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五百五十七章 谁算计谁

第五百五十七章 谁算计谁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曹毓英没想到韩秀峰会如此不懂规矩,简直是以下犯上,又不想因为这点事让满屋的那些同僚看笑话,于是不动声色差人去通政司打听韩秀峰究竟在忙什么。

  手下的章京不去打听还好,打听回来一禀报他更生气,原来姓韩的不但没来军机处当值,同样没再去过通政司!

  曹毓英不想因为这点事再去惊动几位“大军机”了,不然恭亲王和彭蕴章等几位大人真会以为他这个领班军机章京不称职,忍到散班带着几个“小军机”直奔达智桥胡同,打算问问韩秀峰眼里有没有上官,究竟懂不懂军机处的规矩。

  领班军机章京虽只是从三品,但就算去拜见各部院尚书,尚书大人也会以礼相待,可韩家人竟声称韩秀峰不在家,到底去了哪儿也不晓得,这让曹毓英觉得很没面子,干脆拂袖而去。

  几个“小军机”追了上来,把他拉到经常光顾的一家羊肉馆,找了个清静的雅座,点了几盘子羊肉和几个小菜,要了几壶酒,看似边吃边劝慰,其实是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没想到刚走了个丁守存,又来了个韩秀峰!曹大人,您消消气,用不着因为这种人生气,他得意不了多久。”

  “我不是跟他生气,我是替大家伙不甘,别人都在忙,就他闲着,这不是尸位素餐吗。”

  “曹大人,我们知道您是体恤我们,来,我先干为敬。”

  “少喝点,吃完早些回家歇息,明儿一早还得当值。”

  “明白,曹大人放心,我们不会喝多的。“

  曹毓英喝完杯中酒,吃了几口菜,越想越郁闷,又看着众人叮嘱道:“这事你们知道就行了,千万别跟满屋的那些人说,我可不想被长年、庆霖、苏布、玉衡和文衡他们看笑话。”

  “曹大人,您以为不说他们就不晓得?”一个小军机放下筷子,一脸无奈地说:“每天哪些人当值,他们那边都得留档。苏布已经问过好几次了,问拢共四个人额外行走,怎么就三个人当值。”

  “满屋那边全知道了?”

  “曹大人,这还用得着问吗,早议论纷纷,只是他们不敢在您面前议论罢了。”

  “我说早上交接时长年为何看着我笑呢,原来因为这事。”

  “别人都忙得昏天暗地,累得像条死狗,就他韩秀峰不用当值在外头逍遥,曹大人,他这是以为咱们军机处跟别的衙门差不多,高兴就去点卯,不高兴就不去!”

  “是啊曹大人,这么下去还得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几个手下又议论起来,曹毓英越想越气,冷冷地说:“既然他不懂规矩,胆敢犯官规,那我等也用不着跟他客气。”

  “曹大人,您是说据实向恭王禀报?”

  “这点事无需惊动恭亲王,他不是声称公文繁忙吗,从明儿个开始你们轮流安排个家人去通政司盯着,看看他究竟去不去点卯。”

  “然后呢?”一个小军机追问道。

  “别急,还没说完呢。”曹毓英夹起一筷子羊肉,接着道:“从明儿个开始,你们几个散班之后轮流去达智桥胡同递拜帖登门拜访。”

  “曹大人,他仗着圣眷正浓,仗着有肃顺大人撑腰,连您登门拜访他都避而不见,我们几个去他更不会见!”

  “我要的就是他不见!”

  “要的就是他不见曹大人,恕下官愚钝”

  曹毓英打定主意,笑看着众人道:“诸位想想,他要是一连十来天既不去通政司点卯,也不去军机处当值,我们问起他的去向,他的家人又说不知道,那这件事是不是很蹊跷?”

  一个小军机反应过来,敲着桌子道:“曹大人所言极是,一个在军机章京上额外行走的朝廷命官就这么失踪了,顺天府和步军统领衙门也好,五城察院也罢,只要晓得了一定不敢坐视不理,一定会彻查!”

  矮个子小军机更是笑道:“曹大人,我们也是为他好,担心他出事。”

  “究竟为何差人去通政司找他,又为何每天登门拜访,我觉得大家伙得先想好,免得到时候人家问起来不知该如何作答。”

  “去通政司找他是为了公务,每天那么多公务,想找他回去帮忙再正常不过。”一个小军机想了想,又笑道:“至于每天登门,既是为了公务也是想着大家伙都是同僚,他刚调回京,我们登门问候问候,也是人之常情。”

  “对,到时候就这么说。”

  就在他们商量怎么收拾韩秀峰之时,一个衣着光鲜的八旗子弟付完钱,将刚烧制好的洋人一盘子接着一盘子放进食盒,然后提上哼着小曲儿走出羊肉馆。

  守在门口的车夫急忙撩起帘子,招呼道:“吉爷,要不要去别的地方了?”

