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画春光 > 第202章 非富即贵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那个那个啥”伙计从门口探了个头,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话。

  田幼薇一口恶气含着正没地方撒,凶猛回头怒目而视:“啥?快说!”

  “呃”伙计硬生生被吓得打了个嗝,受气小媳妇似地道:“那位小哥醒了。”

  田幼薇把刀一丢,一阵风似地从邵璟身边卷过,大步走去瞧小羊。

  小羊靠在床头,正端着水大口大口地喝,陈管事坐在一旁嘴甜甜地哄人:“小哥喝慢些,别呛着了,咳嗽也会扯着伤口疼不是您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还有长辈在吗?

  您给说说,我叫人去替您传信,您伤得多厉害呀,我瞧着都心疼,家中长辈见了不心疼坏了?”

  小羊只顾喝水不说话,摆明了不想搭理陈管事。

  田幼薇低咳一声:“醒啦?”

  小羊听见她的声音立刻抬眼看来,眼里满是亮光和喜悦,放下杯子就要下床给她行礼道谢。

  “行啦,你好好养着就是帮我了。”田幼薇走过去按住他的肩头不叫他乱动:“饿不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饿头晕。”小羊不好意思地捂着肚子:“整整一天一夜没吃过饭食了。其他地方都很好。”

  “那行,等着吧,我这就煮面给你吃,差不多好了。”田幼薇不知道陈管事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但看他对邵璟奴颜媚骨、卑躬屈膝的样子,心里也知道这应该是邵璟的人,于是连带着也不想多搭理,皮笑肉不笑而已。

  陈管事是什么人,看她这笑容就晓得不好,招了伙计过来轻声询问:“那二位是不是再闹别扭啊?”

  伙计耷拉着唇角道:“可不,这田家小娘子可厉害了,那刀耍得呼呼呼的,总感觉她想砍人。”

  “别瞎说!去把门看紧,有啥就学狗叫,知道不?”陈管事把伙计打发走,转过身继续对着小羊施展迷魂大法,试图打听出有用的信息。

  然而小羊含含糊糊答了他几句之后,就闭上眼睛装睡着,任他怎么问也不肯出声,气得陈管事直揪胡须。

  好嘛,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的?一个邵璟已经很难缠,再来一个田幼薇皮笑肉不笑,这一个装聋作哑更厉害,切!都什么人啊!

  田幼薇回到厨房,竟然看到邵璟站在砧板前切着什么,不由吃了一惊,他不会是在搞破坏吧?毕竟他那莫名其妙的醋劲她是深有体会。于是大步跨过去:“你做什么?”

  “我切面条。”邵璟看她一眼,继续埋头切面,动作熟稔得很,切的面条整齐均匀,并不像是生手。

  田幼薇抱着胳膊瞅着他不说话。

  平时只会嚷嚷他饿了,想吃这,想吃那,这会儿竟然也会切面?他还有多少事瞒着她?

  当她是个傻子好欺骗,对吧?

  “我自己其实会做。”邵璟低着头将切好的面条下到滚水里,轻轻搅动:“我只是觉着阿姐做的饭食最好吃,世间无人能及的美味,所以总是想吃你做的。”

  “呵呵”田幼薇皮笑肉不笑。

  “我一直不敢和你说我也回来了,是有原因的。先是不知道情况虚实,担心说出来之后会被人当成妖魔鬼怪给烧了。

  后来觉着你不对劲,就怕你知道这件事后会讨厌我,不喜欢我,不肯搭理我,甚至把我赶走。毕竟”

  邵璟顿了顿,很小声地道:“毕竟即使你知道我只是个不懂事的可怜小孩子,也还是千方百计想把我赶离你身边。”

  他说这话时,音调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听着就像是在撒娇。

  田幼薇在心里翻白眼,撒什么娇,以为她会一直无底线的白痴下去吗?

  只是个不懂事的可怜小孩子?

  这是人话吗?

  “阿薇,我错了,我不该答应你和离,我不该那样对待你,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容我慢慢与你细说”邵璟见田幼薇没反应,不由蹙起眉头,眼里露出几分焦急。

  “不给!没空!”田幼薇很干脆地拒绝了他:“这么多年呢,一直隐瞒着,你这心思啊,我不是你对手。走开,面要糊了,别耽搁我做事!”

  她把邵璟从灶边推开,捞起面条,利落地煎了两个荷包蛋加进去,再撒些盐,端去给小羊。

  陈管事已经放弃套话,坐在灯前打瞌睡,嗅到面香就使劲抽鼻子,涎着脸道:“好香,好饿,田姑娘,有多的么?好歹赏老陈一口。”

  不给别人吃都是便宜邵骗子,田幼薇大方地道:“有啊,在厨房呢,只是没荷包蛋了。”

  “那没关系,淡雅盐面条也很好吃。”陈管事乐呵呵地往厨房跑,却见邵璟端着一只从门里出来,看他一眼,再低着头吸溜一口,白花花的面条就那么不见了。

  “诶!”陈管事那个恨啊,将小拳头在袖中捏了又捏,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往邵璟身上招呼。

  小羊听到动静,自动起身坐好,笑吟吟地看着田幼薇行礼:“给您添麻烦了。”

  田幼薇将面条放在桌上,假装豪侠:“救人救急不过寻常事而已,应当的!”

  小羊笑笑,没多说什么,低着头吃面。

  他饿疯了,却不见吃相难看,吃得慢条斯理的,仿佛这不是一碗最寻常的面,而是珍馐美味。

  田幼薇察言观色,心里有了数。

  这要不是觉着她做的面太难吃,食不下咽,那就是出身太好,日常被很重的礼仪规矩管着,天长日久成了习惯。

  “不好吃吗?”等到小羊放下筷子,田幼薇微笑着问道:“还是不合胃口?你想吃什么?”

  人最疲倦时找到温暖舒适的安身之所,饥饿之时得以饱餐一顿,安逸饱足之后就是最放松的时候。

  小羊不假思索地回答:“面做得很劲道,虽然缺少调料好汤,却很有山野风味,这种时候吃下去很养胃。不过如果不太麻烦的话,明天我可不可以要一碗甜甜的浮元子?”

  “甜甜的浮元子?”田幼薇不动声色,看这段话说得,面缺少调料好汤,山野风味,养胃?非富即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