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第2548章 混乱的世界50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郑乔不敢把冥景的话告诉云初,万一要是让云初知道了,肯定会暴走的。

  到时候冥景肯定要遭殃,虽然冥景是管理者,但是郑乔觉得,云初比冥景厉害多了。

  郑乔想着,要不要再问问云初喜欢的那个人的信息,但一想云初都说那个人死了,要是再问的话,岂不是揭云初的伤疤嘛,所以想了想,郑乔还是放弃了。

  云初可没去管郑乔那些小九九,现在事情这么多,哪有空管这些。

  这个位面的外来生物实在是太多了,要靠他们几个人,一个一个的引过来,实在是太费劲了,除非有更多的人帮忙,这样效率才会高一些。

  可是其他的任务者,压根就不会听他们解释,别说是帮忙了,他们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这时,给小女孩复制的父母出了问题,两个人忽然一动也不动了,不管小女孩怎么叫他们,他们都没有反应。

  小女孩急得大哭起来,以为爸爸妈妈不要她了。

  这小女孩的父母本来就是哆啦a梦造出来的,它走的时候,也没说会出问题啊,这才多久啊,就出问题了。

  为了让小女孩开心,言子喻和郑乔只能又去找哆啦a梦。

  可是两人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小女孩一直在哭,毕竟这么小的孩子,没有了父母在身边,就没有安全感。

  云初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再出去帮小女孩找。

  不过云初没有盲目的找,而是让系统直接帮她定了位,郑乔和言子喻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云初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好运,一出去就找到了,还是花积分定位来得实在一点。

  说来也是冤家路窄了,这边云初刚出了下水道,迎面就碰上了正从外面回来的冥夜。

  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袋子里面似乎还装着什么东西在冒热气,猜测应该是吃的,云初不由想,他们管理者也需要吃东西吗?

  其实像他们这种任务者,在处于灵魂状态下,是不需要吃东西的,这样他们不管在空间里面待多长时间,也不会觉得饿,但一旦到了位面里,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不再是灵魂,他们有了实体,而且这次的实体,还是用的他们本来的样貌,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位面的特殊性,才会如此,既然有了实体,那就会感到饥饿,不过,这点应该不适用于管理者吧,但或许,他就是想吃呢。

  云初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打算当没看见,她觉得他和冥夜的关系,应该还没有好到可以见面打招呼的地步,所以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在走出快十步远时,冥夜的声音响起:“去哪儿?”

  云初顿了一下,但没打算搭理他。

  冥夜明显的看到了云初身体的反应,但那个反应很快就消失了,快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冥夜盯着云初的背影,脑海中不断盘旋冥景说的那些话。

  “其实你真的不用管那个云初,她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是她单方面喜欢你的,你不用在乎她,她这人,脾气特别坏,对谁都凶得要死,我都觉得她是反社会人格,以后离她还是远点吧。”

  “哎呀,你们俩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就是以前吧,她做任务的时候,在位面里遇到了……遇到了你的神识,然后……然后也不知道她怎么的,就稀里糊涂的,将你的神识收集了,带回到了空间里,这事儿吧,就被冥幽知道了,冥幽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契机,所以,就想利用她,将你剩下的神识全都收集起来,但她并不知道这事儿,不过你神识收集到现在这个地步,她也是误打误撞才收到的,其实她也没做什么,没费什么力,都是冥幽在后面做的。”

  “不过说起来吧,她在位面里对你真的不错,处处护着你,你都不知道,你在位面里有多弱鸡,要不就身体有病,要不就心理有病的,正常的时候少得可怜,也是她,还坚持待在你身边,我就纳了闷了,像她那种性格,恨不得毁天灭地的,怎么就会对你那么好,感觉她这人吧,把所有的温柔和倾注在了你身上,所以后来你的神识收集的差不多了,回到位面后,你不认识她了,对她打击才会那么大吧,其实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毕竟要不是你,她很可能就死在那个位面里了,哪有后来对你的爱搭不理啊,所以说,你们俩谁也不欠谁的,你没必要放在心上。”

  “我……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你去问冥幽好了,还有,不要告诉冥幽,这些话是我告诉你的。”

  她真的……把所有的温柔,都倾注在他一个人身上了吗?

  他现在甚至都想不起来,这个女人温柔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

  从他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她就跟一个刺猬似的,对谁都竖起了全身的刺,只有在面对郑乔时,才会稍微露出柔软的一面,但也仅仅只是一个封闭的人,拉开了一条小小的缝而已,他很难想象,当这个女人全身心的投入她所有的关注与温柔时,会是个什么样子。

  他突然很羡慕在位面里的神识,那些脆弱的,敏感的,很容易就消失的神识,是被她怎样的呵护,才好好收集了起来,若是没有她的话,那些神识,又会何去何从呢?

  冥夜的心情很复杂,他想过他和云初之间存在的关系,却没想过,他们之间的牵连这么深。

  难怪,她会对自己看不顺眼,难怪,她说话总是带刺,难怪,她看到自己时,情绪会变得复杂。

  其实他每次看到她的感觉也有点怪,虽然他一直说不上是哪里怪,也一直在忽略那种感觉,但现在,他觉得他能够窥探一二了。

  “我和你一起去。”冥夜一个利落的转身,快步来到云初的身边,与她并肩而行。

  云初愣了一下,看向冥夜的眼神中带着打探与防范,“你……很闲?”

  冥夜没有回答她这个带有调侃且无聊的问题,而是直接将手里的白色塑料袋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