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周贤对计划一清二楚,但他此刻却也是有些顾不得了。

  不弄清徐寅身份,他内心难安!

  周贤的话术不错,自然而然便引到了除魔大会上。

  加上灵犀剑宗此次决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余长老便将灵犀剑宗命令弟子下山一路除妖,到小佛山集合之事随口一说。

  周贤轻抿杯中酒,说到灵犀剑宗随行弟子中有一人面如冠玉,有白玉之姿,再夸上几句。

  余长老便笑言那是白云城徐氏家主的三子,灵犀剑宗的未来支柱,语气中全是欣赏。

  周贤便说那徐寅既然如此有能,这一路上从灵犀山到都城,总是降服了几只小妖吧?

  徐寅没向余长老提过龟半仙,但介绍花蓉月等人时,提到过琅嬛野狐胡云倩。

  这降了妖除了魔,哪能不宣传?

  没人知道的降妖除魔,还是降妖除魔吗?

  所以余长老便毫不客气的将徐寅在三江镇慧眼识破妖狐真身,拯救少女于危难之间的故事大书特书,几乎夸到天上。

  就是消灭黄粱大师,拯救黄粱村之事,不太好说。

  毕竟黄粱大仙在徐寅等人口中说来,是“自杀”的!

  不过余长老还是将徐寅等人救助村民之事夸了一遍,途中提到许多所谓的侠士只杀了妖,挣了名头,却对那受了妖魔袭击的村落全然不顾,有些村落甚至因此被妖魔记恨,等侠士们走了就被残余妖魔报复,惨遭灭村。

  说着说着,又是一阵叹息。

  周贤对余长老的这肺腑之言没有什么兴趣,他从余长老的只言片语中,已逐渐意识到“此徐寅正是彼徐寅”!

  这让他突然意识到,局势已经彻底脱离了掌握。

  ……

  周贤的这番求证,却也为徐寅制造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有了这先入为主的观念,他这一辈子估计都不会相信那“星宿老仙”就是徐寅了。

  阴差阳错之下,徐寅彻底没了嫌疑。

  ……

  得知真相之后,周贤没有回到座位,而是去与皇叔周振天敬了酒。

  “你确信?”

  周振天的声音有些微颤。

  周贤却是异常酌定地点头道:“可以百分百确定!那徐寅就是被尸气玉定位狙杀的那位!”

  周振天狠狠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沉声道:“如此看来,他不但杀了龟半仙和黄粱大仙,还对尸气玉与诅咒之龙的特性一清二楚。他必然是故意将尸气玉引到诅咒山谷,让殭尸王承受龙魂诅咒!好可怕的年轻人!”

  周贤心有余悸,小声道:“就是不知道,他与那星宿老仙,是否有关联?”

  周振天低下头,给自己倒了杯酒:“可能有,可能没有。但目前来看,有无关联,都影响不大。即便这徐寅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也已经足够可怕。更何况他还是白云城徐家的三少爷,灵犀剑宗的未来女婿……说到这女婿,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周贤与周振天敬酒道:“权宜之计。”

  “没错。”周振天又将杯中酒一口饮尽,“只是灵曦子老匹夫的权宜之计而已。白云城徐寅,终究不可能成为灵犀剑宗的女婿。一旦天机门开,灵犀剑宗的那块天机牌势必会落到灵曦子的女儿手中,而去了天外天的人,追求的是更大的天地,可没有人再甘心回来。周贤,你想过要去见识见识更大的天地吗?”

  闻言之后,周贤垂下眼睑,目光有些阴沉:“想过,但不会去。”

  周振天露出些微冷笑:“很好,这才对。有些人就是不懂,井底之蛙又怎么了?井底之蛙有井底之蛙的好。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真去了那更大更广的天地,你还能是王爷?我还能是皇叔吗?不能的,不能的!”

  随后他又道:“如今谋划失败。我们皇室这一枚天机牌,倒是可以做做顺水人情。”

  周贤心中一动:“你是说?”

  周振天嘴角逐渐咧开,越咧越大:“没错,我要把他送出去!”

  ……

  两人正说话间。

  “砰!”

  丐帮长老郝轻松突然拍案而起,带着浓烈的酒气吆喝道:“灵犀剑宗余长青!”

  这一声吆喝中气十足,殿中奏乐的宫女下意识停下,使得青禾殿内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

  但乐声很快重奏。

  余长老还以为朴严重要敬酒,便也拎着酒杯站起来。

  可那郝轻松却顶着一张比猴屁股还红的脸,怒骂道:“老东西,你当日在那客栈中,为何不护着我徒儿点?”

  余长老一愣,却没生气,只摇头道:“事发突然,未能顾及。而且你徒儿朴严重是死于蛊毒,更不是我能左右。”

  “狡辩!”郝轻松显是醉得厉害了,当场怒骂道,“真当我郝轻松是个傻子,你灵犀剑宗分明能解尸蛊毒?那客栈内所有人都中了毒,还是你们那个姓徐的给解的,连宋轶都杀得,就我徒儿救不得?一群王八羔子,就是故意看着我徒儿被毒死!”

  “你这人!”

  余长老摇摇头坐下,只当是郝轻松醉后失言。

  可郝轻松却不罢休!

  他眼中厉色一闪,手指一扣,内气喷涌,猛地一弹!

  那手中酒杯便是化为一道青光,瞬间射向余长老!

  郝轻松是朴严重的师傅,自然也修拳脚,但他境界更高,结丹多年,很早之前就已传出要到元灵境。

  虽然传了好几年,他依然还没到元灵境,但其修为之深,毋庸置疑。

  而余长老只是个勉强结丹的普通修士,又如何能与他比拼修为?

  无奈之下,他只能逼出剑气,以剑气之锐,斩酒杯于半空之中!

  可酒杯一分为二,杯中酒水却突然化为两条青蛇,直袭余长老双目!

  ……

  皇宫大殿,公然行凶。

  这丐帮长老,莫非是脑子糊了?

  ……

  青禾殿内,除了少数知情人外,全是目瞪狗呆。

  徐寅心思一动,正要出手,却见余长老身边的法心老僧屈指一弹,两粒佛珠飞出,正中酒液!

  酒液呈青色,有沉香飘散,勾人口舌。

  ——皇宫仙酿·青蚨酒!

  修为高深的修士,一般都有解酒手段。

  皇室为了确保郝轻松酒醉,特地给他上了仙酿灵酒!

  郝轻松是好酒之人,只当是皇室对他们白走一趟的赔礼,喝了整整一壶!

  这人一醉,那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郝轻松见酒液无功,气得双目圆瞪,指着法心高僧便骂道:“好一个老秃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