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败天门(盟主不落星宇加更6/10)

第一百六十八章 败天门(盟主不落星宇加更6/10)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定逸师姐(师妹)!”

  天门道人和刘正风齐齐惊叫,但定逸却脚步极快,其羞愧的声音远远飘来:“贫尼心生魔障,黑白不辨,今日之事,却是没脸再管了,就此告退!”

  “这……”天门道人和刘正风面面相觑。

  “哎!”天门道人忿忿一拂袖,沉着脸对何邪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辈!贫道辩不过你,也不愿与你饶舌!只是有一点你否认不了,只要你还活着一天,因你而死的武林同道就会络绎不绝!”

  “只有你死,才不会再有人因此而死,你,就是这场腥风血浪的最大根源!这便是你最大的错!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江湖大局,贫道杀你一人可救百人、千人!贫道无愧于心!”

  “没错!此人便是魔星降世!天门道长说得对!”

  “杀了他,为民除害!”

  “姓林的十恶不赦,今日放过他,必定又是一个东方不败!”

  江湖群雄纷纷为天门道人的话喝彩,他们追杀何邪未果,如今又有正道高人在场,自知夺取辟邪剑谱的希望极为渺小,既如此,他们也绝不愿意林平之再活下去!

  何邪环顾四周,嘴角勾起一丝讥讽,话已至此,夫复何言?

  底层人求生存,高层人谋支持,求发展,这就是江湖。

  真说起来,天门道人虽脾气火爆,但也勉强算得上是个合格的掌门,定逸今日这么一走,难免会被武林非议,所以她当不了掌门。

  何邪对这些人倒也没什么怨恨,大家立场不同罢了,只是今日你对我出手,却也别怪他日我找上门去。

  江湖嘛,不就是你来我往。

  天门道人的出手虽不在何邪意料之中,但他也绝非没有准备,只是岳不群仍踪迹难寻,嵩山派的人也不见身影,却难免让他有些担忧。

  何邪的目光落在刘正风的脸上,深深地看着他。

  刘正风神色一动,不动声色微微点头,何邪立即收回目光。

  天门道人得了众人支持,神色更为坚定,向前一步,沉声道:“事到如今,贫道也顾不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了!只要天下苍生无碍,我天门一时荣辱,又算得了什么?小辈,看好了,这是我泰山剑法!”

  话音刚落,天门道人拔剑向前踏出一步,顿时到了何邪面前,何邪眼神一凛,一剑刺出!

  谁知几乎在何邪出手的同时,天门手中剑突然向左一偏,其身立刻随剑而走,何邪这一剑,竟将将擦着天门的背过去,刺了个空!

  何邪心中微微掀起波澜,这是第一次有人游刃有余化解了辟邪剑法的速度,这让他对各派高层人物的实力,有了初步的认识。

  而天门的身法随着这一拐,变得更加捉摸不定起来,身形飘逸变幻,何邪的目光刚锁定,他便挪走,几乎让何邪的视线无法被捕捉到!

  何邪的剑虽快,却也要能命中目标才行,连目标都无法捕捉到,却要如何出手?

  从场外望去,只见天门道长的身影如真如幻,围着何邪不断游走,剑光重重,几乎看不清何邪的身形!

  “这是泰山十八盘!”

  有那有眼力的江湖人立刻认出天门道人所用剑法,不禁惊呼出来。

  “这剑法围而不攻……莫非天门道长对这小魔头还心存恻隐?”有人担忧问道。

  刘正风在一边听在耳朵里,不禁暗自不屑。

  这些江湖散人什么也不知道,这泰山十八盘剑法,乃是昔年泰山派一位名宿所创,他见泰山三门下十八盘处羊肠曲折,五步一转,十步一回,势甚险峻,因而将地势融入剑法之中。

  泰山十八盘越盘越高,越行越险,这路剑招也是越转越加狠辣!

  天门师兄用这路剑法应对林平之,一来极大限度限制了林平之的快剑,二来想必看出林平之的轻功不佳,这门剑法最为克制这类人。

  可以说,是用己之长,攻他之短了。林平之若是不能今早破解冲出剑势笼罩,天门道长久攻之下,他必然不支!

  想到这里,刘正风不禁眼神微眯。

  何邪也看出了天门的身影越来越飘忽不定,而其时不时刺出神出鬼没的一剑,也让何邪防不胜防,险些中招。

  随着天门道人的剑势越来越刁钻狠辣,何邪知道不能让其继续下去了。

  某一刻,他突然毫无征兆向前刺出一剑,而事实上在何邪的视线里前方什么都没有!

  这是极其危险的举动,因为何邪只要出招,必定空门大开,而他之前之所以能在天门道人的攻势下支撑这么久,就是因为他时刻谨守门户,不让天门有机可趁。

  任谁都知道何邪这是诱敌来攻,可有的时候,你明知对方是计,却也顾不了那么多,因为谁都会对自己自信,天门就对自己很自信,因为他杀何邪,的确只需一剑的机会!

  几乎是在何邪出剑的同时,他也出剑了。

  他此刻人在何邪左侧,直接一剑从侧面刺向何邪的咽喉!

  然而就在天门一剑刺出的同时,何邪挥出了第二剑!

  何邪突然张开左臂,下一刻,一抹银光如毒蛇般自何邪腋下钻出,径直探向天门的咽喉!

  这一剑刁钻而隐蔽,且速度快到极致,天门道人根本没有防备!

  吃惊之下,天门道人立刻变招拆解,但却已经迟了!

  他一变招,何邪立刻跟着变招,便撩为挑,天门道人只觉手腕一痛,顿时拿剑不稳,人吃惊之下忍不住飞速后掠,他的剑也“当啷”一声跌落在地,剑尖上有血色闪烁。

  何邪没有趁胜追击,因为刚才他虽刺中天门的手腕,却也被天门刺中左臂。

  两败俱伤!

  只是,天门被挑了握剑之手的筋脉,何邪却只是伤了左臂,谁胜谁负,已一目了然!

  败了!

  天门道人呆立原地良久,突然惨笑一声,大叫了三声“好”字,扭头就走,连剑也不要了!

  泰山派弟子们连呼“掌门”,可天门道人理都不理,穿过人群,施展轻功几步就不见了踪迹。

  泰山派弟子们忿恨地瞪着何邪,其中一人上前咬牙道:“可否赐还我派掌门的夫子剑?”

  何邪瞥了眼地上的剑,道:“今日我和泰山派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他日,我必持此剑亲上泰山,了结这段恩怨!”

  泰山派众弟子齐齐变色,然刚才连掌门都落败于此人之手,他们又能说什么?

  适才说话那人冷笑恨声道:“好得很,希望你好好保管这把剑,莫要让他人得了,送去泰山!”

  何邪像是没听出他话中之意,淡淡道:“我会的。”

  “我们走!”

  泰山弟子们不甘心地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