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九百一十九章 乌龙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窗外的风大,吹断了一根枝条,殿外的侍卫没觉得什么,今年风大习惯了。

  皇上感觉到柳公公大气都不敢喘,皱着眉头,“你想憋气到什么时候?”

  柳公公小心的呼吸着,“皇上,您站了已经有一会,先休息一会?”

  皇上站着没动,眼睛依旧看着窗外,“你也觉得朕老了?”

  这回柳公公不是流汗,汗毛都立了起来,抬起手就打自己的嘴,“奴才说错了话,奴才有罪。”

  皇上只是发些感慨,今日太子不在,他才能表露些内心,皇上也是人,他也会累,当然年轻的时候不会有这么种感觉,以前朝堂上比现在复杂。

  当初他的造反的时候自己的力量不多,大部分都是拉拢来的,当初多难啊,他都能清除隐患稳定朝政。

  可现在,他真的老了,晚上休息不好,白日的精神就不好,随着几个儿子的争斗,他很疲惫,他也想开口说一说心里的感受。

  柳公公一动不动的站着,他不知道皇上心里想了什么,他只希望太子的嫡子早日康复,政殿需要太子殿下。

  晚上,容川昨日不知道吴鸣来,今日知道,晚上来周府吃的晚饭。

  吴鸣对容川是欣赏的,状元郎,探花郎,自己经历过,他知道一路多难走,当然他也愿意和容川交好,容川未来是侯爷,这是不可忽略的。

  只是,吴鸣木着脸看着容川奉承干爹,有些没眼看了。

  昌廉小声的道:“你要习惯。”

  吴鸣,“一直如此?”

  不是吧,他以前见到的容川不是这样的!

  昌廉回忆着越来越会拍马屁的容川,打了个哆嗦,“差不多。”

  周书仁很享受,容川这样的女婿,他希望多来几个,可惜,他没有闺女了!

  晚上要休息的时候,周书仁终于发现不对劲,媳妇一晚上没和自己说过一句话,以前每天都会有睡前聊天,今日没了,媳妇还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周书仁仔细回忆着,他最近没惹媳妇生气,为什么不觉得是家里孩子惹媳妇生气,原因很简单,孩子们不敢,看看扯被子大有将自己裹起来的动作,一定是自己的锅。

  竹兰越想越生气,她又暗自骂自己更年期,可这火气上来就下不去,又扯了扯被子,还是没听到动静,莫名觉得自己委屈,拉过被子盖住脑袋!

  周书仁站着看了一会,乐了,以前闹别扭,媳妇可不会耍小性子。

  他和竹兰这么多年,吵架很少不代表没有,有的时候生气也是乐趣,其实大部分竹兰都太理智,这个样子的媳妇难得见到。

  周书仁扯了被子,“被窝的空气不好,出来透透气。”

  竹兰听出周书仁语气的愉悦,更生气,转过头狠狠的瞪了周书仁一眼,“我愿意。”

  周书仁松开手,“那我不管你了。”

  竹兰眨了眨眼睛见周书仁真的没动作,心里好像有个小人气的要跳起来,咬着牙又盖上了头。

  周书仁乐呵呵的,伸出手去拉媳妇的手,等竹兰感觉到手腕上有些凉,愣了,掀开被子一看,竟然是手链,而且款式很熟悉,“这不是我画的吗?”

  胡氏自己做首饰,她觉得挺有意思,没事的时候也画了几张,一直想试试,可她的事情多,分散了她不少精力,一直没动手。

  周书仁看着媳妇的手腕,心里道幸好当时的尺寸定的大,否则该难看了,“我看到了,觉得挺好看的,就拿了一张让谨言送去首饰铺子,昨日才取回来,只是吴鸣回来忘了。”

  竹兰摸着手链,竹兰欣喜的很,不仅仅是周书仁送她的礼物,还因为她画的,做出来效果不错,这时候哪里还有气,美滋滋的看着自己有些胖的手腕。

  周书仁坐在一旁,“不生气了?”

  竹兰的脸有些红,随后又瞪了周书仁,“你早上怎么不拿出来?”

  早上拿出来,她就不会生气,她现在是不讲理兰。

  周书仁真冤枉,“我不是想着晚上只有你我二人吗?”

  竹兰喜滋滋的,“这个礼物算是惊喜。”

  周书仁悟了,终于知道媳妇为啥生气,心里已经想着下个小惊喜是什么了。

  次日,周书仁上早朝,谁都能看出周书仁的心情好,不止是好,已经好的过了头。

  萧清也上了早朝,压低声音问,“家里有喜事?”

  周书仁,“没有。”

  “那你怎么这么高兴?”

  周书仁闭嘴不开口,他能说因为媳妇生气,早上媳妇对他可好了,不仅陪他起来,他走的时候还亲了他一口,这个待遇许久没有过了,他走的时候,宋婆子和丫头们都傻了。

  周书仁的心里美滋滋的,嘴角又忍不住翘了起来,心里想着,小惊喜不能断。

  萧清疑惑的看着周书仁,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你不会是又要当爹了吧!”

  萧清的语气是真的惊讶,他不惊讶周书仁,而是惊讶周书仁的娘子,年纪是真不小了,虽然也过差不多年纪怀孕的,可还是让人惊讶。

  今日的风也不小,周书仁张大了嘴把,然后呛到风,剧烈的咳嗽着。

  刚才偷听的人不少,李钊惊呼一声,然后,“恭喜啊周大人。”

  随后越来越多恭喜的人。

  周书仁终于顺气了,“不,我没有要当爹。”

  必须解释啊,不解释清楚,他都能想到消息传出去的反响。

  萧清尴尬了,周书仁不至于在这事上说谎,那是真没怀孕,瞪了一眼周书仁,害得他多想。

  李钊哈哈笑着,随后笑声越来越多。

  皇上到的时候,周书仁的脸已经黑了,这个乌龙闹的,好心情也没了。

  早朝的时候,皇上的脸色也不好,不好的结果,今日没人敢开口,而且今日的早朝也是最快结束的。

  然后,周书仁被点名留下,随后周书仁又收到大家的同情,他也忐忑,今日皇上抽了什么风?

  随后大臣们都撤了,走的特别快。

  周书仁看着等着他的小公公,还是熟人。

  小公公等身边一个人都没了,小声的道:“昨日皇上心情也不好。”

  别的小公公一个字都没多说,反正消息传达了,皇上心情不好。

  周书仁感谢小公公,心里琢磨着皇上为啥心情不好,反正一定不会是因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