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 第252章 我都想要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第252章 我都想要

  谢玹抬眸,难得的,正眼看了叶知秋一眼。

  “我没别的意思!”平日里带着好几百号兄弟呼风唤雨的叶大当家顿时面色微妙,连忙解释道“昨晚的动静我都听见了……那什么,我都明白的,你虽然是个一穷二白的落魄书生,骨气却一点也比旁人少,昨晚同温、温掌柜和她家那个小白脸在一个屋里待着……”

  叶知秋平时也不是什么嘴笨的人,可到了这少年面前,这嘴好像就白长了。

  怎么说都说不清。

  反倒把自己也给绕进去了。

  眼看着谢玹一张俊脸越来越黑,他转身就要走,叶知秋收回手,收到一半又忍不住拉住了少年的衣衫,“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她以前和兄弟们混在一起,什么荤话没听过,寨子里没几个姑娘,兄弟们到了年纪想尝尝女人味,还要同她报备,拿了银子去窑子里找姑娘哩。

  那第一次是什么神仙滋味,遇见了什么天仙绝色,那些个风流韵事里,掺了男男女女的情事,再加上一些让人听了就脸红心跳的荤话,叶知秋从前没少听。

  可也没人同她说过,这个两个神仙公子和一个美貌佳人,在一个屋子里,床榻咯吱咯吱摇了一晚上是什么模样啊。

  叶知秋自问,她已经算是十分放得开的人,一句重话没和他说,还怕他心里过不去,反过安抚他。

  还要怎么地?

  谢玹眸里寒意顿生,“放开。”

  “说明白了再放。”叶知秋虽然认识他没多久,却知道这少年是个极其会藏事的。

  若是让他就这么走了,还不知道会记多久的仇。

  她顿了顿,凑到谢玹跟前,轻声道“你放心,就算是昨天晚上你真同他们做了什么,我也不会嫌弃你的!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我明白的。”

  叶知秋说的太认真。

  谢玹看着她,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三公子虽然平时也不爱说话,可这样被人堵的没话说,也是平生少见。

  叶知秋半点没察觉气氛不对。

  她的手微微下移,握住了谢玹的手,极其认真道“三弦,我把你带回寨子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把你当做我的人了。”

  谢玹深吸了一口气,什么都没说,甩开她的手就往另一头走去。

  叶知秋站在原地,不由得抓了抓额前的碎发,“这也太难哄了!”

  ……

  怡华亭。

  温酒负手而立,唇边带着微微笑意。

  微风徐徐拂过,亭外的牡丹花被吹得摇摇晃晃的,花香倒是十分怡人。

  一众侍女保持着随时可能奋起杀人的姿势许久,温酒觉得自己脸上的笑意都快要僵住的时候。

  赵立忽然放下手里的青玉,笑了,“温掌柜比本王想的还要年少,胆子也大,难得难得,且上前来。”

  他一开口,那一众摆架势摆了许久的侍女就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富贵险中求。”温酒缓步上前,笑意深了几分,“若是连这点胆子都没有,如何敢进南宁王府?”

  这位南宁王,同今上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是同辈皇族里极少数,还能好好活在世上和老皇帝同享尊荣之人。

  遥想当年,先帝膝下无子,一众文武大臣们着急上火的不行,把一众皇族宗亲里头几个还算可以的公子挑出来当做储君备选。

  这个赵立就是其中一个,至于后来为什么,赵毅上去了,他没有,据说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

  赵立长得不如赵毅好看。

  说来可笑,以貌取人这事,自古有之,大晏始皇就那是人间少有的俊美之人,后人的相貌也都不差。

  大臣们思来想去,这优良传统不能改啊,可怜当时一门心思想上进的赵立,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被这么踢出局。

  温酒觉着,她若是赵立,只怕也会一辈子过不去这个坎。

  都是一个爹,赵立他娘还是正王妃,就因为相貌一般,就和九五之位失之交臂,那是个人都得意难平啊。

  赵立脸上眯了眯眼睛,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就只剩下一条缝,“你知道本王找你想做什么?”

  “想要银子,或者送我银子。”温酒是个直接的。

  如今帝京城那两位争皇位都争道明面上了,连云州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都被扯了进去。

  南宁王窝在云州这么久,等了这么些年,越发念着那繁华之地,不管是相助哪位皇子一臂之力,或者自己再翻身一次。

  总之,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

  她同赵立这样的人,实在没有打哑谜的必要。

  耐心就那么多,在他耗光之前,必须要说重点。

  如此,才有生机。

  “温掌柜是个聪明人。”赵立道“既然知道本王心中所想,就应该知道你该做什么。”

  温酒算是知道为什么赵青鸾会是那个德行了。

  有其父必有其女。

  完全是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她面上还是带着微微笑意,“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赵立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忽然起身,一把掐住了温酒的脖子,“你在同本王要好处?”

  只要他稍稍一用力,温酒立刻就会断气。

  若是寻常人,不,只要是脑子清楚一点的人。

  都应该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应该是求保命的时候。

  可温酒不挣扎,也不求饶,只是眸色如墨的看着赵立,眼里甚至带了一丝笑意。

  她说“我是个生意人,若是半点好处都没有,我为何要冒这个险?”

  十六七岁的少女模样,却有着这个年纪难得的从容镇定,倒不是她胆子大,而是真的手里有银子,心里不慌。

  南宁王赵立费这么大的功夫,“请”她过来,可不是为了杀人图痛快的。

  不知过了多久,赵立忽然放开了她,笑起来,满脸的横肉都抖了抖,“你想要什么?”

  “权势、名利、美人……这世上的好东西,我都想要。”温酒说的十分理所当然。

  在老狐狸面前,比谁能装,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在,她原本就是这么个世间俗人。

  贪嗔痴,本性而已。

  赵立闻言,笑道“小姑娘,人太贪心了,可不好。”

  “不贪心的,那是圣人,如今都在天上飘着呢。”温酒在他对面坐下了,勾唇笑道“我还想多活几年,想要的东西多一些,有什么不可以?”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