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王者归来范建明方雅丹 > 第1272章 方雅丹委屈大了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陆雨欣正在想着,等一会儿吴文丽要是问她什么,叮嘱她什么,不管吴文丽怎么说,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时的陆雨欣显得比吴文丽还要尴尬。

  她做梦都没想到,深更半夜的,范建明居然会上演这么一出戏?

  而且她也觉得范建明和吴文丽藏的都挺深,这么长时间,陆雨欣居然没发现他们两个有一腿。

  不过正因为如此,陆雨欣感觉自己明天回家的事情,绝对是铁板钉钉,既然吴文丽和范建明有这层关系,恐怕回国之后,还用不着到超市去,直接就可以回范氏集团上班。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吴文丽躺在床上之后,居然什么都没说,弄得陆雨欣不淡定了。

  她很想假装睡着,却完全装不下去,只好转过身来,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尴尬地笑了笑:“姐,那什么,刚刚的事我绝对不会乱说,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吴文丽笑了笑:“睡吧,说不定明天一早就有回国的机票,你早点休息,明天早点起来。”

  “哎。”

  陆雨欣点了点头,觉得吴文丽的心真大,居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难道她就不怕……

  陆雨欣忽然又觉得,生姜还是老的辣。

  吴文丽此时不管说什么,恐怕真不如什么都不说。

  像她这样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比说什么都让人避免了尴尬。

  陆雨欣算是又学了一招,将来再要遇上类似的事情,他知道沉默才是化解尴尬最好的办法。

  而且从吴文丽和悦的眼神里,陆雨欣看到了她对自己无比的信任,这比什么都重要。

  陆雨欣真的像个小妹妹似的,依偎在吴文丽的身边,没一会就睡着了。

  范建明来到方雅丹范建明的门口,一拧把手,门开了,探头一看,方雅丹一个人傻呆呆地坐在床上,衣冠整齐,连行李箱都准备好了,像是随时随地就要出门的样子。

  范建明进门之后,方雅丹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随手把门一关,“嗒”地一声上了锁,回头再一看方雅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范建明走到床边,故意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方雅丹上穿白色的西装小翻领,里面穿着是一件红衬衫,红白交相辉映,在灯光的反光下,让她雪白的皮肤,显得更加娇艳无比。

  下穿一条齐膝的白色筒裙,脚穿透明的丝袜,整个就是一如假包换的白富美,既性感又香艳。

  难怪梅兰妮说,西方的最高长官,就是喜欢她这样的美人。

  人都是有一种从众的心态。

  虽然过去范建明也很喜欢方雅丹,暗恋的心,在方雅丹和李倩倩之间难以取舍。

  但以东方男人的审美,范建明还是更喜欢内敛低调的李倩倩,总觉得方雅丹显得过于浮夸和外露。

  如果以一个妻子的标准去衡量,范建明觉得方雅丹不如李倩倩更稳重。

  可不管怎么说,至少在范建明的心里,方雅丹和李倩倩完全是一个档次的美人,可以说不分伯仲。

  然而刚刚听完梅兰妮的那番话之后,不知道是喜新厌旧,还是方雅丹确实漂亮。

  范建明真的发现,和李倩倩相比,方雅丹太过光彩夺目,如果说李倩倩就像是邻居小妹,方雅丹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性感明星。

  就像现在,方雅丹坐在床上靠着床头,一声不吭发呆的样子,让范建明觉得即便是维纳斯在世,也不过如此。

  说实在的,范建明也没见过杨贵妃,但冥冥中总有一种感觉,此时此刻的方雅丹,恐怕就是杨贵妃附体。

  范建明踢了一脚床边上的行李箱,笑道:“几个意思,你还真准备回国?”

  方雅丹瞟了他一眼后,又把脸偏过去,继续坐在那里发呆。

  范建明故意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都快一点了还不睡,穿的整整齐齐的,坐在这里干嘛?”

  方雅丹这次都懒得瞟他了。

  范建明一屁屁坐到了她的身边,伸手过去,一边替她解着外套的纽扣,一边说道:“这么好看的衣服,就这么穿着坐在床上,一会儿就皱了,赶紧脱下来。”

  方雅丹转过脸来看着范建明,没有理会他解自己扣子的手,而是面无表情地问道:“犯贱,你丫的跟我说句实话,这次李倩倩叫我过来,你们之前是不是就商量好了?把我当一个卖的送给别人,然后保住你这条狗命?”

  “瞧你这话说的,”范建明解开了外套的衣服,又去解她红衬衫的纽扣:“其实那只是梅兰妮临时的想法,我范建明再渣,也不可能让女人替我去做那种事情!”

  方雅丹盯着范建明的眼睛看:“少给我打马虎眼,实话实说,你们是不是之前就给我下好了套?李倩倩那个小婊砸跟我争了一辈子,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得这么好,不仅亲自给你拉皮条,还教我什么内丹术?”

  范建明已经把衬衣纽扣解开,直接把她的文胸挪了上去,然后摸着她的小胸。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莉亚的胸可以跟她相媲美之外,整个别墅里的女人,没有一个人的胸有她的饱满。

  范建明说道:“不要在背后说她坏话好不好?”

  “怎么,说你老婆,你不高兴?”

  “先不说老婆不老婆的,我们可都是同学。再说了,她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的事,应该不是从这次才开始的吧?”

  “哼,上次是为了骗我投资支持你!”

  “那还说什么?何况这次你们来西方,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能说是我跟她联合起来坑你呢?”

  说着,范建明在她的胸上捏了几下。

  方雅丹皱着眉头瞪了范建明一眼,又低头看着他的那只手问道:“你丫的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范建明嬉皮笑脸道:“看你气不顺,我在帮你顺气呢!”

  “帮尼玛比!”方雅丹爆着粗口骂道:“你这是帮我顺气呀?姐两个小时之前就回房间了,你丫的现在才来,是不是在你老婆面前又是下跪,又是求饶的,才敢来姐的房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