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最强上门女婿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我不认识

第三百六十四章 我不认识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张承业让人去临海查袁雯洁的事情没给任何人讲,所以千岱不知道,鲁强也不知道,于是在江城的欧阳如静和王浩也没有得到消息。

  此时的王浩正跟刘建设通电话:“喂,刘哥,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我花钱收买了码头上的两名卫兵,又拐了几层关系买来二门130迫击炮,先迫击炮炸毁了毒工厂,随后又炸了运输船,张承业这次损失惨重,听说他前段时间跟美国那边的大毒枭签了五吨的合同,最近交货,把他毒工厂炸了,估摸要赔死他。”刘建设说。

  “太好了!”王浩表情很激动:“刘哥,把咱们擅长的游击战拿出来,天天给我骚扰他的粮道,钱你放心,缺多少,我办法给你筹措。”

  “钱够了,阿浩兄弟放心,这段时间我一定让张承业的拉斯曼岛断水断粮。”刘建设信心满满的说道,他有两门130迫击炮,有效射程三到五公里,美国军队定位火炮的时间是三分钟,而非洲这边,三十分钟都不一定能判断出火炮的准确坐标,然后进行火力覆盖,所以刘建设完全可以在塔贝镇码头安排一个人确定坐标,然后在五公里外来几次速射,最后从容跑路。

  “拜托刘哥了,对了,我听说张承业在岛上有一个庄园,能不能给他的庄园来几炮?”王浩问。

  “这很苦难。”刘建设说。

  “刘哥,能不能想想办法搞艘炮挺?”王浩说。

  “炮艇?那东西很贵,再说不好搞。”刘建设说。

  “钱我来想办法,你找找人看看有没有人卖,或者自己用民船建一艘。”王浩说。

  “行吧,我试试,自己用民船建造估摸没什么准头,吓唬人还行,想要对张承业的庄园进行火力打击,还是需要制式炮艇。”刘建设说:“有艘022艇就好了,再有内应提供张承业的坐标,一发就解决问题了。”

  王浩和刘建设正在讨论对张承业的庄园进行火力打击,欧阳如静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张承业出事了。”她说。

  “呃?什么?”王浩扭头朝着欧阳如静看去。

  “张承业遇到狙击手攻击,可惜子弹打低了,他的右腿被整条削没了,成了残废。”欧阳如静刚刚接到鲁强的报告,立刻来告诉王浩。

  “啊!”王浩愣了一下,随后喃喃自语:“怎么就不能打准一点。”

  “说什么呢?”欧阳如静瞪了他一眼,问:“枪手是你派去的?”

  “不是啊!”王浩一脸的懵逼,随后马上对电话另一端的刘建设询问道:“刘哥,你炸毒工厂和运输船的时候还安排了枪手狙杀张承业吗?”

  “没有啊!”刘建设随之也是一脸懵逼。

  “这”

  “怎么会事?”刘建设急忙问道:“张承业出什么事了吗?”

  “你们炸工厂的时候,刘建设做悍马车出来巡查,刚出庄园就被一名狙击手攻击,可惜他运气太好,子弹射进悍马车内的时候低了一下,只削掉了他一条右腿,现在成了残废。”王浩把刚刚从欧阳如静那里得来的消息跟刘建设详细的讲了一遍。

  “这我没安排枪手啊,难道还有人想杀张承业?”刘建设说。

  两人又聊了几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刘建设马上去探查这个消息,王浩则扭头看着欧阳如静问:“抓到枪手了吗?”

  “没有,鲁强说枪手逃离的时候被炸的面目全非,现在只能确定是一名亚洲女人。”欧阳如静回答道。

  “亚洲女人?”王浩眉头微皱了起来,脑海中出现袁雯洁的身影,于是脱口而出:“会不会是袁雯洁?她前段时间去拉斯曼岛拿万荣荣的骨灰,可惜一直没有回来。”

  “鲁强不是说他留在了拉斯曼岛开书店吗?”欧阳如静说。

  “就是她留在岛上还可疑呢,她心里一直都觉得是自己害了万荣荣。”王浩分析道。

  “不可能吧,听鲁强说,当时悍马车是在行驶之中,枪手从六百米外开枪,绝对是专业枪手,袁雯洁以前玩过?”欧阳如静说。

  “这好像没玩过。”王浩想了一下回答道:“也没有从军经历。”

  “那不就完了,怎么可能是她呢,估摸六百米外就是打一个固定目标,她都可能打不中,更何况是天黑的情况下移动的悍马车。”

  “有道理!”王浩点了点头,也觉得自己神经太敏感了,怎么可能是袁雯洁呢?

  就是因为他们太过于常规的判断,最终让张承业的人从临海市找到了袁雯洁的牙刷,半个月之后,几经辗转到了张承业的手上,最终确定炸死的女人就是袁雯洁。

  当看到DNA报告的时候,张承业先是一愣,呆呆过了几分钟,这才突然怒吼起来:“该死的女人,我要将她碎尸万段,我要”

  发了一通火之后,张承业仍然想不明白,一个柔弱的女人为什么会在一个月之内变成了一名枪手,并且还能击中行驶的悍马车,如果当时子弹再向上偏一点点,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稍倾,周明方被叫了过来:“张少!”

  “枪手是那个叫袁雯洁的女人,马上去查,她在岛上跟谁接触最多,不,只要跟她接触的人全部抓起来。”张承业阴沉着脸说道,他相信王浩肯定派了很多人在岛上,只要他露出一丝破绽,就可能会有一颗子弹身进他的身体,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令他抓狂。

  “是!”周明方转身离开了。

  寿司店的千岱,在经过最初一个星期的紧张之后,看到张承业并没有再盘查袁雯洁的书店,于是心便渐渐放了下来,想着:“这次只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对自己这招借刀杀人的计划非常的满意,并且张承业已经残废了,所以她认为计划也不是完全失败,至少成功了三分之一,只不过运气有点差罢了。”

  这天,她正在小店里忙碌着,突然闯进了一队荷枪实弹的卫兵,二话没说便将她抓了起来,押进了一辆越野车里。

  “你们干吗?”千岱故作镇定的嚷道。

  周明方瞥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拿出一张男子的照片放在千岱面前说:“塔贝镇,这个男人,你应该认识吧?”

  千岱看到照片上的男人,瞬间愣住了,因为就是这个男人训练了袁雯洁一个月的枪法。

  “我不认识。”她仍然抱着最后的侥幸,摇了摇头,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