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迷途的叙事诗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好的项目从来不缺投资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好的项目从来不缺投资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夜风从打开的门外直接吹拂而进,给屋子里带来了盛夏夜的丝丝凉爽感。

  “夏洛特,有什么吃的吗?”

  从玄关走向客厅,夏冉随口问了一声,虽然他其实一点儿都不饿,也根本就不需要吃东西,他的每一个细胞里都有着名为s2机关的生物永动机,但是这个时候不吃些东西总觉得不太得劲。

  不是什么习惯,而是一种更为微妙的因素,就像是即使很多人一点儿都不饿,但如果不吃早餐或者晚餐的话,还是会觉得哪里不太对。

  又或者是明明在晚上的时候,自己一点儿都不饿,但是看见室友叫外卖之后,还是忍不住掺和进去,不管是重在参与还是要有一些仪式感

  反正就是觉得别人吃了自己没吃,就是有些不太对,夏冉在想了想之后,也是觉得或许自己也应该要有一些仪式感才行。

  “这个还请稍等,aster”

  女仆长犹如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眸光清冷平静的看着他,“刚刚雪之下小姐才从外面回来,她的举动有些奇怪,慌慌张张的就回房间去了,我也叫不住她”

  “哦,所以呢?你是想要说什么?”夏冉扯了扯嘴角,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顺口问道。

  刚刚那简直就是自己人生有史以来所感受到过最大的紧张感了,不过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因此这件事对于少女来说也是相当巨大的精神冲击,她不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自然不可能得到回应,结果就是少女败退了一般,慌慌张张的转移话题之后,就找了个理由直接离去了。

  不过要是她真的很爽快的一口答应下来,那才是真的值得怀疑的一件事情。

  “你刚刚是不是欺负雪之下小姐了?”夏洛特抿着嘴唇,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自己的主人。

  “”

  “”

  “我想问一句,如果我说是的话,夏洛特你是不是就不打算给我准备吃的了?”

  夏冉无奈的叹气,这种问题也需要确认吗?明明女仆长应该是最了解自己性格的人才对吧?

  “怎么会呢?aster,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人偶,当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女仆长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相当好看的弧度,然后转身就径直往厨房的方向走去,银丝般的长发和女仆装上的缎带被带着飘起,潇洒的摆动着。

  似乎她真的就是只是单纯的问上一句,抱着谨慎心态确认一下的,在问出来这个问题之前,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你还真的是开始有性格了啊,夏洛特

  夏冉叹了口气,看着女仆长的背影走进厨房里,他的确相信对方对自己是绝对忠诚的,但是至于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个就说不准了。

  忠诚是一个大方向上的概念,而不是指在这些小事上言听计从,似乎总是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人不一定忠诚,但是忠诚的人也不一定就会事事顺着自己。

  基本上可以说,这本来就是两码事来着的。

  他转头看向客厅之中,发现三位公主殿下似乎仍然没有达成一致共识,此刻正在大眼瞪小眼,气氛相当不和谐,感觉像是随时都会在这个小小客厅里掀起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一般。

  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绵月依姬在不甘的怒目而视,在她对面的蓬莱山辉夜却是在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然后放下小手来,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手中今天才购买的最新的掌机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这位姐姐。

  大有一种浑不在乎,你不答应那就别谈了,反正急的又不是我的意味。

  虽然说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绵月依姬几乎咬碎一口白牙,但只能够憋屈的强忍着怒火,继续试图坚持自己的想法,她本来以为辉夜这个家伙在首先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之后,多多少少会有所让步。

  毕竟说到底,都是对方理亏来着的,不是吗?不过就现在看来,纯粹是她想多了,辉夜这个人根本就是腹黑到了没有良心的地步,完全没有任何理亏或者愧疚的感觉。

  就连之前月夜见神降导致的少许问题,也没有能够影响到她在这种根本性原则上做出哪怕是一丝半点的让步,在调整好心情之后,就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那种淡定。

  至于绵月丰姬这位月之公主,却是就像之前那样,完全就是不闻不问,只让自己妹妹去谈判这件事,自己却是笑眯眯的坐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正在和东风谷早苗柔声的谈论着什么。

  实在是很令人在意,她的亲和力十足,天真烂漫的性格似乎能够和谁都聊得来,和谁都能够有共同话题,这委实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天赋。

  而一身蓝白巫女服饰的风祝小姐看上去聚精会神,不住的连连点头。

  这对于她来说,应该算是熬夜了吧?夏冉看了一眼时间,不过似乎这也不算什么事,这几天风祝小姐的确是有这样的倾向,比起在这边有人说话有人玩,热热闹闹的

  总好过不到九点钟,她就要回幻想乡那边睡觉去了,那样的日常生活未免又太无聊了一点儿。

  神奈子和诹访子与她的关系感情自然是极好的,但是要说是她们双方有很多很多共同话题什么的,那就当个笑话听好了。毕竟就算家长和孩子的关系再怎么亲密,也始终不是同一辈的。

  夏冉环顾了客厅一圈,发现就雪之下阳乃不在场,大概是通过二楼走廊尽头的门直接回去了?