  “顺路去上午说得那个书肆瞧瞧。”

  “得来,您做好。”

  吉禄放下食盒,撩起车帘下意识看了一眼羊肉馆,暗笑里头那帮“小军机”舞文弄墨还行,玩心眼算计人差远了,也不想想“厚谊堂”是做什么的。

  就这么摇摇晃晃赶到书肆门口,钻出马车,提上食盒,跟守在外头的杨掌柜打个招呼,随即推开不起眼的侧门,来到刚修缮一新的第二进,在一间生了炉子的屋门口喊了声“二掌柜,我回来了”,这才掀开帘子推门走了进去。

  前几天因为点银子跟家里女人吵架,这两天都住在“厚谊堂”的恩俊,正坐在暖和的炕上跟大头玩“升官图”,见恩俊回来了,手里还提着食盒,不禁笑问道:“你小子怎么回来得这么快,该不会把人给跟丢了吧?”

  “二掌柜真会说笑,要是跟他们几个都跟丢了,小的还有脸在这儿当差!”吉禄跟他爹富贵一样会来事儿,放下食盒,搬来张小桌子,一边把食盒里的羊肉、小菜和酒往外拿,一边眉飞色舞地说起这一路悄悄打探到的消息。

  韩秀峰那会儿只是避而不见,并没有差人去盯梢,吉禄是无所事事的恩俊派去的。

  他本想着闲着也是闲着,让吉禄和冯小宝从书肆这边绕过去瞧瞧那些“小军机”究竟想做什么,没想到无心之举竟打探到这么个消息。

  看着大头大吃一惊的样子,恩俊拿起筷子笑道:“真没想到那帮孙子一肚子坏水儿,竟想报官,竟想借顺天府、步军衙门和五城察院的刀杀人。”

  “二掌柜,您先喝,我得赶紧去跟我四哥提个醒,可不能被那帮一肚子坏水的读书人给算计了。”大头下意识站起身。

  “着什么急,吉禄不是说了吗,他们打算再过十天去衙门报官。”

  “二掌柜,这么大事总得跟四爷禀报一声吧。”吉禄小心翼翼地说。

  “禀报自然是要禀报的,不过也不急这一会儿,四爷这会儿正在见客呢。”

  “好吧,那我等会儿过去说。”大头看见有酒有肉也不想走了,就这么坐下来拿起筷子。

  恩俊觉得这事有点意思,竟一边品着吉禄买回来的酒,一边坏笑着说:“大头、吉禄,咱们厚谊堂开张有段日子了,不能整天这么闲着,怎么也得找点事做做。”

  “做啥子事?”大头喝完杯中酒问。

  “刚才来的那几个,就是算计四爷的那帮孙子,竟敢在背后算计四爷,那么多圣贤书他们真是白念了。咱们得帮四爷教训教训他们,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咋教训?”

  “我估摸着他们都应该租住在附近,回头让冯小鞭和冯小宝去摸摸,看看他们究竟租住在哪儿。”

  大头吃了一大块肉,没心没肺地说:“二掌柜,用不着让冯小鞭和冯小宝去,回头我帮您问问在巡捕营当差的兄弟就行了。”

  “好,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打探清楚之后呢?”吉禄忍俊不禁地问。

  恩俊想了想,把吉禄叫到身边道:“他们不是每天都要去军机处当值吗,不可能就这么走着去,也不大可能乘轿,十有八九是雇车。咱们可以想个法儿,让他们雇不着车!爷倒要瞧瞧,该交班时他们几个却没到,到时候看他们怎么跟恭亲王、彭大人和穆荫大人交代。”

  “这个主意好,他们不就是盯着四爷没去当值吗,咱也让他们别想顺顺当当去当值。只是只是骡马市那么多赶车的,怎么才能让他们雇不着车?”吉禄笑道。

  “这事让冯小鞭和冯小宝去办,他俩不是总吹嘘认得多少人,有多大能耐吗,要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他们兄弟这辈子也就能赶赶车。”

  “明白,小的待会儿就去跟他们说。”

  “大头,你也跟你那些个在巡捕营当差的兄弟打个招呼,咱得保险点,不管想什么办法都得让那帮孙子接下来几天雇不着车。”

  “二掌柜,那可是小军机,我我觉得这么大事还是得跟我四哥说一声。”

  “还这么大事,我看屁大点事还差不多!”恩俊好不容易找到点事做做,不想让大头扫兴,狠瞪了大头一眼,警告道:“不许跟四爷说,要是敢说你以后就别跟着我当差了。”

  “可要是出了事咋办?”

  “出了事我担待着,”恩俊担心大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想又笑道:“算了,用不着你去跟巡捕营的那帮孙子打招呼,这事就让冯小鞭和冯小宝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