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第一高手 > 第1207章 疯魔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唐迁总算明白狼狐为何会突然这么关心自己了。

  这厮还惦记着血帝刀诀呢。

  想到当初在雪狼族的地牢里过的那段日子,唐迁便恨得牙痒痒,早就想报仇了,可惜猿老大却将他收做手下,自己根本没办法下手。

  再说了,没有猿老大相助,自己也干不过这家伙。

  “你真想学?”

  唐迁眯着眼睛问道。

  狼狐有些期待:“当然想,能够越级杀敌的牛逼刀法,谁不想学?”

  唐迁道:“你现在的刀法有了几分火候?”

  狼狐摇头道:“不知道,之前斩杀白熊怪的时候虽然察觉这刀法比较厉害,可还是差了点火候,现在过去这么久,没遇上对手切磋,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但最近我总发现有些力量发挥不出去,刀法无法将力量用尽,所以特来向你请教。”

  唐迁心情非常糟糕,他现在想明白了,无论姬暔天还是猿通天,都不会让他返回秘境世界的。

  去了秘境世界,唐迁就是主宰,就真正自由,姬暔天和猿通天都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而他们两人,又对唐迁和摄魂幡这个组合外挂十分重视,所以不论唐迁是在妖域,还是人族世界,他都没办法返回秘境世界。

  以前还天真的认为猿通天会帮自己,不,是以为自己能够与他合作共赢,现在随着猿通天越来越强,对方虽然还不舍得摄魂幡与自己组合的这个外挂,但却不是特别在乎了。

  拥有了新的身体,猿通天修为恢复极快,如今已可以压制住大妖级别的强者,再过些时日,只怕更强,如此一来,唐迁在他心目中的利用价值就更小了。

  可以说,返回秘境世界是唐迁的一大心病,他执着于回去见到那些亲人朋友。

  至少短时间内,他没办法从这种执着的心魔中走出来。

  现在狼狐打血帝刀诀的主意,他不禁想起曾经被这家伙折磨的仇恨,心头一动,便说道:“我也自认为修为境界提升了不少,咱们对战一场,相互指教吧。”

  狼狐闻言大喜,道:“如此甚好。”

  就算唐迁不传授他血帝刀诀的其他诀窍,他也相信通过对战,自己能够逼出唐迁的绝招,或许能够从中学到点东西。

  两人打了起来。

  很快便惊动了猿通天,不过,猿通天只是释放出强大的神念扫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倒是其他白猿族成员刚开始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但将猿通天都不管,他们也就围着看热闹。

  老白猿王晋升为大妖之后,已经去妖域各部落寻找其他大妖传达猿通天的执意,如今的白猿族部落之中,虽也有不少强者,但真正实力能压制住唐迁和狼狐的却不多。

  这些白猿族强者在前段时间天地异象降临的时候也是受益匪浅,见唐迁和狼狐只是切磋罢了,便没有看热闹,继续回去修行。

  单纯从力量上来说,唐迁如今的实力与狼狐不相上下,而且,唐迁的永恒圣体就是一个挂,体内能源生生不息,源源不绝,这样的霸道体质,相当于给了他永恒持久力。

  因此,两人斗了三百多招之后,狼狐逐渐力竭,有些支撑不住了。

  四周,围观的那些白猿族成员早已喧嚣一片。

  “好霸道的力量,关键是这也太持久了吧。”

  “没错,我本以那人族最多能支撑两百招就会耗尽真气,没想到竟然可以与狼狐领主战到现在。”

  “这个人族有点妖孽啊,持久力竟是将咱们妖族都比了下去。”

  “毕竟是神王大人从人族世界带来的属下,岂能常理度之?”

  “没错,神王大人的属下,绝无弱者。”

  “快看,狼狐领主已经落入下风,姬迁实在是太持久了。”

  场中,唐迁浑身灼热,感觉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可惜的是,限于境界的缘故,每一招输出的力量不够碾压狼狐。

  好在狼狐比他只是略胜一筹,他在血帝刀诀的力量加持下,能够与之势均力敌,而现在,持久力方面他胜过了狼狐,狼狐便开始落入下风。

  唐迁隐藏着杀机,继续进攻,笑着道:“你这刀法,还是不够霸道。”

  狼狐差点吐血,你他么都不传授真艺,我这刀法能霸道?

  不过,越是与唐迁交手的次数多了,他越是对血帝刀诀心痒难耐。

  太牛叉了啊,这个人族无论是境界,还是肉身体质力量,都比自己弱了一筹,本是无法与自己正面抗衡的,可是凭着血帝刀诀的狂暴力量输出,硬生生与自己抗衡,而且仗着永恒圣体,反而开始压制住自己。

  若非自己在精神领域可以压制对方,生死搏斗之下,自己必败无疑。

  “叮当!”

  又一声巨响,狂暴的力量从双刀碰撞之处向四周疯狂激射而去。

  咔嚓!清脆的声响中,狼狐手中那把早已被砍出了无数切口的宝刀断裂开来。

  就是现在。

  唐迁心中杀意一闪,最强的一刀,养刀诀毫不犹豫的劈了出去。

  狼狐没料到关键时刻唐迁竟然还不停手,而且这一刀的威力更大,不由得面色巨变,大喝道:“住手!”

  然而,刀意破空,杀意也随之而来。

  狼狐心下一凛,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闪躲不及之下,强大的精神念力倾巢而出,虚空嗡鸣炸响,一道磅礴的力量磁场再加上古怪的魅惑气息向唐迁包裹而去。

  轰!唐迁面色瞬间苍白,只觉得脑海中一声惊雷炸响,识海似乎都被炸的崩塌。

  可他却是不顾一切,血刀依然霸道的斩向了狼狐。

  死则死矣,如此活着,不如死去!至少,在死去之前,能杀了狼狐泄恨。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当养刀诀爆发而出之初,四周白猿族成员无不动容,一脸羡慕与震撼之色。

  可当那股可怕的杀意散开的时候,白猿族中有不少高手意识到不对劲,然而他们境界本就比不上场中的二人,想要去阻止都来不及也做不到。

  “住手!”

  猿通天发出了怒吼,强大的元神神念从行宫中飞出,镇压全场。

  扑通扑通白猿族人跪倒了一大片。

  可场中,唐迁的刀却没有片刻迟疑,疯狂的斩向了狼狐的身躯。

  “噗!”

  唐迁先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随即眼耳鼻中都有血水流淌了出来。

  下一刻,霸道的血刀以可怕的爆发力狠狠斩在了狼狐的身躯之上。

  “噗!”

  鲜血飞溅,狼狐先是被斩断了右臂胳膊,胳膊飞出去的同时,血刀斩入了他的胸膛。

  “你”狼狐被劈飞了出去,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唐迁说了一个你字。

  唐迁的身躯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同时,狼狐的身体,也是染红了鲜血,跌落在地。

  他没死,但胸前那道巨大的伤口,却证明着他伤的极重。

  而且,他的右臂,已经从胳膊上断掉,鲜血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