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唐悠悠季枭寒 > 第1671章 最有说话权的人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第1671章 最有说话权的人

  凌墨锋眸色多了一抹凝重,看着对面女孩子担忧的神色,他自嘲道:“我上任还不到半个月,他就病逝了,是巧合也好,还是他故意挑在这个时间也好,总之,我刚才接到楚冽的电话,已经有质疑声了。”

  蓝言希听了他的话,只觉的心疼之极,她走过去,在他的背后紧紧的抱住了他,生气道:“这怎么也能怪到你头上来啊,难道他心脏不好,也是你害的?可他害你的时候,怎么没有人站出来说话?”

  凌墨锋知道她是替自己打抱不平,忍不住伸手握住她抱过来的小手,叹气道:“人心难测,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他们想说什么,不是我能控制的,表面上,所有人都支持我,可他们的忠心能有几分呢?迫于权威,迫于压力,这就是人性,你看不透,摸不着,但他一直都存在。”

  “那你现在是不是压力很大?”蓝言希的小脸轻蹭在他的后背,担心他。“压力每天都有,重要的是怎么去缓解,有争议的人生,才会充满挑战,我当他们是挑战,就不会觉的是压力,而是促使我往前走的动力。”凌墨锋自嘲失笑,可事实上,他的确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只是只字不向蓝言希提及而于。

  “我能帮你什么?”蓝言希抱的更紧,轻喃着问他。

  “不需要你帮忙,你只需要安心在家休息,让我每天晚上回到家,能看到你就行。”男人将她的小手拉开,转过身与她对视着,眸底已是一片温柔光芒。

  蓝言希嘴角轻扬,掂起脚尖,在男人唇角处亲了一下:“我永远都在这里等你。”

  凌墨锋心间一松,下意识的将她抱紧,薄唇抵在她的额间:“我知道。”慕家!

  气氛非常的沉重,客厅里,坐了一屋子的人,慕天寒病死在狱中的消息一出,慕家所有小辈都从四面八方赶了回来,其中就有慕天寒的独生子女慕丝丝,她怀里抱着一个可爱又漂亮的小女孩,大约四五岁左右,小女孩是个混血儿,一双碧绿的大眼睛,很惊慌的看着四周的人,显然,她还是第一次跟妈咪回国看到这些亲人,她下意识的往慕丝丝的怀里躲去。

  “丝丝,这件事情,你最有发言权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请法医来验尸?”其中一个长辈愤怒不平的开口。

  “妈咪,我怕?”那个长辈的眼神,吓到了慕丝丝怀里的小女孩。

  慕丝丝赶紧伸手把女儿抱紧了,对那名长辈说道:“你们不必在这里挣吵了,吓到我女儿了。”

  “丝丝,我们挣吵是为谁啊?为你爸爸鸣不平啊,你怎么能说这种没责任心的话呢?”那名长辈立即生气了。

  “就是啊,你可是他唯一的女儿啊,你要不替他做主,他岂不是要冤死了吗?”

  沙发的另一侧,坐着慕唯丞两兄妹,他们也异常的沉默着,倒是几个远方的长辈在这里争论个不休。

  “请法医就算了吧,太麻烦了,我爸心脏不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三年前,他的症状就很明显了,至于你们说他是冤死的,他也不冤,他这些年做过什么事情,你们也都看见了,人证物证俱在,他生前喜欢折腾,过世了,就让他安静的走吧,我很感激各位长辈过来替我爸爸的后事操心,大家留下来吃个午饭吧,唯丞,小芸,你陪我到楼上清理一下我爸爸生前的东西。”慕丝丝说完,就抱着她的女儿站了起来,随后,她把小女孩交给了旁边一个女人带到花园里去玩了。

  慕唯丞和慕芸站了起来,跟着慕丝丝往楼上走去。

  满屋子的人都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三个往楼上走去的人。“哎,丝丝,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呢,他可是你的爸爸啊,你这孩子,怎么当人女儿的?”

