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695章 书于河中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那边狐狸全都跑了,跳出屋外的武者们当然还是不甘心的,但或许是因为被刚刚的臭味熏得太厉害,此刻依然有些头脑昏沉呼吸困难。

  直到又过去十几息后,铁温才领着众人,施展轻功跳跃到各个屋顶或者其他高处搜寻狐狸们的位置,只是此刻找来找去,再也没有了那群狐狸的踪迹。

  “大人,它们好像都跑了!”

  “怎么办?”

  铁温脸色难看至极,一双如鹰爪的铁手捏得拳头咯吱响。

  “到底是妖怪,我们武功再高,还是着了道!此地不宜久留,先回那宴会厅看看,然后立刻离开这里。”

  “是!”

  几人在屋顶上纵跃,没过多久再次回到了之前看到狐妖夜宴的地方,三个原本倒在室内的人已经被留守的同伴救出了室外但依旧躺在地上。

  “他们怎么样?”

  铁温看着地上的三人,见他们胸口还在起伏,应该是没死,他一发问,也留在这里的江通立刻回答道。

  “他们并无大碍,只是被熏得昏了过去,又因为昏迷期间吸入了过量的臭气,所以现在才没醒来,但脉搏平稳呼吸有利,应该无事。”

  “嗯”

  铁温点头视线扫向自己的手下们,他们这里伤得最重的只有两人,一个伤在腿上,一个伤在手上,全都是被咬的,伤口深可见骨,来源于狐狸群中的大黑狗。

  所幸对于公门武者来说只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敷上药几乎不损战斗力。

  “那只狗妖呢?”

  “应该是也和狐狸一起跑了。”

  再回头看了看宴厅,铁温不由又叹了口气。

  “哎,距离无字天书仅仅一步之遥!若是能得此书将之带给皇上,加官进爵岂不唾手可得,哎,可惜啊!”

  铁温话语中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并且在表面的话之外,心中还有话语没有说尽,在献给皇上之前,说不定还能偷偷看看天书,或许就是一份神仙机缘

  可惜机会已失,铁温也一众高手再是不甘心,也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快。

  “江公子,今夜之事虽然出了点插曲,但我们的会面也还算成功,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也该就此别过了。”

  江通看看受伤的两个大贞密探和另外三个被熏晕的,边低声建议道。

  “有几位大人受伤,行动不便,不若去我江氏的府邸休养一阵子,等伤好了再行动?”

  “嘿,不用了,我们会带上他们的,倒不是信不过江公子和江氏,只是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来此之前都早已有了觉悟,对了,等我回朝,今夜之事必然写成密卷,江公子来日必然也是我朝贵人,希望能在密卷上签个字帮忙佐证,证明我等并非没有力战。”

  铁温这话说得虽然好似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是为了证明自己功绩,但表现出的意义却让江通欣喜。

  “一定一定,他日自会为铁大人佐证的!”

  铁温再次点头,向着江通拱手。

  “江公子,后会有期!”

  “诸位大人,后会有期!”

  双方相互行礼之后,铁温命人背起被臭昏过去的三人,同众人一道离开卫氏庄园向北方远去,只留下了江通等人站在原地。

  良久之后,江通身边的家族高手才低声提醒道。

  “公子,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走吧?”

  江通点点头,视线扫过周围的建筑,眯起眼睛道。

  “卫家这荒废的庄园这么大,兴许那些狐狸没逃远,兴许就藏在这边呢?你们说,是也不是?”

  “呃,确实有这种可能性,可那些毕竟是妖怪啊,没有铁大人他们在,我等单独在此还是冒险了些吧?”

  家族高手说的话不无道理,江通也是闻言打了个冷战。

  “言之有理,差点被贪念所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回去了再做打算!”

  没过多久,江通等人也离开了卫氏庄园,偌大的庄园再一次安静了下来,没有酒宴,没有喧闹的狐狸和贪酒的狗,更没有密谋的探子。

  计缘还是斜着躺在小河边的杨柳树上,手中不断晃悠着千斗壶,视线从天空的星辰处移开,看向一侧方向,一只大黑狗正缓缓走来,前头还有一只小纸鹤在引路。

  大黑狗一边走,一边还时不时甩一甩脑袋,显然刚刚被臭出了心理阴影。

  “哈哈哈那滋味不好受吧?”

