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一七四 有原则的人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没什么,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我观阁下方才谨守原则,区区一碗米饭都要公正分明,是个值得敬佩的人,

  坐下一起喝杯水酒,我们也算是结识了,坐下说话,我初来贵宝地,还有很多地方不熟悉,想听听你的指教”

  刘策的礼仪风态,让宫本武隆不再推脱,索性也就坐在刘策边侧。

  “如果阁下是想问这金陵城的情形,那请恕在下无能为力,因为在下也是昨日方至城中,

  实不相瞒,在下现在是身无分,就连住店的钱都没有,不知阁下想让在下如何感谢你?”

  宫本武隆倒是个实在人,有一说一,并没有多余的客套。

  刘策给他倒上一杯酒道:“感激就免了,人终归是有难处的时候,我方才也说了,四海之内皆朋友,就当你我二人算是半个朋友,这顿饭我请,下一顿等你有钱的时候回请我就是了”

  宫本武隆接过酒杯,凑到嘴边轻轻泯了一口,顿时眉头紧皱。

  刘策看出他的不适,也没点破,而是委婉的说道:“这中原的酒糙气重,兴许你喝不惯,有时间让你尝尝在下带来的酒”

  宫本武隆闻言,索性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尔后对刘策说道:“对在下而言,酒无论好坏,但看一个意境,毕竟人在他乡,还是入乡随俗的好。”

  不一会儿,伙计又端来两盘菜,这一次又特意加了份羊肉,因为刘策给了两块钱的缘故,伙计也是分外热情。

  看着满桌子的菜,宫本武隆食指不由大动,他是习武之人,方才一碗米饭如何能填饱肚子呢?

  刘策知道宫本武隆没吃饱:“宫本武士无需客气,只管自便,在我这里无需拘谨的”

  “那在下就先开动了”

  宫本武隆应了一声,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而刘策和叶斌没动筷,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将桌前的饭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

  等宫本武隆第五碗白米饭下腹后,这才轻抚一下肚子,拿布擦了擦嘴说道:“一个多月来,今天这顿吃的是最饱了。”

  刘策微微一笑,顺便把手抓在他的双刀上。

  不想手刚触碰到刀鞘,宫本武隆立刻握住刀柄一端:“阁下请自重,这武士刀是我贴身之物,乃第二生命,还请阁下不要妄动”

  刘策闻言,松开了抓刀鞘的手,淡淡地说道:“抱歉,我只是对你的兵器感到好奇,如果我没猜错,你这武士刀怕是已经磨损严重吧?”

  宫本武隆奇道:“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刘策指着刀鞘说道:“仅从你这刀鞘上的斑斑裂纹就可以看出,你这刀定是时常挥舞,而刀鞘仿佛就是人的衣服,你觉得衣服破了,这人的身体能没有损伤么?”

  宫本武隆点点头:“原来阁下也是爱刀之人,那此刀可以给你观摩,请”

  说完,宫本武隆也松开了手,刘策也不客气,直接取过一把刀,缓缓抽出一半。

  只见手中这柄武士刀散发森冷的寒光,只是刀锋口已经有无数的缺口,密密麻麻,注定是无法久用。

  刘策收刀回鞘,递还给宫本武隆说道:“阁下的刀寿命已经到达极限,即便能修好,也经不起一次比试了”

  宫本武隆叹了口气:“这双刀追随我一十九年,自十三岁开始就随我与瀛洲各大剑道高手比试,

  我也知道它的寿命已经到了极限,可就是舍不得将它抛弃,昨日入城想寻找铁匠铺修补,但凡是见过这双刀的铁匠都说难以修补”

  刘策道:“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该换还是要换,因为无论你有多么舍不得,时候到了也注定留不住。”

  宫本武隆不赞同刘策的建议,反驳道:“抛弃日夜伴随自己的武器,阁下不觉得是种耻辱么?”

  他这话在瀛洲一说,那些不爱护贴身兵器的武士听到都会羞愧无比。

  但刘策却是轻飘飘回了一句:“让本该休息的人继续强迫他工作,你不觉得十分残忍?”

  宫本一怔,仔细回味着他的话,然后再看向自己手中的剑,良久之后,两眼顿时放光。

  “多谢阁下指教,中原果然是藏龙卧虎,您比在下更懂剑,请受我一礼!”

  宫本郑重向刘策鞠躬致意,因为这一句话,让他脑海思路豁达,仿佛又领悟到了什么。

  但下一刻,他眼神又黯淡下来,摇着头说道:“只可惜,我没钱换一把称手的剑。”

  刘策闻言,直接说道:“如果阁下真的想要一把称手的刀剑,也许在下可以帮忙”

  “哦?您真的不不行,您已经帮了我很多,我不想再欠你更多的人情”

  宫本武隆虽然很想获得新的兵器,但还是觉得这样会亏欠刘策更多。

  刘策笑了笑,说道:“先不说这个,阁下是因何来到中原?”

  一说到这个,宫本沉静的脸上浮现一股屈辱之色,想了想还是对刘策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原来宫本武隆是瀛洲新一代最强的剑客,他自十三岁出道至今,与人经历三十场比试,可谓是战无不胜。

  在与老一代的剑圣佐佐木比试中,以心理战术击败了对手后,成为新一代的剑圣。

  可自那以后,他觉得人生失去了目标,其实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投身到瀛洲各方势力中享受荣华富贵,但这不是他本意。

  经过一年的参悟,宫本武隆终于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把自己的剑道传承下去。

  无奈瀛洲各方战乱频频,民不聊生,宫本武隆打算远赴中原,开设剑道馆招收学徒,顺便与中原各地的剑术高手比试切磋,也许能让自己的剑道更近一步。

  机缘巧合之下,他踏上了一艘满是瀛寇的船只,接下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听完宫本武隆的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叶斌开口对刘策说道:“刘掌柜,看来这位武士也有侠义心肠,与那些瀛寇不是同路人,这等行径在下十分敬佩”

  刘策轻颌下眼帘,他想要的情报已经得到了,金陵官员明目张胆与瀛寇勾结证据确凿,接下来该去见见史靖这个便宜娘舅

  与是刘策起身取下一个钱袋,放在桌上对宫本武隆说道:“今日你我相见也是缘分,这袋子里有二十两黄金和三十块银元,

  权当是在下资助你开设剑道馆之用,只是南方现在比较乱,在下建议你去北方看看,中原大的很,总会找到属于你的容身之所,

  在下尚有要事,先告辞了”

  话毕,刘策快步走出酒肆。

  宫本武隆抓起钱袋立马追上去问道:“阁下的钱宫本武隆收了,你是在下在中原遇到的第一个朋友,还望阁下告之名讳!”

  刘策止步回头说道:“我叫刘四郎,有缘再见吧”

  看着刘策远去的背影,宫本武隆紧紧抓住手中钱袋,默念着“刘四郎”,良久微微鞠躬。

  “阁下的大恩大德,宫本武隆会用性命来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