  慕丝丝站在楼梯的中间,回过头看着楼下一群亲人,她淡淡笑了一声:“我一直都在学习怎么做一个好女儿,可他从来没有偿试过做一个好的爸爸。”

  轻描淡写的两句话,把所有人说到心服口服了,一个个噎住,哪里还有话语声。

  慕唯丞和慕芸对望一眼,皆是叹了口气。

  上了楼,慕丝丝站在楼梯口,她高挑优雅的身影,显的有些孤单。

  “唯丞,小芸,你们怎么没说话?”慕丝丝回过头来问他们。

  “我们无话可说。”慕唯丞低声说道。

  “大伯走的太突然了,我只是觉的悲伤,可我又觉的这是他的解脱,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在狱中失去自由,万一有人嘲他贬他,那我还真的愿意他毫无痛苦的去另一个世界。”慕芸悲伤道。

  慕丝丝嘴角扯了扯:“我们都是明白人,可有些人却不能明白我们的用心。”

  “姐,有些事,我们看穿就不要说穿了,不然,连亲人都没得做了。”慕芸也笑了一声。

  慕唯丞责备的看了一眼妹妹。

  慕丝丝点点头:“我爸生前,给了他们不少的好处,死了,他们也想尽可能的从我爸爸身上再捞一笔,果然,不是最亲的人,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姐,我们还是赶紧替大伯把后事料理好吧。”慕芸安慰她。

  “嗯,我会的。”慕丝丝点点头。

  三个人,把慕天寒生前喜欢的一些东西收拾了出来,准备拿去烧了。

  第二天,凌暖暖发现慕芸请假了,慕唯丞肯定也没有来学校了。

  她莫名的觉的失落,拿出手机翻看新闻,看到有人质疑这件事情跟大哥上任有关系,她内心一震。

  她赶紧拿出手机,想要给大哥打个电话问问这事,可想到大哥现在日理万机,肯定会打扰到他了的,于是,凌暖暖决定晚上跑去大哥家里吃饭,顺便再问个清楚。

  夏宁兰跑了进来,突然,她十分伤心的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把凌暖暖给吓了一跳。

  凌暖暖赶紧问她:“宁兰,你怎么了?”

  夏宁兰不答她的话,只是哭的十分伤心。

  “宁兰,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张露遥又欺负你了?”凌暖暖有些急促的关心她。

  夏宁兰摇着头,一边抹泪一边说道:“你别问了,我没事,我就是心里难受。”

  凌暖暖怔愕的看着她,听到她不想说,她也只好不再问。

  其实,夏宁兰至所以会这么伤心,是因为她今天早上去她校长办公室,也就是她舅舅那里吃早餐,听到他说慕唯丞要离开学校的事情,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暗恋的男神就要离开这里了,这意味着她以后都看不到他了,她怎么能不难受?

  慕唯丞要离开的消息,在第一堂课之后,就传开了,张露遥一脸难于置信,坐在位置上,她愤怒的将桌上的书本全部的扫落在地上。

  为什么是慕唯丞离开?

  张露遥实在气不过,所以,她直接走到凌暖暖的桌子面前:“跟我出来,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聊。”

  凌暖暖不以为然的看她一眼:“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聊,我不会跟你出去的。”

  你确定要在这里聊?”张露遥一声冷笑,附到了凌暖暖的耳边:“我知道你是谁了。”

  凌暖暖神色一僵,一双清澈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张露遥。

  张露遥轻哼:“现在可以跟我出去了吗?”

  凌暖暖只好站了起来,跟着张露遥来到了走廊后的一片小树林旁。

  四周没人了,张露遥这才恨恨的咬牙质问她:“是你把慕教官逼走的,对不对?”

  “你在胡说什么?”凌暖暖听不懂。

  “因为你的身份,慕教官才离开这里的,我昨天告诉他你是谁了,今天他就辞职了,还不是因为你吗?”张露遥更加愤恨的瞪着她。

  唐悠悠季枭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