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道爷不好惹 > 第355章诡异莫测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哥,怎么办?”梁平平一脸紧张的问道。

  以二人对唐昆的了解,这货虽然平时不怎么着调,但做事还是比较靠谱的,绝不会在进到洞里就一声不响,让他们在上面干着急,兴许是遇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麻烦。

  王长生朝四下看了看,说道:“先找个东西把绳子固定了,我们也下去瞅瞅。”

  这话说起来简单,如果有地方捆绳子,他们一开始也不用拿人来当固定物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整个盆地的边缘,这里唯一可见的就是郁郁葱葱的绿地,甚至连一根稍微粗点的野草都没有。

  “哥,你不是开玩笑呢吧?这秃了吧叽的,还能往哪捆。”梁平平正有些泄气,可视线突然猛的一凝,说道:“你看那,要不我们把那玩意给弄来吧。”

  此刻,他和王长生是面对面的站着,而就在他正前方的树林里,有一块一人来高的大石头正突兀的靠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下。

  石头离二人大概有四五百米的距离,王长生回身看了一眼,说道:“槽,它最少得有个千八百斤的吧,你认为是你能拿动它还是我能拿动它?”

  “那咋整?我们两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吧?”梁平平急道。

  唐昆那边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可他俩却只能在这望洞兴叹,任谁都会变得有些急躁。

  眼看着一天中至罡至阳的时辰就要过去了,王长生也实在是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只好拿出了他那把青山剑,把绳子的一头绑在了剑柄上,把剑身狠狠的插进了泥土中。

  “走吧,我先下去,等我到洞口了你再下来。”王长生叮嘱了一句,直抓起绳子,开始向洞口的位置进发。

  “不是,哥,你确定这小木剑能承受得住我们俩?”梁平平半探着脑袋,朝崖壁上喊着。

  但王长生却没再搭理他,一点点的向洞边靠拢。

  洞口距盆地的顶端大概有二十多米的距离,过了不大一会,梁平平就看到了绳子上产生了剧烈的晃动,吓得他以为王长生又出了什么意外,马上又把脑袋伸到了崖边。

  “下来吧。”这时的王长生已站在了洞口最边上的位置,将底端的绳子攥在了手里,对着上面大声的喊着

  片刻后。

  梁平平终于也顺利的进到了洞口,王长生用力一抖手里的绳子,青山剑便听话的沿着走向回到了他的手里。

  这个洞很深,很暗,一眼望不到头,尽管两人都没觉察到寒冷,但洞的四壁上却奇怪的结满了厚厚的冰层。

  借着冰层折射进来的日光,两人小心翼翼的朝里走着,大概在走了十数步后,突然被一个熟悉的背影挡住了去路。

  “唐昆?”梁平平惊奇的喊了一句,但见人影并没有什么反应,便直接上前了两步,一拍他的肩膀,又说道:“我说你怎么回事,叫你这么久了怎么不应该呢,自己跑这凉快来了?”

  “别碰他!”

  这时,王长生突然大喊了一声,可他的话还是晚了,梁平平的手早已经搭在了唐昆的肩头。

  “嗯?干嘛大惊小怪的,你这是怎”然而,梁平平的话刚说到一半,他就猛的感觉到了一阵奇寒,紧接着,那只还放在唐昆肩膀上的手掌,就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出一层厚厚的冰晶,并一直顺着他的胳膊向上延伸着。

  “卧槽,哥,我的手动不了了,快救我!”梁平平顿时大惊,急忙向外拉扯着身体。

  “你别动。”事出紧急,王长生随手弹出七枚橙黄的符纸,大喝道:“北斗七元,神气统天,上天下地,断绝邪源,去。”

  随着一道道晦涩绕口的法诀响起,七枚符纸霎时黄芒大盛,并带着“嗤嗤”的破空声,急速的飞向了梁平平的胳膊。

  “砰砰砰”

  符纸在接触到胳膊后瞬间发生了爆炸,而梁平平也在冰晶碎裂的瞬息之机终于抽出了手臂,连滚带爬的“骨碌”到了王长生的身前。

  “呼。”王长生出了口长气,说道:“没事吧?”

  “卧槽,吓死我了。”梁平平惊魂不定的拍了拍胸脯,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王长生摇了摇头,走到了唐昆的身后,说道:“我也是看到他的身体有点反光才意识到了危险,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好轻易的就下结论。”

  他这个人的性格一直非常的谨慎,边说着说仔细的打量着唐昆的身体。

  这哥们,现在全身上下锃光瓦亮,两眼目视着前方,双手环抱于胸前,俨然就是座冰雕,活脱脱的一件艺术品。

  但王长生却从他细微的表情里,看到了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梁平平,你过来看看,你看他嘴角那个小冰珠是不是哈啦子?”王长生对躲了老远的梁平平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也过来瞧瞧。

  可梁平平却晃了晃膀子,有点不情愿的说道:“哥,你说是啥就是啥吧,我还是不过去了吧。”

  但说规说,他还是犹犹豫豫的走了过来。

  唐昆现在还生死未卜,他若是一直在边上当个看客的话,就算王长生不说什么,那也自己的心理也过意不去。

  有了上次的经验,梁平平特意和唐昆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在认真的看了看了嘴角那个珠状物后,有点不确定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他这玩意像颗痣呀,你让我想想。”

  “他这儿好像没痣,可是这能说明什么?”

  王长生没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朝洞里瞅了瞅,又看了看这四壁的冰层,才说出了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来,“如果这是哈喇子的话,那就说明他是被突然间弄成这样的,根本没给他任何准备的时间。”

  “而且,这并不是人为的,好像是被某种神秘的物质瞬间照射后的结果。”

  “卧槽,哥,你说的有点悬啊,莫非这洞里还真有什么奇特的东西?那唐昆现在会不会有危险哪?”梁平平道。

  “他现在这样全身都已经冰化了,不能用符咒之类的东西强行爆破,弄不好会让他当场丧生,我们还是去里面看看吧,希望能找到救他的方法”

  唐昆的本体既不能动又不能摸,想救他唯一的方法就是继续向前,二人虽然都知道前路将会异常的凶险,但他们在相互的一个对视下,还是选择了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