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白浪普一落地便直接狂吼一声,这算是南斗白虎拳的音杀之术。白浪的猛虎咆哮在魔力的支持下掀起了肉眼可见的波涛以半球形向外扩散。被刮过的食死徒们纷纷身体狂震,有些人甚至直接就软倒了下来然后被声浪掀飞。这些人的动作停顿,让白浪有了足够的可乘之机。

  他身形一长,一掌拍飞了哈利波特发射过来的红色出你武器之光——不好意思魔武术就是这样,就跟两根光剑能够互相格挡一样,他附着了魔力的手掌同样也可以拍飞魔咒。有不少魔咒是无形无色的,然而真正用于战斗伤害的魔咒几乎都是带色的光芒。拍飞哈利的魔咒是为了免除干扰。

  这不哈利原本瞄准的对象被白浪一把抓住,还是当胸抓住的那种。白浪的手爪破开五颜六色的魔法防护一把揪住了安东宁多洛霍夫的胸口,五指如同钢钉一般抓入了皮肉扣住了他胸口的肋骨。帽兜下的白浪笑了笑,他的面容被那多洛霍夫看得清清楚楚。剧烈的疼痛之下,多洛霍夫也根本来不及发射魔咒。

  于是白浪发力,力道透体而入然后五指一收一撕。伴随着响亮的崩裂声,多洛霍夫整个人的上半身一下子变薄了。白浪手里抓着一副血淋淋的肋骨扇子,当然还有上面的皮肉跟半幅衣服袍子。这血光也是冲天而起,多洛霍夫的内脏开始滑落,他的眼珠子瞪得极大,双手丢下了魔杖拼命将自己的内脏塞回去。

  他发出凄厉的哀嚎跟痛哭,就连他的食死徒同伴都被吓到了。安东宁多洛霍夫是多凶残的黑巫师啊,没想到当自己也落入死亡的命运的时候也是这副鸟样。白浪只是哈哈大笑,这笑声之中颇有心满意足之态,杀戮给他带来了足够的满足,只是好像还不够。白浪随手抛掉这一整幅肋骨,顺手发了个气弹将多洛霍夫的肺脏跟肝脏给砸了一下。

  “活是活不成了,但是也没那么快死!哈哈哈哈哈。哀嚎吧蠢货!”白浪一跳跳开,直接扑向了第二个倒霉蛋。此时此刻的白浪身形发育,力气那是长了不少,破开魔法的防御变得更为容易。白浪在扑击的过程之中,直接化为了体型庞大的猛虎,同时鬣狗也是凭空出现,直接杀向食死徒就是一顿狂咬。

  猛虎的咆哮声跟鬣狗的怪笑声震慑了整个魔法部,白浪扑倒了一个食死徒,撞击之中这人的魔杖直接飞了出去,而扑击的时候这倒霉的食死徒骨头也断了好几根,“不!不要!请不要!”这人还在哀嚎,白浪看到了他的脸。这张丑陋的脸现在充满了祈求之色,“亚克斯里”白浪想道。

  但是他手下的动作一点不慢,双爪在撕扯的同时,一口咬住了这家伙的脖子。白浪变形而成的老虎有水牛那么大,一只前掌就几乎覆盖了三分之二的亚克斯里的胸口。一撕之下肋骨跟下面的内脏都被爪子撕裂,而那张嘴巴覆盖的范围不仅仅是脖子,还包括了下半个脑袋。

  一口咬下之后别说脖子了,这家伙的下半个脑壳包括下颚骨都被压碎,真是一个热情的吻。白浪一咬之后便松口,这丑陋的食死徒已经活不成了。鬣狗到现在还没弄死一个人,这家伙的体型更大但是攻击的技巧不如白浪。白浪再度起身的时候已经恢复grén形,手上一转便用魔杖劈飞了一道魔咒。

  这个时候多洛霍夫还在哀嚎挣扎,一时不得死。而白浪看见了贝拉特里克斯跟马尔福脸上已经显出了恐惧的神色。白浪选择的是沃尔顿麦克尼尔,魔法部的行刑人,他杀了过去之后劈头盖脸地就是魔杖砸落,顿时麦克尼尔这个暴徒就被砸得不像样子。他的魔咒不怎么厉害,被白浪乱披风杖法那么一砸。

  这家伙直接就手忙脚乱遮拦不定了——若是用行刑的大斧来格挡也就罢了,偏偏此人手里拿着根筷子一样的魔杖,这玩意能挡得住白浪鸭蛋粗的魔杖?于是先断了魔杖,然后砸到哪里哪里变形,骨骼的断裂声不绝于耳,当白浪一顿好打结束抽身而退的时候

  ,麦克尼尔已经好像一滩烂泥那样地躺在地上了。

  他的骨头断了很多,白浪的力道透体而入将他的内脏也锤成了烂泥,头骨被打破,脑出血也是非常严重的,基本上这位也是死定了。麦克尼尔是个皮口袋。

  随着另一声狂怒的尖叫,现在场上的食死徒们猛然清醒了过来,而哈利波特他们前面也在发呆,居然没跑出去。一个巨大的黑色斗篷飘了过来,落地的时候是一个伏地魔。没鼻子的伏地魔哈利波特没见过,但是脑袋上的伤痕让他第一时间就确认了这个苍白而没鼻子没头发的没毛怪人就是伏地魔。

  这伏地魔手里抓着一根魔杖,大步流星一般走来但是注意力却完全不在哈利波特身上,他的双眼盯着的是白浪,如临大敌。

  而这时候鬣狗也已经到了白浪身边,还在发出诡异的怪笑声做好了随时发动攻击的准备。白浪手里握着魔杖,也是打量着眼前的伏地魔以及他手下的食死徒们。哈利波特他们自发地靠拢了白浪身后,没法子现在这个情况下白浪才是最重要的主心骨吧。“别担心,邓布利多估计最多一分钟之后就会来了,弄不好就在”

  白浪的话刚刚说到这里,立马就是魔法的闪光,这里一下子多了好几个人——以邓布利多为首,他的凤凰社大部分能打的成员都到了。在这个时候,白浪发动了,鬣狗先行冲了出去,而白浪将身形隐藏在鬣狗身后——这就是为了避免伏地魔的阿瓦达索命。鬣狗可以吃下第一发,然后伏地魔就不可能有第二发的机会了。

  邓布利多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眨眼之间鬣狗就流着腥臭的口水冲到了面前——以伏地魔的本事,也只能来得及发一发阿瓦达索命。一发击中鬣狗之后,这鬣狗顿时化为黑烟消失,但是白浪的脸已经出现在了没鼻子的面前,相距还不到三尺。

  。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