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心惊胆战

第七百五十五章 心惊胆战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恭亲王在热河只呆了六天就匆匆赶回京城,一回京就忙联络留守京城的宗室和六部九卿,祥和桂良也没闲着,一直忙到一十一日下午,陆续收到了三封“知名不具”的书信,三人才齐聚已革大学士赛尚阿曾经的宅邸,现如今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三人坐在第二进的花厅里,商量起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胜保已率兵经河间、雄县一带兼程北上,再过三五日便能进抵京畿。行走那边,董元醇的折子让那几位坐不住了,把能辞的兼差竟全给辞了,太后顺水推舟让他们拟旨命老七为步军统领,等谕旨一到,老七便可名正言顺地掌兵。”见老丈人若有所思,恭亲王又笑道:“僧格林沁那边一样无需担心,这是他差亲信送来的信。”

  正在商量的可不是小事,那是要赌上身家性命的,桂良不敢有一丝大意,仔仔细细看完之后,把信顺手交给了祥:“博川,你也看看。”

  祥边看边沉吟道:“僧格林沁站在咱们这边,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热河和密云那边下官一样不是很担心,下官担心的是那几位疆吏,尤其胡林翼和曾国藩。”

  “官心、军心、旗心、民心,全在咱们这边,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胡林翼和曾国藩跟肃顺是有些交情,但他们终究是汉臣,而这江山是咱们满人的,可以说这是咱们满人的家事儿。何况他们远在湖广和两江,就算敢谋逆也是鞭长莫及!”

  见祥有些犹豫,恭亲王接着道:“再说咱们要对付的是那几位,并非他胡林翼和曾国藩,朝廷之前是如何待他们的,咱们今后依然如何待他们,甚至可以给的更多。他们都是聪明人,我估摸着他们应该不会犯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祥喃喃地说。

  “博川,我敢断定,等咱们快刀斩乱麻,把生米煮成熟饭,他们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会更不敢轻举妄动的!”恭亲王微笑着端起茶杯,语气是那么地笃定。

  祥想想又问道:“王爷,太后那边呢,两位太后会不会突然改主意,在节骨眼上打退堂鼓?”

  “两位太后早下定决心,只是热河那边全是他们的人,直至今日载垣还是行在步军统领,所以只能忍辱负重,虚与委蛇。”

  “如此说来,就剩那个韩四了。”桂良抬头道。

  “至于韩四太后已经命他护驾了,估摸着他和他手下的那几百兵已经护送皇上和两宫太后到了密云,至于将皇上和两宫太后恭送回宫之后该如何处置,就看博川的了。”

  “博川,你估摸着韩四会就范吗?”

  “只要把他跟肃顺支开就行,剩下的事交给下官。”

  “博川,你是说要是不支开,动手时他敢阻扰?”桂良紧盯着祥问。

  想到韩秀峰的为人,祥轻叹道:“不管怎么说肃顺也是先帝托孤的赞襄大臣,大行皇帝遗诏也已经颁令晓谕了,他受先帝这恩深重,要是见人敢违先帝遗诏,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只是愚忠,并非跟肃顺穿一条裤子?”

  “大人有所不知,在别人看来他跟肃顺交情不浅,但事实上他跟陈孚恩等人大不一样,不但从未对肃顺言听计从,甚至对肃顺是敬而言之。甚至连奉先帝密旨在南苑练兵的事,肃顺都一直被蒙在鼓里。可以说他心里只有先帝,没有别人。”

  “遇着这样榆木疙瘩还真不大好办。”桂良放下茶杯道。

  在恭亲王看来韩秀峰只要不会坏他们的事就无足轻重,轻描淡写地说:“都已经把他给支开了,没什么好担心的。至于将来如何处置,等事成之后再说。”

  “王爷,韩志行是没念过几年书,也的确是个榆木疙瘩,可论办差他真是个能吏。别的不说,就说咱们总理衙门,要不是他当年打下的底子,筹设起来哪有现在这般容易?更何况他在护驾巡幸木兰时,还想着王爷您,还把包尔举荐给您。”

  “博川,我知道你跟他的交情,也知道他是个能吏,可咱们接下来要办的大事,在他看来或许真是大逆不道。要是不处置,要是把他留在京里,就算你我放心,两位太后也不放心!”

