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穿越的美颜手机 > 第九十六章 主导权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相关信息虽然不多,但也足够震撼。

  掌控情报的天机阁变天君,富贵钱庄阳天君,掌控黑市朱天君,这是金婉玲接触过的九天。当然不是本人,只是下属的代理人。从金婉玲的记忆中,只能确认这三位九天天君的存在,但并不能追踪到具体的人。

  但是从记忆中的一些细节,已经能够看出这三位天君的能量。再想一想九天这个名号,这样的人物还有六个,这就已经很恐怖了。

  参会的,无论宗门代表,还是儒门,道门的代表,终于明了了佛门如此兴师动众的原因。

  由于血灾,大家对之前突然冒出来的浮屠血海宗和九天,无疑更重视前者。毕竟血灾的损失是实打实的,那些高手的实力也是恐怖的。这样一股力量不灭掉,大家谁都无法安心。鬼知道什么时候,这帮人在哪里再掀起一次血灾,谁都有可能倒霉。

  现在看来,浮屠血海宗诚然很可怕,但其背后,那个隐藏的更深,触角更深远的九天,才是更加恐怖的存在。

  佛门召集大家来,就是为了强调九天的危害。至于楚王父子,不过是个名头罢了。

  见大家传阅的差不多了,佛祖再开金口。

  “阿弥陀佛,无论浮屠血海宗,还是九天,都是人族毒瘤。这次请大家来,就是借楚王父子两颗人头,告知大家,我等圣门灭除这两个灾祸的决心。大家回去后,务必自查自清,切莫被魔妄迷了心窍。会后,我会亲自知会两位师兄,三圣门合力,务必尽快铲除毒瘤。还望大家积极配合。”

  朱元晦脸色铁青的站起身来,恭敬地向佛祖一礼。

  “惭愧,惭愧,院长责成我理学一脉负责追查这两伙叛逆,万没想到,其却在我等眼皮底下发展壮大。元晦深感羞愧,必定全力配合佛祖,还天下一朗朗乾坤。”

  叶风动依旧没怎么动,只是郑重的向佛祖点了点头,应下了这件事。

  三圣门相互竞争而又合作,掣肘而又共进。竞争掣肘都是对内,一旦有外敌,三方万年合作,还是相当有经验的。这次佛门占了先机,那也就是抢去了主导之位。这也是三家多年的默契。

  对于让佛门主导,道门倒是无所谓。道门整体追求逍遥,自身地位又极为稳固,对这种名义之争本不看重。更别说现在的行走,主事之人,是叶风动这个慵懒货色。

  一直以来,和佛门主要竞争话语权的,都是儒门。不,准确说一向以来人族内部的话语权主要都在儒门,佛门才是竞争者。

  这次儒门没有像道门一样,派出和叶风动同辈的当代曲,而是出动了朱元晦这位上代曲,现在的主事人。就是为了争一争话语权。否则来一个叶风动这样的小辈,面对佛祖,怕是连据理力争的资格都没有。

  可惜,儒门失算了。金婉玲的映辉阁这一个实据,就让儒门在这件事的话语权上弱了三分。更别说情报中隐隐指向的浮屠血海宗的老巢在齐地,儒门内部还有内应之类的模糊情报了。更是让儒门在这件事上失去了先机。

  朱元晦也是果决之人,见大势如此,果断的认同了佛门的主导。在他看来,当务之急是先清理内部,相比之下,区区主导权,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佛祖满意的微笑。当初李悠提议公审大会,他本不在意,只是打算卖这位人皇一个人情,以作长远打算。但是探查出金婉玲的记忆,佛祖看到了机会,一个佛门趁势壮大,压过儒门的机会。

  于是有了这次公审大会,更有了接下来的水陆法会。

  见大局已定,佛祖拿出李悠的那串极乐天宝珠,挥手把金婉玲的残魂收入。转头看向李悠。

  “人皇,此宝为魔宝,蛊惑人心,力量诡异,可非良物。我欲以此魔物祭祀天地,同时用楚王父子和这个残魂祭天,用水陆法会来安抚这次血灾中的亡魂,清理人道气运中堆积的怨念戾气。不知你可舍得?”

  这话可就有点欺负人了。祭天之法为何在接天关盛行,是因为此法是一种三方受益的提升之术。祭天,首先天道收益,壮大天道自身。其次,种族收益,天道反馈种族气运,更受天地所钟。而更重要的是,献祭之人本身好处也是巨大的。无私的奉献是难以持久的,利益诱惑才是恒久不变的真理。

  简单来说,如果祭天之人献祭了十份,天道会用种族气运这种惠而不费的形式返回给其所在的种族三份。这种所谓气运,更像是父母对某个孩子的偏爱,对天道来说并不算付出。并且用大约三份,对献祭之人进行回馈,形式一般是某种大道的理解或者权柄,对天道来说也是惠而不费的。但对个人来说,却是一种直接而高效的提升。

  就像李悠,上次献祭就直接提升了对命运大道的认知。

  佛祖此话,就等于拿着李悠的东西,却自己去献祭,独吞了好处。他也就是欺负李悠不懂献祭之术,也料定,其他两个圣门不会替李悠解释相关缘由。毕竟献祭之术是圣门严密控制的,是三家共识,不得外传的最高机密之一。

  佛祖是超脱之人,也是和接天关有所联系的人,他自然清楚一件魔宝献祭后,能换来多少好处。那好处,足矣舍下脸面,去坑一个晚辈。

  不过佛祖也不是那么没脸没皮的人,一些好处将来会转嫁到即将收为弟子的剑六身上,也算不完全坑李悠。但是好处还是要留在佛门的。哪怕佛祖,也非孤家寡人,他也需要为整个佛门负责。

  李悠面色淡然,起身还礼。

  “那是自然,此等魔物夺自魔人血海,确实不祥。我本就有心毁去,却苦于没有手段。佛祖代劳,晚辈谢过。”

  说这话的时候,李悠灵魂内敛,念头收纳,不起一念。面对佛祖的他心通,李悠要想装作对献祭之术一无所知,需要的不光是演技,还有对自身意识的完美控制。

  要不是之前的突破,李悠可能还有些困难。但是现在,不说轻松自在吧,但也不算太难。就连佛祖也再难窥探李悠的内心了。

  佛祖满意一笑,再度开口。

  “今日到此作罢。明日吉时,将召开水陆法会,同时也是我的收徒仪式,还望各位江湖同道,都来见证。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