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楚沁曦交错开目光,莫北行垂下眼眸,场面一度尴尬。

  楚沁曦朝他走过来含笑着将手中的衣物递给他,轻声细语:“这里大多都是女人所以我只能从厨房打杂的小工那里给你借了件衣裳,你别嫌弃。”

  莫北行回笑着接过衣服,其实他根本不在意穿什么,穿多好。

  楚沁曦道:“那……那我先出去了。”莫北行点点头。

  秀秀站在门口看见楚沁曦走了出来慌乱的将她拉到一边,她环顾四周确定安全才开口。

  “姐姐,你这是收留他了?”

  楚沁曦点点头,道:“看他的样子离开了肉铺应该也没地方可去,我打算让他当帮工,也算是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姐姐,你确定他不是讹上咱们了?我总觉得这个小乞丐不简单。你看他明明会武功却不反抗,被那群恶霸欺负成那样也不见他还手,我看啊这个小乞丐分明就是故意的!他肯定对姐姐你图谋不轨!”

  楚沁曦溺溺一笑,轻轻的戳了几下她的额头,道:“你这个小丫头呀!我该说你什么好呢?”

  “姐姐!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楚沁曦拉着她的手说:“相信我,莫公子绝对不是坏人。”

  秀秀嘟着嘴垂下目光。

  “好了,天色已晚,快回去睡吧,我这儿不用你伺候了。”

  秀秀点点头转身离去。

  “沁曦!”

  刘妈妈一步一扭腰甩着手绢趾高气昂地朝楚沁曦走过来。

  “妈妈怎么来了?还有事吗?”

  刘妈妈习惯性的翻个白眼恨不得将眼睛长到脑袋上,仰着头几乎不看楚沁曦。

  楚沁曦早已习惯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依旧是眼含笑意。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站出来帮一个乞丐说话,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得罪了张公子,他可是咱皇城第一富商的儿子,你都把他给得罪了那我还怎么赚钱啊!”

  “妈妈勿恼,实在是他今日无中生有,着实过分!我看不过才出面的。更何况我看他并无半分怒意。”

  “得亏人家张公子大度不追究,否则坏了我的生意,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刘妈妈又是一通威胁,楚沁曦自然是不怕的,因为自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她每天都对她们这些新人威逼利诱,身处这种祸端里唯有适应与忍让才能保全自己。

  “妈妈放心我自有分寸。”

  刘妈妈又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屑。

  这是,莫北行从出沁曦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迎面就与刘妈妈对上了视线。

  刘妈妈一眼就认清了莫北行,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冲着楚沁曦说:“他怎么会从你房间里出了?你不是一向不准别人进你房间吗?”

  楚沁曦连忙拉开刘妈妈,刘妈妈这才松开了手。

  “妈妈您放心,莫公子不是坏人。”

  刘妈妈甩开楚沁曦的手满脸的鄙夷。

  楚沁曦拉过刘妈妈背着莫北行。

  “妈妈,我想让莫公子住下来……”

  楚沁曦拉着刘妈妈的手将自己手腕上的白玉镯套在她的手上。

  刘妈妈定睛瞧着那镯子分明就是楚沁曦最珍爱之物,自己早就看上了,只是没理由问她要来。可如今她居然为了这个小乞丐愿意把这么珍贵的玉镯送给她,这是她想也想不到的。

  收了别人的惠利当然就要替别人办事,刘妈妈也是个精明之人,她一眼就看出楚沁曦与莫北行之间似有不同之处。

  她将白玉镯往手腕上套了套用衣袖遮住,转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从今儿个开始就到后院打杂。”

  莫北行有些受宠若惊,他看向楚沁曦,楚沁曦走到他身旁,推了推他,莫北行站在刘妈妈面前却什么话也没说。

  刘妈妈看到莫北行这番胆小懦弱,畏首畏尾的模样着实从心底里瞧不起他。说他傻怕还是觉着他有些傻的出奇。

  “快谢谢刘妈妈。”楚沁曦拉了拉他的衣袖轻轻的对他说。

  莫北行点点头,向刘妈妈道谢。

  刘妈妈又翻了个白眼,扭着腰甩着手绢,看着手腕上的白玉镯高高兴兴的走了。

  “对不起。”莫北行看着楚沁曦万分惭愧的说。

  “那玉镯你一定很喜欢吧?为了我真的不值得。”

  “不过是个镯子罢了,给了便给了,无妨。”

  楚沁曦继续道:“在我们这里打杂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凡事做的要圆润些才好。”

  “我知道,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楚沁曦看他这么小心翼翼的模样竟被逗笑了,她盯住他的眼眸说:“我不是怕你给我惹麻烦,我是怕你又被他们欺负。”

  莫北行这时才摇摇头,否认道:“不会的!我不会再让别人随便欺负我了。”

  楚沁曦露出奇怪的目光,莫北行解释道:“我想过了,你说的对!若是想要在这里立足就必须要相信自己,而除了相信自己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懂得保护自己跟自己在乎的一切。”

  莫北行边说边走到走廊扶栏边,楚沁曦与他共同站在扶栏处,他顿了顿继续道:“以前我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即使我会武功也从不显露,可今天你站出来挡在我面前被他们羞辱时我就决定绝不能再软弱下去了!”

  楚沁曦盯着他的双眸,就这么一直盯着看,莫北行决定她有些奇怪。

  “怎么了?”

  楚沁曦摇摇头,说:“莫公子,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我会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不甘和几分倔强”

  被她这么一说莫北行显得有些心虚。

  “楚姑娘可真厉害,连这些都能看出来吗?”

  莫北行也很聪明他故意反问道。

  楚沁曦笑了笑,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她移开目光,说:“在这儿待久了免不了要学会识人。”

  楚沁曦伸出手指了指楼下的舞姬歌姬还有尚未走完的宾客说:“你看她们,还有他们……这些人皆是苦中作乐之人,他们每日来怡春阁看舞听曲,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可都有不如意的地方。”

  莫北行看着她,问:“楚姑娘,你就没想过离开这儿吗?”

  楚沁曦摇摇头,回答:“怎么离开啊?我是被人贩子卖来的。北漠覆灭,我的家也没了,现在除了这怡春阁我真的不知道哪里还会有我的容身之处。”

  楚沁曦看着他继续说:“更何况没人帮我赎身,我想我这辈子就注定耗在这儿了。”

  一番话下来楚沁曦是那样的平静,好似只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可莫北行却发现她的眼圈有些泛红,也不见那对惹人喜爱的酒窝,似笑非笑。

  莫北行暗暗握紧拳头,只是这么看着她。

  一世倾城一世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