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九百三十五章 打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马上回电,确定事情是否属实,快!”虽然高雄知道,像是这样的事情下面的军官是没有胆子敢虚报的,可他还是需要在证实一下。

  很快,证实的电报发回了,周刚以项上人头做保。高雄知道事情不会有差,连忙向着一旁的副官说道:“走,我们去王宫。”

  此刻的赤嵌城王宫,紧张无比。只是因为已经到了二夫人临产的日子,据权威大夫赵艳梅所说,孩子生出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因为这件事情,整个王宫中的气氛都是紧张无比,当有人走过二夫人宫殿旁的时候,脚步也会放轻许多,似是生怕会弄出动静惊扰了夫人,那罪责就太大了。

  一向遇事沉着的杨晨东,这一刻也表现出了要为人父的紧张之感。

  上一世加上这一世,枪林弹雨他经历了不少,生死瞬间更是见过无数,但就是有自己的孩子这还是头一遭。人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充满着敬畏的,这一刻的他也不例外,紧张和忐忑的情绪一直包裹着他。

  “少爷,高副司令来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见您。”杨二一改往日大咧咧的样子,小心来到杨晨东的身边,小声的说着。

  原本就有些紧张的杨晨东,听了杨二之言后更是眉头紧皱到了一起。现在是什么时候,没有人会不知道,但高雄还是来了,这便足以说明汇报事情的重要性。“好,告诉他去偏殿等候。”

  偏殿之中,高雄将收到的周刚发来的电送到了杨晨东的手中,然后便低头说着,“六少爷,我已经发了二次电报,确定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好大胆的朝鲜水师,我们没有去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倒敢来找我们的麻烦了,真是不知死活。”杨晨东看过电,在看到有四艘海船被沉,死伤近五百官兵的结果之后,猛然的拍了龙案,眼神中带出了一道慑人的精光。

  “是的,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我们海军司令部一直没有重视这个问题,总是认为没有人敢会向我们动手,这才大意之下让敌人有机可乘,我检讨。”高雄眼看杨晨东都发火了,便连忙低头认错。

  “海军司令部的确有责任,有些人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这件事情就是给我们敲响了一记警钟,任何时候小看对手都是一种致命的行为,你们也要借着这件事情好好的自我反醒。”

  “是,六少爷,我检讨。”知道这一次事情引来了杨晨东的严重不满,高雄在此时也必须要有所表态。

  “你的检讨就不必了,这一次大家都有责任,你回去之后马上开会然后开展自我检讨活动,然后做好战斗的准备。”杨晨东想到上一次他从海镇回赤嵌城的时候,就曾看到朝鲜水师在活动,当时就感觉到这会是一个问题,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问题就爆发了出来。

  高雄得了命令之后很快就离开了,杨晨东则是座在偏殿之后没有马上离去,他还要想一个问题,他与朝鲜并没有什么接触,也没有什么仇恨,对方为何要选择向自己下手呢?这从情理上说不过去的。

  “杨二,给杨三发一个电报,让他派人查一下最近朝鲜与哪一个势力有过联系。还有,让杨三通知朝鲜的安全部门,让他们把那边的兵力布署,军队实力进行详细的调查,上报过来。”

  “是的少爷。”杨二答应一声之后转身去办了。杨晨东则是把这件事情扔在了脑后,又向王宫后院大步而去。

  冷锋海军被朝鲜水师给突袭了,听说损失惨重。这个消息很快就被传波出去,然后海军的六位师长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直向着海军司令部而来。

  司令部中,一位位师长赶到,随后便是叫嚷着出战,要为海军报仇的声音。高雄一边向大家解释,此事六少爷已经知晓,等待命令就是,同时召集大家一起开会,研究一旦开战的话,由哪一个师或是哪一个军动手来洗刷海军身上的这道耻辱。

  就在海军司令部一片沸腾之声的时候,赤嵌城王宫中一声尖锐的啼哭,杨晨东长女出生了。

  一张胖乎乎的脸蛋,两串弯弯的眉毛;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个小巧的鼻子;一对菩萨耳,一个肉嘟嘟的小嘴巴;在嘴巴下面还有一个圆鼓鼓的双下巴。双手胖乎乎的,十指又短又粗,甚是可爱。

