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 第1146章 病患,药别停11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男人眉宇俊美,介于英朗和柔美之间。

  他微闭着眼,长翘的睫毛根根分明。

  薄唇微启,残酷的话语从中露出,“我有预感。”

  “我只能像这般简短的存在一下,所以白天才会那样着急。”

  “对不起。”

  绫清玄手上微微用力,心上又开始抽痛起来。

  “你没错,不用说对不起。”

  星眸缓缓睁开,楚酩的目光中,能清晰浮现她的倒影。

  “如果能就这样和你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我不想离开你。”

  漂亮的眼眶发红,楚酩忍着眨眼的冲动。

  绫清玄没有抱住他,因为只有这样,两人才能看见彼此。

  “没事的,楚酩,你存在于我的心中。”

  “就算此刻的你不存在,你也永远在这。”

  她拿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

  “相信我,我们最后,一定会在一起的。”

  眼眸微眨,泪水夺眶而出,楚酩用力将她抱住,哽咽道:“我相信你,清儿。”

  “我等着你。”

  相拥在一起的人,却各怀心事。

  那用力的怀抱,慢慢松散。

  绫清玄眼眸微垂,听着zz汇报的再次下降的好感,不出所料,她的身体被男人给推开。

  叶晨退开,保持着安全距离。

  “上次是睡在一起,这次是抱在一起,绫医生,你的治疗未免也太”话说到一半,好似有什么东西噎住了他的喉咙般。

  小姑娘神色微垂,像打不起精神的人一样。

  他再说了什么重话的话,好像是他欺负了这个人。

  脸上痒痒的,叶晨抹了一把。

  水?

  还是眼泪?

  眼睛干涩,他揉了揉。

  怎么会这是他的眼泪,他刚刚哭了吗?

  叶晨抬眸,神色复杂的看了绫清玄一眼,随后离开这边。

  奇了怪了。

  严忧画着画,见他们二人奇怪的举动,将其中一张拿了出来。

  他走到叶晨身边,把画递过去。

  “你好奇怪啊。”

  叶晨被疑惑包裹,此时听到严忧的声音,问道:“怎么奇怪?

  你是?”

  严忧蹲下来,把画塞到他怀里,“我叫严忧,511的病患,果然,你是真的奇怪。”

  “你好,我是520的叶晨。”

  叶晨不明白他的意思,将画摊开后,他看见上面是一男一女抱在一起的景象。

  虽然很抽象,但能看出来“这是我和医生?”

  严忧点头,“对,你刚刚抱着医生哭鼻子呢。”

  叶晨的头隐隐作痛,“我不记得了,我还做过什么。”

  “唔”严忧很是认真想了想,“从我看见的时候起,你一直牵着医生的手,跟在医生身边,不准别人碰到医生,还不跟我说话。”

  叶晨皱眉道:“所以你才说我奇怪。”

  严忧点头。

  叶晨按住脑袋,嘶了一声,“可能是我发病了,我发病的时候,好像总会跟那医生在一起。”

  “原来如此。”

  严忧恍然大悟,“你喜欢她的时候,就是你发病的时候咯?”

  “我喜欢她?

  怎么可能。”

  叶晨立刻反驳道:“我根本就没跟她见过几次,而且也没怎么说过话。”

  “所以我说的是,你发病的时候。”

  严忧纠正他。

  “你可真奇怪。”

  严忧拍拍屁股,重新回到刚刚坐着的地方,继续画画。

  叶晨琢磨着刚刚两人的对话,半晌苦笑一声。

  他干嘛琢磨着两个病人的话。

  斜眼偷看着绫清玄,他见那医生已经抬起眸子,半撑着脑袋,目光幽幽看向别处。

  严忧说的没错。

  真的很奇怪。

  为什么他会不自觉将视线放在她身上呢。

  医生和病人的关系,绝对不能越线。

  直到放风时间结束,叶晨都没有出现在绫清玄面前。

  收好东西,所有患者集合结束,医生一个个带他们回到房间。

  “医生,你看我画的,好看吗”送严忧回病房的时候,严忧将刚刚画的画给绫清玄看。

  每幅画的下边都写着严忧amp;江怡。

  这孩子是真的很喜欢江怡啊。

  “嗯,很好看。”

  绫清玄夸奖道:“这个也一样,我帮你保管,好吗?”

  严忧点点头,将画给她。

  “医生,我也有画送你。”

  绫清玄:“哪张?”

  严忧指着她身后的叶晨,“在他手上。”

  叶晨一直是茫然状态看着他们两个的互动,等稍微清醒点,就见绫清玄到了他面前伸着手。

  “叶晨,快把画给医生,那是我给医生画的。”

  “哦。”

  不就是一张蜡笔简画吗,他心中这股生气的感觉是什么。

  叶晨把画给了绫清玄,“我自己回去了。”

  他转身离开,绫清玄把画展开,看过之后,转眸朝严忧道谢,“谢谢,我很喜欢。”

  “不用谢医生再见”绫清玄看着他将药服下后,才将门关上离开。

  叶晨虽然回去了,但药还没吃呢。

  她到了520病房,敲门后进去。

  叶晨正双手环胸,仰视着连接外面的窗户。

  “叶晨,来吃药。”

  绫清玄将药递过去。

  叶晨没接,“不想吃,反正这么长时间也没好,以后也好不了。”

  绫清玄迅速回答,“好的了。”

  “为什么?

  就因为你是医生,所以你说的医嘱一定是对的?”

  叶晨转眸,将自己的衣袖拉开,上面纵横有着许多疤痕,还有齿痕。

  “我吃再多药,也还是好不了。

  下次发病自杀的时候,别拦着我。”

  他抢过绫清玄手上的药,丢在地上。

  还好药是放在小塑料袋里装着,并未弄脏。

  绫清玄捡起,将药粒倒在手心。

  “这些只是调节你情绪的药,你不放心的话,成分表可以给你看。”

  “再给我一个月,如果你的病没有好转,以后我不会逼你吃药。”

  叶晨背对着她,半晌才缓缓开口,语气模糊,“奖励。”

  他也不知道这两个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脑海里。

  “什么?”

  绫清玄没听清。

  叶晨转身,眼眸紧盯着她,似乎是下定决心道:“我们制定奖励与惩罚。”

  “如果当天你的表现让我满意,奖励,我会乖乖吃药。”

  “与之相对,你当天的表现我不喜欢,惩罚,我不会吃药,也不会听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