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106章 哪个楼里的姑娘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江南的桂花酒香气沁人心脾,崔稚从冯效的铺子搞了两小坛,让段万全弄来了肥螃蟹,亲自下厨,指挥宋粮兴把螃蟹小心绑好清蒸了,就着小酒,把一套蟹八件耍的出神入化。

  待吃完第三只蟹,魏铭就按住了她,“蟹不过三。”

  “这是哪来的鬼道理?!”崔稚根本没尽兴,拿眼瞪了魏铭。

  今次招来了众人在宋氏酒楼小聚,一来也是让新的合作伙伴冯效同众人结识一番,二来是跟众人商讨一下,中高端酒水的市场怎么打开。

  冯老板是个眼力不凡的人,从见着崔稚去他家铺子品酒,说话行事根本不似一般小儿,再到顺顺利利联络到了宋氏酒楼,然后定下酒溪庄酿酒本事高的人家,买断好酒还给酿酒人家分成,他刚开始加入进来,不乏热血冲了头的冲动,如今前前后后看了崔稚几人办事的手段,越发觉得自己这是捡到宝了。

  更有魏铭这个县案首是崔稚表兄,通着县衙里的门路,认识一帮读书苗子,据说还结识了安东卫的百户!

  再过十年,这些人必然能声名鹊起!

  或许,根本不用十年!

  冯效多少年没有这般心头舒畅,跟着魏铭一道笑着劝崔稚,“蟹不能多吃,眼下秋日已深,容易凉气入体。我还带了一坛黄酒,你驱驱寒。”

  “还是冯老板想得周到。”段万全近来瘦了不少,家里宅子扩建,他自然跑前跑后掌管,现在宅子建好了,上门说亲的人差点踏破门槛,就连段家爷孙素来长袖善舞,也招架不住。

  段万全并不想这么早成亲,往城外躲了好些日子,才消停些,人自然瘦了。

  段万全给冯老板端了酒,见宋粮兴出神,问他,“怎么?操办亲事累的?不是定了年底定亲吗?成亲还得等两年不是?还是说,心急了?”

  宋粮兴自和郭春芳准备定亲。

  郭春芳之前来酒楼帮忙了几次,宋粮兴便中意了她。春芳是那等心思透亮的人,说话办事最是利索,别看是乡下姑娘,要知道郭婆婆娘家也是在镇上开客栈的。春芳跟着这么个祖母长大,眼力见识可不比城里小门小户少。

  宋家爹也看中了这个儿媳妇。宋粮兴是个老实巴交的孩子,有点心思都花在了灶上,管起事来束手束脚,比段万全且差的远,给他娶媳妇,万不能再娶个不敢说话的主,就得春芳这般胆子大点才好。

  现今两家开始议亲,郭家便不让春芳同宋粮兴见了,将春芳送去郭婆婆娘家客栈里学管事,宋粮兴是一时半会见不着她了。

  段万全特特促狭地笑了一声,宋粮兴脸颊露出一抹红,“胡说什么?我是思量着,给咱们收来的好酒,定个什么名字好。”

  他这么说,冯效开了口,“咱们收来的好酒,有景芝酒、酒溪酒还有旁的本地酒。说来这些酒名声最大的还是景芝酒。在酒楼里卖,那些老客还能分辨出来,从景芝镇卖到外头,却是难以分辨。”

  饭前众人说起这个话题,崔稚便道要给这些好酒定个名字,有了名字,才好传播。不过因着酒美蟹肥,一时把这事略过去了。

  崔稚心里有章程,但她嘴里吃着羊蹄筋,一时错不开嘴,就戳了戳魏铭,让魏铭代劳。

  “小七之前同我商量了此事,咱们的酒水要有个统一的称呼,这样,首先就能把咱们的酒同旁人区分开。”魏铭道。

  说着见众人都有些懵,晓得他们肯定疑惑若是换了统一称呼,细分的酒又该如何分辨,继续解释道:“小七的意思,是不妨将名字取长,好比安丘景酿、安丘溪酿这等,前边冠上咱们的招牌,后面点出细分的酒类。只不过用什么做招牌,还没定下。”

  魏铭说着,眼角划了崔稚一下。

  这小丫头是想要用“崔氏”作为品牌的,他倒也不是不同意,只是这生意并非崔稚一人的生意,虽说点子是她出的,可人家宋氏和冯老板也都凑了钱进来,一上来就冠了她自家的姓氏,免不得弄得不好看了。

  崔稚回了他一个挤眼,没出声,这是默认了他的做法。

  魏铭暗笑,见冯效和宋粮兴陷入了思考,段万全笑看着崔稚,夹了一筷子烩什锦给她,“去去膻味。”

  这会的工夫,冯效抬起来头来,“我们镇上几个大酒商,都是含了‘聚’字的名字,想来你们也知道,聚福轩、聚德堂、广聚生这些,要不咱们也凑这一字?”

  话一出,崔稚便呛了一口,差点把烩什锦喷他脸上,“全聚德你觉得如何?”

  冯效一愣,立时便道:“这名好!全都聚得了!”

  崔稚又是一呛,魏铭替她拍了后背,递了杯茶水过去,跟冯效解释道:“据说这是一京城烤鸭铺子的名字,咱们不便占了。”

  这是崔稚跟他说过的,当时她说甚是怀念北京烤鸭,等他考到会试,就跟着他进京吃烤鸭去,还问他如今有没有全聚德这个店。

  京城的鸭子是有名的,是成祖迁都时,从金陵带过来的板鸭所衍,但是并没有全聚德这家铺子。崔稚当时颇为遗憾,跟他描绘了许多这家百年老店的发展盛况。

  方才冯效提及“聚”字为名,不仅崔稚,魏铭也想到了。

  魏铭这番解释了一下,冯效颇感失望,宋粮兴那边琢磨着问道:“把姓氏连起来呢?”

  “我觉得,咱们得起一个有辨识度的名字,得让人一下就好记住。”崔稚终于咽下了嘴里的饭菜,擦了擦嘴。

  这个说法倒也有些道理,相比聚来聚去的老字号,他们这个新商号要想打出名声,得能拿得出东西,又让人记得住他们。前者他们已经有了两条神仙舌头作保障,后者正是现在需要的。

  崔稚的目标不在景芝镇和安丘,她嘴角翘着看向众人,“酒姬,如何?”

  这个答案让魏铭也意外了一下,他看向她,见她仰着的笑脸像上了一层釉一样,泛着莹莹的光,一时间竟让人挪不开眼去。

  这个名字,比争取一时之主次,更能瞧得出她的胸怀。

  他又想起了她的话,“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魏铭笑了,点酒在桌上写下了“酒姬”二字。

  桂花酒的香气轻轻飘起,酒露写成的两个字波光闪烁。

  “好名字!”冯效不禁鼓起掌来,宋粮兴和段万全和频频点头,恰巧宋粮兴的老爹从外边走进来,“你们在说笑些什么?”

  崔稚仰着脸笑道:“宋伯父,我们认识了一位新友人,酒姬。”

  宋粮兴的老爹愣住了,嘴角抽动了一下,脸上露出两分不自然,“哪、哪个楼里的姑娘?”

  话音一落,屋里全部哄笑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