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猫仙尊 > 第八十章 另类相逢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土狐狸饱受金箭穿心之苦,疼得灵魂已经快蒸发了!那么牛逼的一个唐朝时期的大佬,竟然像是孩子一样的哇哇的哭了起来!

  然而,在吞服了小侍女给予的红色丹药之后,如同打了吗啡一般,登时疼痛减轻了不少,虽然还是难受的呲牙咧嘴,但最起码缓解到了一个可以忍受的程度,不再像刚才那样要死要活了!

  接着,这小侍女,又将那金光灿灿的宝葫芦的葫芦嘴儿,对准土狐狸被金弩贯穿的伤口处,耐心的等待着时间一秒秒的过去,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那已经被从内部刺成海胆的土狐狸,登时遍体上下的金刺,像是有生命一样的开始收缩了回去!而在那被洞穿的最大伤口处,浓滞的金真元,像是橙黄色的脓血一般,尽皆的被吸入了宝葫芦中!它们又像是烧红的金水,散发着刺眼夺目的光,阵阵炙烫的气息扑面而来,其视觉效果,真如土法炼钢一般!

  侍女手中的宝葫芦,定为某种搁置囊性质的炼器,已然把那孟极金弩给炼化成了金水,又从土狐狸的身体里给抽了出来!

  整个治疗的过程,无比的畅快神奇,真是强迫症者的福利,每一根刺进土狐狸躯体内无论多么“尖角旮旯”的金刺,尽皆被吸出,没有一丝一毫的残留!而土狐狸的脸上,也是从一开始扭曲的痛苦,转变成了一种猥琐的爽感!那表情看起来就觉得贱!

  一切说起来容易但这治疗的方法,前提是你得是个有深厚根骨修为的大能才可这般操作,如果换成一般的修者,姑且不说是不是被疼死,就是这引金水而出的套路,烫也把你烫死了!

  土狐狸性属土,古代冶炼金属,也都是在烧土的窑洞里进行的,故而土和金属性绝缘性很好,不存在相克一说,才能起到这般立竿见影的效果!

  刺入土狐狸身体里全部金真元,在不到几分钟内,悉数的被吸收光,伤口随之也快速的愈合,一切就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也不知道,是因为土狐狸的土属性复原能力惊人,还是因为他刚刚吞服的那颗红色丹药的原因!

  这效果可比当初,土狐狸给江明治疗白骨钉时,一根根拔出的时候利索多了!

  待到那宝葫芦全部吸收完土狐狸的“伤痛”后,这家伙竟然已经可以自己爬起来了!虽然肯定不如没中招前那般的神勇矫健,但已经不影响行走了!

  “各位贵客,我家公子亭中有请,请随我来!”

  小侍女治好了土狐狸,莞尔一笑,邀请江明,墨墨,玉飞雪,土狐狸四人前往那胖公子的亭中一叙。

  江明已经从刚才的那一幕幕中,感受到了浓厚的善意,心说这又不知是哪位世外的高人,肯出手相救,自己和墨墨以及飞雪殿下还有土兄,死中得活!不可不谓幸运!眼前的这位胖公子,是大家的救命恩人,说不定他会知道,那神秘黑衣人的真实身份!

  而墨墨的内心,则是十分的复杂,这已经是第二次被重明鸟吸上天了!这家伙跟自己很熟吗?为啥老是盯着自己不放?当然人家救了自己,而且没有恶意,这当然是要感激的,但里面隐藏的猫腻,则十分的让墨墨好奇。

  四人来到了亭子里,那胖公子笑盈盈的站起身,抱拳施礼,招呼分宾主落座,侍女们端上茶,完全一幅以茶会友,温馨儒雅的氛围!

  说实在的,江明“做人”的时候,奋斗了那么多年,后来位列“兽修”大仙,直至神兽仙班,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雅恬淡过!他一生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拼搏,奋斗,逃荒,乃至求生中!根本没有一刻的机会,能像现在这样,坐在亭子里,喝着小茶水,还让丫鬟美女们伺候着,闲侃扯淡。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人!匆忙一生漂泊日,哪能来得半日闲?

  “我等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尚不知公子的尊姓大名?”江明一脸真诚的向胖公子施礼道。

  “是啊是啊!公子,您可真是把我这可怜的人儿,从苦海里救出来了,刚才我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土狐狸唏嘘咂舌,身子还下意识的抖了抖。

  那胖公子把玩着折扇,哈哈大笑,冲土狐狸说:“我与你和这位女尊者并不相识,之所以救你,也是因为你和火阎王,以及墨墨郡主都是朋友的关系。”

  此话一出,直接让江明懵了!

