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小说 >纽约1995 > 263 约定之地(2)

263 约定之地(2)(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白奎因有时候挺不理解美国人的。

穿越过来之后,虽然白奎因的记忆成了一团浆糊,但是思维方式是和典型的美国人不一样的。

单就示威抗议这件事,在白奎因看来,除非自己的切身利益受到了侵犯,否则何必上街呢?

更何况,有时候,美国人上街游行就是走个形式,并未解决实际问题,有那精力,还不如另想解决办法。

但美国人不是这样想的,认为这就是他们的天赋权利。

白奎因觉得美国人也蛮搞笑的,比如一个政治诉求,他们不见得有多了解,但总是有一腔热血要上去说两句,很多时候全是人云亦云。

你还得尊重他们表达的权利!

上街游行这件事,对美国人来说,就好像在表达:我不高兴了!

为了让你知道我不高兴了,所以我要上街遛遛。

原本在白奎因印象中,示威游行,那一定是跟革命斗争结合在一起的,都已经逼得人们上街闹事了,那事情肯定也变得无可调和了。

换到今天这件事,白奎因相信参加游行的绝大部分人都完全不知道WTO和全球化会带给他们什么,弄不清楚谁受益、谁受损。

对于他白奎因,单说WTO推广的知识产权保护,便使得原本完全被盗版音像产品占据的市场,成为他新的利润来源。

在关贸总协定的保护下,韦德马克映像不需要付出多少政策支出,便能够轻松进入一国市场,建立全球发行的成本比“六大”的先辈们要少太多了。

更不要说正在谋划的投资爱沙尼亚页岩油产业了,所以对白奎因来说,他的喜怒哀乐是和今天这些示威人士不同的,也就更难理解他们的行为了。

他相信今天上街的大部分人都会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获得自己应得的好处,只因为他们生在美国,可以用非常便宜的价格获取他国工人辛苦工作生产的劳动产品。

明明自己会从中收益,却也站出来反对,到底是图什么呢?

当然了,其中一些人会逐渐受到全球化的波及,最容易理解的就是劳动岗位转移造成的失业,如果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便会被劳动市场淘汰掉。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只要资本主义还是这个星球上主流的社会形态,对利润的追求便会推动着所有人前行,资本脱开国家的桎梏,才能放开它的爪牙。

白奎因都觉得,面对这个无形的“系统”,哪怕他已经是亿万富翁,是这个国家“隐形的统治集团”的一员,却依然无力抗衡,只能顺应大势而为,而这些毫无力量的普通人又是为什么要逆流而行呢?

逆着人流在小巷中跑动,白奎因试图从对面而来的每个人的脸上看出端倪,看出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不算寒冷的冬日,站到街头上,为自己并不理解的理念,面对警察的棍棒和催泪瓦斯。

有的人面容苍桑,衣着普通,身材微胖,也许是担心自己未来将会失业的产业工人。

有的人年轻,满脸朝气,即便被警察驱逐追赶,依旧难掩笑意,也许是附近的或者从加州乃至全国赶来的大学生,把参加游行当做一次冒险任务,释放无处发泄的精力。

有的人西装革履,一眼看上去就和出没华尔街的精英人士没什么区别,这大概是来体验生活的。

有不少人是带着帽子、口罩或者面罩,将脸包裹得严严实实,这便是电视里所说的“黑色蒙面集团”,只要有示威游行的地方,就会见到这些蒙面人士。

还有的人即便是仓皇撤退,依旧不忘大声发表自己的意见和感言,并且有助手伴行左右,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像是前方已经获得了胜利,正班师回朝。

当然了,其中也不乏一些被打得满脸是血,或者因吸入催泪瓦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在剧烈咳嗽中匆忙撤离的人。

每当见到这些人,白奎因便更加焦急起来,脚下的速度不由得更快了一些。

……

终于,白奎因赶到了约定的地点,一家被砸破了沿街窗户的咖啡店。

幸运的是,卡门凯斯和外长夫人全都安然无恙,毕竟这里离投放催泪瓦斯的核心区域还是有点距离的,而且也有一些人,和她们二人一样,不清自入地躲在这家咖啡店中。

不幸的是,坐在长椅角落里的卡门凯斯怀里躺了一个脸色煞白的女人,裤子上一片血红。

见到了白奎因,卡门凯斯也只是努力挤出了一个惨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小白,快救救她!”

女人的嘴唇开合几下,发出低微的声音:“救……我的……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了?”白奎因快步走过去,却又在两人面前停住了脚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女人。

外长夫人伊芙琳这时候倒还算清醒,赶忙解释道:“这个女人刚才就这样浑身是血的进来的,说是被警察一棍子打了肚子……她应该是怀孕了……我们不认识她,估计是参加示威游行的……”

看了看陌生女人凄惨的样子,白奎因不用卡门凯斯求第二遍,立即上前将陌生女人横抱起来,说道:“我们走!汉娜,你保护好伊尔维斯夫人!卡门,跟紧我!”

走出门窗破损的咖啡店,白奎因并未跟着撤离的人流向来路走去,而是反而向着召开会议的中心酒店所在的格尔维斯广场,也就是这次示威游行的最中心,“战况”最为惨烈的地方而去。

“QB,你走错了!”外长夫人试图提醒他。

“没错!”白奎因回头答道,“后面被国民警卫队封路了,不走五、六个街区,根本找不到车,即便回到我们自己的车里,还是要把她往医院送才行,我现在只能把她往最快能得到救治的地方送,酒店那里一定有救护车和急救医生,早点止血,早点保命!”

又走了几步,白奎因忽然停下来,努力挤出笑脸对外长夫人说道:“等会可能需要抬出姐姐你的名头,不然我怕那些急救医生不救她。”

卡门凯斯也摇着外长夫人的胳膊说道:“姐姐,只有靠你了,这个女人好可怜的……”

外长夫人伊芙琳只能无奈说道:“好的,好的,但愿报我的名字有用。”

“肯定有用,您丈夫是来参加部长级会议的贵客啊!”白奎因一边恭维着,一边加下不停,继续赶路。

汉娜则负责在前面开路,尽量拨开迎面而来的人,给抱着受伤女人的白奎因腾出足够的空间。

往前走了两个路口,空气中开始飘来呛人的气味,淡淡的烟雾使前方的道路变得不那么真切起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