  “他在两江为过官,把他外放去两江剿贼平乱?”

  “这么大事我做不了主,还是到时候请两位太后的懿旨吧。”

  与此同时,韩秀峰已率河营,同侍卫们一道将皇上、两位太后和随驾的武官员护送到了河槽行宫。

  之前的谕旨上说得明明白白,皇上先到一处,会在行宫跪迎大行皇帝的梓宫,可事实上皇上只迎了一次,然后就传旨加紧赶路,甚至抄过好几次并不好走的近道,大行皇帝的梓宫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后头。

  如果只是这些也就罢了,护驾这一路上从随行的武官员窃窃私语中听的几个消息,让他越想越胆战心惊。

  肃顺等赞襄大臣和两宫太后先是在拟好的谕旨用不用印起了矛盾,可以说他们是在被逼无奈之下才主动奏请辞去正黄旗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和步军统领等兼差的,试图向两宫太后表明他们并没有擅权乱政之心。

  结果刚主动解除兵权,御史董元醇就上了一道奏请太后权理朝政,并简亲王一、二人辅弼的折子!

  太后权理朝政那就是后宫干政,至于简选亲王辅弼,那还要他们这几位赞襄大臣做什么,于是又闹得不欢而散。

  让人更担心的是,大行皇帝龙驭宾天不久,就已下谕不许各地统兵大臣赴承德河叩谒梓宫,可刚才在路边解手时吉祥却悄悄跑来说,胜保不但打算去叩谒梓宫大行皇帝,还率兵北上。他率兵回京畿之地做什么,究竟是谁给他下令的?

  韩秀峰越想心里越不踏实,可曹师爷等一帮“小军机”全在左右,又不敢表露出来,更不用说找人打听了。

  郑亲王、怡亲王等几位随驾的赞襄大臣,却跟没事人一般聚在前头的公房里批阅各地所上的折子,甚至为了一些诸如四川正在闹贼匪,如果跟之前那般协济其它省份的军饷合不合适等事,争得面红耳赤。

  想到他们居然一点也不担心到了京城之后会发生什么,韩秀峰真为他们着急。回头看看已经歇了灯的皇上和两宫太后的寝宫,再想到钰儿之前闲聊时不止一次说过西太后如何精明,猛然惊出了一身冷汗,感觉那笼罩在夜色的寝宫里像是蛰伏了一头长着血盆大口的怪兽!

  “志行,想什么呢,外头风这么大,也不都穿点,你不怕着凉啊?”

  “子瑜兄,您走路怎么都没声儿啊,吓我一跳。”

  “不会吧,我脚步挺重的。”曹毓英笑了笑,随即指着不远处的一间值房:“闲着也是闲着,这会儿睡又睡不着,一起去打会儿牌。”

  “没那么多银子输给你们,我可不敢再跟你们打了,再说我还得去查哨。”

  “我陪你一道去。”

  “留步留步,这点事哪敢劳驾老兄您。”

  “没事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曹师爷变了,变化很大。

  从接驾到现在这么多天,韩秀峰只是在龙辇外听东太后说过一句话,只听见年幼的皇上哭闹过几回,从未见过两位太后娘娘,也从未见过皇上。

  而曹师爷则成了两位太后娘娘跟前的红人,郑亲王和怡亲王等人批阅过的折子,草拟好的谕旨诏书,两位太后都会传召他去龙辇帮着看,虽然只是领班军机章京,可在这一路上他的所作所为跟领班军机大臣差不多。

  再想到这些天曹师爷一闲下来,就有意无意地跑过来说这说那,甚至好几次奉太后懿旨率大头等侍卫查点河营官兵人数,韩秀峰意识到曹师爷不只是担心圣驾安危那么简单,十有是在监视他这个领兵护驾的上驷院卿。

  两位太后究竟在担心什么,或者说她们在谋划什么,韩秀峰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装作没事人一般,带着他查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