  小心的搂抱着怀中的长女,杨晨东笑得嘴都合不拢。借此机会,大夫人胡嫣上前请示孩子的名号。杨晨东早就准备好了,之前赵艳梅也曾说过,很可能这一胎是个女孩,所以他出而说,“大名就叫杨洁,纯净善良之意。小名就叫乐乐,一生快快乐乐好了。”

  乐乐的出声,让王宫中着实是热闹了好一阵子,杨晨东也在接受了从官员的祝贺之后于乐乐出生第七天,由王宫来到了海军司令部。

  此时的海军司令部,校官群集,其中还有两位肩带着金星的将军,他们就是海上第一军军长高雄和第二军军长岳光。

  “都来了吧,那就座下来开会。”杨晨东的目光在众人身上巡逻了一圈之后,便在居首的位置上座了下去。

  以高雄为首的其它军官,也是齐唰唰的座到了椅子上,一个个上身威座,军姿挺立。

  “周刚来了吗?说说情况吧。”一落座之后,杨晨东便起了主导地位的说着。随着他这一开口,会议室最后一排的周刚便起身而立。他不过就是一个团长,照说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高级会议,只因他是这一战的亲身参与者,才破例出现。

  “六少爷,情况是这样的...”虽然从回到赤嵌城之后,已经不止一次的汇报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但现在还是他第一次当着六少爷的面汇报工作。

  一刻钟之后,周刚汇报完毕,最后他以一名参战者的身份请示道:“六少爷,这一战完全是我们没有准备之下打起来的,我们的很多战友死的很惨,面对着早有准备的敌人,他们甚至有的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但就是这样,他们依然没有一个人后退,用拳头,用脚,甚至是用牙齿和敌人战斗,他们表现的都很英勇。”

  “嗯,我知道了,你座下吧。”杨晨东赞赏般看了周刚一眼之后点了点头。

  会议室中因为周刚的座下,很快又陷入到一片的安静之中。但是所有人的目光这一刻都落在了杨晨东身上,显然他们都在等待着一个命令,一个找朝鲜报仇的机会。

  没有让众人久等,在杨晨东的示意下,杨二先是把一些写好的件一一发给了在座的两位军长和六位师长,“大家都看看,这里是安全部门传来的情报,一个多月前,朝鲜臣使郑麟趾曾进入北明京都向其进贡。而也还是在一个多月前,北明曾向提出向草原始城买马,只是因为他们要以赊账的方式进行交易,被我方给拒绝了。”

  看起来是并不相连的两件事情,现在被杨晨东拿到一起说了出来,当下几位军官的脸色都变得深沉了起来。这么说来,朝鲜会在海上动手,与北明应该是有着很大的关系了?

  就在众人心思转换之间,杨晨东再度向一旁的杨二示意,又是一份份件和地图送到了各位师以上军官的手中。“这是情报部门弄来的两分朝鲜地图,上面清楚的标注了朝鲜军力的各地布署。经过对比,两份消息一致,应该是真实的,也是可信的,大家有什么看法尽可以说出来了。”

  “还说什么?当然是打了,这一次不管是朝鲜水师奉了谁的命令,即然敢向我五星军开火,那就是挑衅,那就要做好被我们报复的准备。”副司令高雄第一个开口表态。

  看似高雄有些激动,甚至是有些口直心快,但实际上他已经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这一次的敌人只有朝鲜军,与北明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也是杨晨东为何要把朝鲜使团进入北明的事情与大家先交待清楚的原因所在。有些事情他现在不说清楚,下面的军官难免就会弄一个清楚了,万一要是把事情与北明扯上了关系,那打完了朝鲜之后,打不打北明?

  就算是大明已经分成了南方,但北明的地盘依然不小,吃下一个金边王朝,都需要做很多准备,拿下北明那以杨系现在的实力怕还没有这样的胃口。

  看清楚,不是说五星军的实力不够,而是杨系的实力不够。现在就打,有很大的机率获取最后胜利。可是成功占领之后呢?这么大的地盘要怎么管理,那些多的汉人百姓要如何的安排?

  杨晨东的目标就是让汉人从此过上好日子,走在世界的最巅峰,成为这个世界上让人最尊贵的种族。如果只是打下了北明,却无力管理,反倒还让这里的百姓过了更苦的生活,那就与他的初衷背道而驰了,这并非是杨晨东想要看到和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