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冲进下水道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冲进下水道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tent>

  虽然不知道这根羽毛是何物,但想来应该是追踪人的。

  船尾众人本来一开始还在看戏。

  但这下全部傻眼了。

  他们被拉入了漩涡里。

  “和我没关系啊。”

  “不是我。”众人纷纷摆手,有的人还准备离开。

  “我只找人不伤无辜,各位还请别乱走动。”白衣青年说道。

  他看着手中已经黯淡了许多的白色羽毛,还能使用一次。

  这群人一共有十几个人,他沉吟片刻,“你们站分散点,我有办法找到她,各位还请不要随便乱动以免造成误会,麻烦各位了。”

  白衣青年语气还是很礼貌的,加上他身后的召唤兽实力看上去不弱,其他人面面相窥没有多说什么。

  大家都不想招惹麻烦,无非就是多走两步而已。

  倒也没有谁这个时候跳出来反对。

  很快站在一起的众人渐渐分散开。

  白衣青年死死盯着在场众人,警惕的扫视众人脸上表情的变化。

  最左边离船沿最近的一个男人突然召唤出两只召唤兽,其中一只杀向白衣青年,另外一只赤红色大鸟抓住他的肩膀飞向远处!

  飞向白衣青年的是一只形似牛头人的魔物,手持一柄巨斧怒吼着一斧斩下去,空气仿佛布帛般被轻松撕裂!

  白衣青年身后的疾电星斗豹体内爆出一道电环!

  电环一瞬间就将牛头人冻结在原地,哪怕他手中的巨斧也停顿在半空中难以斩下去。

  一缕缕电弧覆盖在它体表让其难以动弹。

  紧接着电弧向内收缩,一瞬间就将牛头人切割成无数小块!

  被切开的地方工整无比,被切割的地方有大量烧焦的痕迹。

  “哪里走。”白衣青年冷哼一声,他身后的疾电星斗豹尾巴竖起,一道淡淡的淡蓝色巨网以尾巴为中心向外扩散,扩散的速度极快,一瞬间就笼罩整片江面,并且追上了远处逃跑的那只赤红色大鸟。

  “雷轰九连暴。”

  疾电星斗豹眼底闪过一道凶光,淡蓝色巨网仿佛捕捉到了猎物的捕食者,全部收缩没向远处那只大鸟体内。

  轰轰轰轰~

  仿佛烟花盛开。

  甲板上众人眼睁睁看着那只赤红色大鸟发生了爆炸变成了一堆碎肉。

  连带着下面的人也一同被吞没。

  显然死得不能再死。

  刚才那逃走的男子甲板上的众人再熟悉不过。

  就是刚才还和富商少年辩驳的书生打扮的少年。

  刚才看上去还是一副愣头青的样子,谁知道竟然是伪装的。

  白衣青年离开甲板去那男子逃走的地方。

  甲板上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像这种无妄之灾他们偶尔也有经历,因为拥有召唤兽导致个人武力被不断拔高,各种仇杀或者报复经常发生。

  虽然联盟有着较为严苛的律法。

  但对亡命徒和真正的强者来说和一张白纸没有多少区别。

  或者唯一的规矩就是在城内当街无故杀人会被追责,除此之外离开城市发生的仇杀基本上都没人会管。

  陈一鸣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触感柔软,里面好像有东西。

  软绵绵的,如丝绸般顺滑。

  刚才好像那个书生经过自己身旁时撞了一下自己肩膀。

  是他悄悄放进去的?

  陈一鸣回到船上然后进入卫生间反锁门。

  从兜里掏出东西,是一根天蓝色的羽毛。

  这种蓝色让人看着很舒服,像是蓝天,又好似水晶球里的星空。

  羽毛上面有许多晶莹剔透像是星辰般的白点。

  召唤之书对这根羽毛有了反应,它在发烫。

  陈一鸣翻开召唤之书查看它对这根羽毛的反应。

  【星王羽】雌性星王身上最美丽的一根羽毛,它的气味能够吸引雄性星王过来(当然也有可能会有多只雄性星王)

  陈一鸣手指轻轻转着这根羽毛。

  毫无疑问刚才那白衣男寻找的很可能就是这根羽毛。

  召唤特定魔物的媒介么?

  对陈一鸣来说就是一个鸡肋。

  又不是指定获取召唤兽,召唤来了还要打一架而且打赢了才能收服。

  也就是说自己的实力必须高于星王才行。

  都知道这星王是什么玩意,就为了这个东西就掺和有可能冒的风险,到底值不值。

  如果白衣青年背后势力不小的话可能会将整个船上的所有人一个一个全部追查。

  如果再霸道点的可能直接将船上所有人找到然后搜身或者搜随身的储物空间。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一鸣将所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全部在脑袋里转了一圈。

  自己需不需要这媒介去获取星王,自己能不能收服,平白无故为了这个甚至有可能会有陷阱的东西就去得罪一个未知的势力值不值?而且这羽毛上面是不是藏有追踪的记号之类的东西?

  那个书生可能会有同伙等自己下船后跟踪自己拿回来?

  毫无疑问,这么多问题陈一鸣扪心自问后,他已经有了答案。

  去他娘的,最讨厌麻烦了。

  陈一鸣直接将星王羽丢进蹲式厕所里,然后踩下冲水按钮。

  望着这根羽毛被冲入下水道。

  陈一鸣脸上露出舒爽的表情。

  “没有。”白衣青年脸色难看。

  他在河里一根断指上找到了储物戒指,但他没有在里面找到需要的那个东西。

  那到底去哪里了。

  该死,难道船上还有他的同伙?

  白衣青年脸色难看。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艘船是前往天河城的,到时候肯定会在天河城停靠。白衣青年眼神闪烁。

  一天后,船只终于到达了天河城。

  途中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就是在临下船前突然登上了一批装束统一的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个仪器在每个人身上探一下,就像是金属探测器一样。

  陈一鸣很轻松的过了安检来到了天河城。

  “天河倒悬九十里,地上人间十六支。”

  这句话是在天河城里流传最广的一句话。

  形容的就是天河城的地理环境。

  在天河城附近可谓是水脉四通八达,足足有十六条通往各个方向的江河。

  而唯一的一条天河就在头顶了。

  陈一鸣登上城墙,望着不远处的一座大山。

  据说天河就在那山上。

  陈一鸣去预约了前往黑金城的飞艇,昨天傍晚刚出发一班,想要再乘坐飞艇需要等到明天傍晚才行,这会儿才早上十点钟,天色正早。

  在天河城城门旁里有专门前往天河山的召唤兽马车,价格便宜,只需要两枚白晶就能包到天河前。

  </tent>

  从召唤哥布林开始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