  火阎王,墨墨郡主,这两个名称,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当自己还是这个称号的时候,连人形尚且没有恢复。那这神秘的胖公子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看这胖公子周身散发的灵韵气修,高贵至极,绝对不是凡间的畜修可比!应该也是玄中天上的人,而且绝非一般人!那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墨墨也是倒抽一口凉气,当初和鬼鬼大殿下确实闲聊了许多,但绝对没有泄露江哥的称号,还有自己所谓的郡主的事情。这鬼鬼大殿下的弟弟,重明肥宅如何能知晓这么多?难道说,他有神兽特技?可以知道一切过去未来的事?

  “公子,您?”江明满脸疑惑。

  看着江明一脸懵逼的样子,胖公子哈哈大笑:“不要奇怪,我不但知道你叫火阎王,还知道小王庄,那地下的红魔,以及诡异地下湖中的那座白骨塔。”

  这胖公子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听的江明唏嘘咂舌,甚至怀疑眼前这位,莫非,就是那种红魔的操控者。可是,红魔邪恶至极,眼前的这个胖公子,可一点邪佞之气也没有啊!

  “公子,你我素未平生,但你所说的事情,句句都和我们的过去息息相关,莫非您有能格物致知,解读事物过往的能力?”江明震惊的问道。

  “非也!非也!用火阎王你爱说的那句俗话来讲吧,这事儿啊,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胖公子说到这儿,冲右手边的侍女摆摆手:“我饿了,准备酒宴,一会儿我要和故人一醉方休!”

  “诺!”小丫头恭顺的欠身退下,这胖公子便滔滔不绝的打开了话匣。

  “江大王,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凤啊,凤凰的凤,是玄中天凤族火云国的三皇子,你也可以叫我小名明明。你不认识我,可我却认识你,为什么呢?这还要说,跟我贪吃有关,我吧,吃遍了玄中天内的飞禽走兽,实在没啥意思,所以,就好去人间逮一些野味回来打打牙祭,比如老鹰,大鹏之类的”

  胖公子的身份一定贵不可言,这是江明之前就想到的。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凤族的三皇子,这身份,跟虎子也差不多了!真可谓天之贵胄!

  不过他人挺好,说话却颠三倒四,江明好奇的往下听着,倒是要听听,自己到底和这明明公子之前有甚瓜葛?

  “有那么一次啊,我吃了一只鹰,这只鹰里的肚子里有块怪肉,竟然是只老鼠变得,相当于我也吃了它,诶呦喂,这可把我给害苦了,足足折腾了我两三个月,神志不清,说胡话,躺在床上没起来,直到我和这个叫三溜子的家伙,达成了共识,和谐共处后,才最终的消停了下来!”胖公子一脸苦笑道。

  三溜子这个名字一经江明和墨墨的大脑,直接震撼的他们无以复加!

  三溜子,曾经是自己的伙伴,一只忠实的臭老鼠,虽然身染恶疾,但却在江明的生命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没有三溜子,江明就不会得到这个神秘的玉牌,没有这个神秘的玉牌,江明就不会结识飞雪殿下,那和虎子的结交就更无从谈起了。

  可以说,三溜子是江明命运的催化剂,如果三溜子不存在的话,江明还不知道要在500年以下灵兽大仙这个阶段,苟活停留多少年,可能终其一生也无法逃脱尤教授的诅咒!

  但是这么一个重要的朋友,却在刺探青龙龙牙涧之后,就神秘的消失了!

  要说,三溜子只是一只普通的老鼠,就算是像鼠王一样的养尊处优,其寿命充其量也不会超过3年!故而三溜子的失踪,并没有引起江明多大的惆怅和遗憾。哪里成想,这只老鼠,竟然会被鹰给叼走,然后又被玄中天凤族的三皇子给吃下!这般遭遇,真可谓传奇至极了!

  可是这里面也有问题,三溜子作为一只普通的老鼠,即使通过一连串的食物链,到达了三皇子的口中,至于把他害得病了三个月,神志不清,说胡话吗?最后,还来了一个,跟三溜子达成共识,和谐相处,这件事儿实在有点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