  狐狸和黄鼠狼之类成精的妖物,很多会选择修行一种不登大雅之堂的特殊保命之术,也就是“放屁”。

  虽然在很多修行之辈眼中这绝对上不得台面,也对一些修行之辈并无什么效果,但不得不说有时候出其不意之下还是很好用的,尤其是道行弱的妖物遇上强大的凡人的时候。

  计缘当然清楚这种臭味的威力,他作为一个鼻子比狗还灵的人,即便能忍得住绝大多数不好闻的味道,但怎么也不会想要去主动尝试的。

  而听到计缘调侃,大黑狗更是委屈巴巴,刚刚简直被臭的差点三魂出窍。

  “呜呜”

  “哈哈哈哈,行了行了,请你喝酒,计某的这酒可不是那边宴席上的大路货色,张嘴。”

  计缘笑言之间,已经将千斗壶壶嘴往下,倒出一条细长的酒水线,而前一个刹那还萎靡不振的大黑狗,在见到计缘倒酒之后,下一个刹那已经化为一阵黑影,立刻窜到了杨柳树下,张开一张狗嘴,准确地接到了计缘倒下来的酒。

  “咕咕咕”

  大黑狗喝着酒,鼻梁皱起,一双眼睛也眯起,显得极为享受。

  “呜呜呜”

  计缘收起酒壶,看着下面地上摇头晃脑显得十分快活的大黑狗,不由笑骂一句。

  “真是狗中酒鬼!”

  底下这大黑狗虽然灵性非凡,但说到底并非真的是什么厉害的,他刚刚倒下去的一条酒线,是里面混杂了一些龙涎香的烈酒,没想到这大黑狗居然没有当场倒下。

  说来也有趣,大黑狗鼻子很灵,当然经常闻到酒的味道,但狗生中从来就没喝过酒,也没想过喝酒,结果今晚一喝,直接一发不可收拾,感觉找到了人狗生的真谛。

  大黑狗在杨柳树下晃悠了一阵,最终还是醉了,朝前撞到了杨柳树,还以为自己其实是只猫,四只脚抓着树想要往上爬,尝试了几次,将树皮扒下来几块之后,摇摇晃晃的大黑狗直挺挺往后倒下,四只狗爪左右分开,肚子朝天醉倒了。

  “一条狗居然能以这种姿势睡着,长见识了”

  计缘看着杨柳树下的一幕,嘴角扬起,视线又看向了边上的小河。

  由于老牛的缘故,以及之前的感观,计缘对这条大黑狗天然就有好感,加上这狗也着实有趣,既然心性不错,自己有确实喜欢,自然乐得帮一把。

  取出狼毫笔,无纸张,也无砚台,计缘以神为墨以河为书,一笔一划顺着水流的波动写字,水流轻快,字也显得悠然自得。

  整个卫氏庄园此刻彻底安静了下来,但却并非是寂静无声,蛙鸣和偶尔的夜鸟鸣叫声传来,反而更添幽静感。

  良久之后,计缘收起笔,手中捧着酒壶,看着天空星辰,渐渐闭上眼睛,呼吸平稳而均匀。

  这么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围绕在杨柳树周围的一众小字都活跃起来,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大老爷是不是睡着了?”

  “不知道啊”“应该睡着了吧?”

  “刚刚写的什么呀?”“没看清。”

  “这狗知道自己运气很好么?”“它大概不知道吧?”

  “我猜它知道的!”

  “对了,小纸鹤你能闻得到屁的味道吗?”

  “唧啾”

  “看他们那样子,大家还是别尝试了。”“有道理!”

  “嘘小声点”

  天蒙蒙亮的时候,大黑狗醒了过来,摇晃着略感昏沉的脑袋,抬起头来看杨柳树,上头睡觉的那位先生已经没了。

  “呜呜汪汪汪汪汪”

  犬吠声在卫氏庄园的河边响起,但偌大的庄园如同它以往的状态一样,荒芜破败,无人回应,倒是惊起了一群河边捉虫的飞鸟。

  狂吠了一阵,大黑狗略感失落,同时口渴的感觉也越来越强,于是走到河边低头喝水解渴,等狂灌了一通河水之后终于好受了一些。

  只是等大黑狗再看清河面的时候,忽然跳开一步,只见刚刚它喝水的位置水波荡漾之间,相互汇聚成字,计缘的声音也随着字的浮现而传出来。

  “喜欢喝酒?那便努力修行,世间大多数美酒都是人间巧匠和修行妙手所酿造,酿酒是一种心境,喝酒亦是,修行向前,行得正道,对于喝酒绝对是最有好处的!”

  随着计缘的声音消失,河面上的波纹也逐渐消失,变成了普通的水波。

  计缘早年就在研究能不能将神意等依附于风,依附于云,依附于自然变化之中,如今倒确实有些心得了,纤云弄巧之中确实也有一番趣味。

  大黑狗正愣愣看着河面,似乎刚刚听到的也不只是那么短短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