低的笑,“这样才可爱嘛!”

  桑榆咬唇。

  薄景行在她的颈窝滚了滚,牙齿舌尖时不时折磨着她的神经。

  “刚刚骗你的。”

  桑榆眸子轻轻一颤。

  “刚刚说有其他女人是骗你的?如果你承认连城那个女人是你,那么从头到尾小桑榆我就只有你一个女人”

  桑榆身子微微一僵,随后转头看向薄景行。

  “你说的是真的?”

  薄景行蹭着她的肌肤一路顺到她的耳廓,“当然是真的,不然以老子这百发百中,能让你一次就中招的本事,再来几个女人,我岂不是私生子满世界跑?”

  桑榆忍不住勾起了唇,“什么百发百中就一次好吗?就是误打误撞算什么本事”

  薄景行笑着,温热的唇瓣碾着她的耳骨。

  “第一次?嗯?”

  桑榆睫毛颤了颤。

  “桑榆,你可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给我当老婆。”

  兜兜转转,“总是要回到我身旁来!”

  桑榆低头,躲避着他的碰触。

  “明明是我自己找过来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一开始不是不同意?天天闹着要离婚的好像不是你一样!”

  “好歹当初我也同意跟你结婚了!更何况,最后吵着闹离婚的是你吧!”

  “是你太过分!啊!”

  实话没说几句,耳朵上便被咬了一口!

  “你别胡来,大哥大嫂他们还在楼下!”

  桑榆急急忙忙摁着他已经探进她衣服里的手。

  薄景行也没坚持,逮着她耳朵咬了又咬,才放开她!

  看着她整理好衣服,他突然笑出声,扯着桑榆就又下了楼!

  一路上呵呵笑个不停。

  一直到下楼,薄景川听到他的笑声,转头冷眼看他。

  “疯了还是傻了?”

  薄景行笑声更肆意,单手叉着腰,一副可把老子牛逼坏了的模样。

  看着薄景川止不住的笑;

  “哥,不好意思了啊!我比你先有了孩子,以后你的孩子们以后要叫我女儿姐姐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