  毕竟一门之隔就是雪之下同学居住的公寓,虽然说现在直接通过结界接起来之后,更加像是就在二楼的某个房间,而不是别的什么独栋房子。

  “啊,夏冉同学,你回来了”

  蓝白巫女一眼看到了边上的少年,顿时欣喜的站起身来,向着他打招呼。

  “是早苗啊”

  夏冉打了个哈欠,虽然略微有些诧异于少女的反应,但还是态度相当随意,仿佛是在对待熟悉的好朋友一般的问道,而且他也的确稍稍有些好奇

  “话说起来,你们这是在聊什么?”

  这两个人是怎么才会有共同话题的?来自月球的公主大人,和地上的高中生风祝小姐就算是两人的性格都正好可以聊到一块去,但是也得有个感兴趣的共同话题吧?

  “夏冉同学觉得我们是在聊什么呢?”风祝小姐笑眯眯的问道。

  “”

  “”

  “女孩子之间的共同话题之类的?”稍稍沉默了一下,夏冉手抵下巴,若有所思的回答。

  “回答得太笼统了啦,虽然看上去夏冉同学你专门表现得很认真很重视的样子,但是这种反差只会让我觉得更加敷衍来着的哦”

  蓝白巫女小姐微妙的抖了抖眉毛。

  “咳咳,这样啊”夏冉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那应该是柠檬可以用来清除水垢之类的”

  “那种家庭主妇的豆知识是怎么回事?”东风谷早苗的表情略微有些惊愕。

  “咦?不是这个吗?”

  “当然不可能是在说这种事情的吧!”

  “那就是丰姬殿下在和早苗你商量怎么做面包?”夏冉瞄了一眼厨房,下意识的流露出了一种略显警惕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夏冉同学你在说一些很失礼的话”东风谷早苗一副气力用尽的样子,“如果你想吃面包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做啊,虽然有些晚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

  “谢谢早苗了,我不敢我不想吃。”夏冉诚恳的点头道谢,只是话语有些微妙。

  “不敢是什么意思?”

  “不敢想”

  “”

  “”

  客厅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奇怪,蓝白巫女有些气恼的盯着他,不服气的鼓起脸颊,让人怀疑她会不会半夜起来做几只面包,然后偷偷毒杀夏冉。

  绵月丰姬温柔的笑着,看着两人的互动,眸光柔和,似乎略微有些羡慕。

  终究月之都还是太过冷清了,亘古寂寥,月人们看似是得享清净,不染污秽尘埃,实则上大多数却像是已经毫无感情了,活着也不知道为什么活着。

  她如果不是还有自己的妹妹可以互相依靠,互相取暖的话总之就是有些羡慕这些地上人,也有些理解为什么辉夜和师匠都不愿意回去了。

  “算了,其实是丰姬殿下刚刚和我说了,关于之前的事情”东风谷早苗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紧接着眼眸里似乎是很期待的看着他,“我就在想啊,这一件事能不能对诹访子大人她们有帮助”

  她并不是什么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对于神秘侧一知半解,半懂不懂的那种。

  从小就作为真正的巫女被培养,之后更是成为现人神,东风谷早苗对于神灵、信仰等方面的理解,其实非常深入而且独到,自然立刻就敏锐的发现了契机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么或许会对自家的两位神大人收集信仰心很有帮助。

  夏冉微微一愣,他正想着怎么骗守矢神社上车,来帮自己运营那些即将推出的虚拟世界呢,结果还没有想好说词,早苗就首先找上门来表达了投资意向?

  他摸了摸下巴,顿时一下子眉开眼笑起来,一步走上前去,一把握住风祝少女的双手热情的练练上下摇晃着:

  “你要是说这个,那我可就不困了,不过这件事说来有些复杂,现在还只是一个想法!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拿出一个deo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