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调教贞观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侯君集的决定

第二百九十二章 侯君集的决定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第二百九十二章 侯君集的决定

  尉迟恭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就走,该说的已经说了,听不听,做不做都在于你。

  侯君集不是蠢人,怎么可能听不出尉迟恭这是在劝自己,也是在告诉自己这个是事实。

  奈何,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边关上下的将士们都有参与,只有得了好处,将士们才会团结一心的抵抗外敌,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在边关待下去。

  看着手里的名单,侯君集心惊王宁安的能量之大,远在长安竟然能知道边关之事,如此下去,朝廷上下的官员谁还会再有秘密。

  他将手里的名单直接扔进了火盆里,站起来道:“来人,让林海来见我。”

  “是。”

  正在练兵的林海听闻侯君集找他,将练兵之事交给了副将,自己飞快的跑去见侯君集。

  “大将军,您找我?”林海见到侯君集就开口问道。

  侯君集颔首道:“陛下已经知道了玉门关的事情。”

  “什么?不可能。”林海不信的说道,“玉门关到长安路途遥远,陛下想知道玉门关的事情最少也要七天的时间。

  更何况我们做的如此隐蔽,任何消息都没有放出去过,陛下又如何知晓?”

  侯君集沉声道:“本将军不知道陛下是怎么知道的,可陛下就是知道了,准确的说,是当今驸马调查到的,他不知道怎么调查到的。

  现在要我处置所有人,名单就在火盆里。”

  林海看着被烧的旺盛的火盆,道:“将军,你这是”

  侯君集抬手阻止林海说下去,道:“本将军并不打算执行此命令,不过以防万一,我要带着你去见驸马,向他求情,不要追究此事。”

  受贿古来有之,在大唐也常见,只是就算受贿,官员们也是选择性的受贿,不会什么都收,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就像侯君集他们,虽然受贿了,但是他们不会因此包庇杀人犯,不会让三大豪族进行走私,不会让三大豪族扰乱玉门关的秩序。

  他们会包庇三大豪族欺负外来商人,强买强卖等等都是做到有法可依,让人说不出什么诟病来。

  至于关外的乌斑强盗团,更加没有人会说,因为在关外,勾结关外的强盗,这罪名非常大。

  所以钱家几乎将所有罪证都给消灭了,没有证据,他人又能奈何他们什么?

  侯君集就是本着法不罚众的心理,想去说服王宁安不要追究此事。

  林海不懂侯君集的意思,认为侯君集怕了,于是说道:“将军,您可是玉门关大将,这里您最大,为何我们要怕他们?”

  侯君集闻言,怒道:“混账,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心思,我们是臣子,大唐的臣子。

  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别怪我军法处置。”

  “是,末将孟浪了。”林海拱手道,他也知道自己刚刚差点大祸临头。

  “将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找到驸马,向驸马请罪,同时准备好大出血。”侯君集沉声道。

  “是,末将现在就让家族去准备。”林海无奈的说道。

  “不用了。”侯君集叫住了林海,“钱财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直接走吧。”

  “将军准备好了?难道将军你自己出了这笔费用?”林海问道。

  侯君集缓缓点头。

  “万万不可。怎么可以用将军的钱,末将这就让家族准备好。”

  “不用了。”

  “可是”

  “本将军说不用了,你没有听到吗?你跟随本将军已经有不少的时间了,你做事怎么还是那么冲动,不知道用脑子好好的想一想吗?

  当今驸马既然知道我们收受贿赂,你说他会不清楚我们的产业?

  本将军如果不拿出一点诚意来,你说他会放过咯我们吗?”侯君集怒不可遏的吼道。

  “末将知错,还请将军息怒。”林海非常惶恐的说道。

  侯君集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们现在就出门吧。”

  大街上,侯君集带一群人,招摇过市,深怕他人不知道似的,来到了驿站。

  一大早,王宁安的房间外就被一群商人包围了。

  昨晚他答应一群商人们找到粮食,商人们熬了一个晚上,终于看到天亮了,于是就聚集在一起,一同找上了王宁安。

  正在睡觉的王宁安当然不会理他们,命令王刀等人将他们挡在门外,不让进。

  商人们没有办法,他们不敢冒犯王宁安,对方怎么说都是驸马,虽然驸马在大唐的驸马地位不太好,可是也算是皇亲国戚。

  尤其眼前的这个驸马还是当今李二陛下最看好的驸马,很是恩宠他,更是因为对方的功劳特别大,能力也特别强。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直到驿站外的动静引起了商人以及房间内,王宁安的注意。

  尉迟恭也走了出来,看到侯君集带着一个下属,以及身后的几个箱子,迎了上去:“侯君集,你搞什么鬼?”

  侯君集拱手笑道:“我是来拜见驸马爷的,尉迟兄,你不会拒绝吧。”

  “不,你又不是见我,我怎么会拒绝,你想见驸马,就去见好了,你看到了吗,那里,有二十个人想要见驸马,你想见的话,就去那里等吧。”尉迟恭指着那二十个等着王宁安的商人说道。

  “他们都是什么人?为何要等驸马?”

  “他们都是一群商人,长安来的商人,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尉迟恭意味深长地说道。

  咯噔。

  侯君集心中一突,意识到不好,长安来的商人,你确定他们是商人而不是朝廷的密探,或者说,他们绝大部份都是商人,其中有几个人却是朝廷密探。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这二十人当中只要有一人是密探都够他们喝一壶。

  此刻,侯君集的眼神当中出现了凶狠的目光,在他眼中,这二十人已经是死人了。

  尉迟恭感觉到侯君集的眼神中的凶光,立刻提醒道:“你不要乱来,这些人都是驸马请来的,有大用处。

  你一旦动他们,估计陛下都保不了你。”

  “哦,他们不就是一群商人吗?陛下怎么会因为他们而对我们这群兄弟过不去。”

  “因为他们有大用处,如果他们被你杀了,朝廷的计划将会付之流水,而杀他们的人将会成为千古罪人,不用陛下开口,底下的臣子们就会拔了他的皮。”

  “驸马,您终于醒来了,我们终于等到您回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驸马终于睡醒了。”

  一群商人瞬间想要围拢过去,表示关心王宁安,却被王刀等人给拦了下来。

  王宁安看了他们一眼,缓缓开口道:“好了,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你们的粮食全都在后院,自己去看吧,不过那些沙子,石头全都被我扔了。”

  “粮食在后院?”

  “粮食不是在后院被偷了吗?”

  “不可能吧?”

  一时间,商人都露出了狐疑之色,话中也尽是不信之意。

  王宁安叹口气道:“有没有,自己去看看不就行了,还是你们认为我会逃跑?就算逃跑,跑的了和尚跑的了庙吗?”

  商人们的神色才略微露出相信之色,随后纷纷往后院走去。

  “驸马为什么对那些商人如此客气,整个大唐没有一个官员会对商人客气的。”侯君集十分的不解。

  尉迟恭微笑道:“因为他们是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人。”

  “大不了再换一批商人,我就不信少了这批商人,就没有其他商人愿意为朝廷效命。”

  “想为朝廷效命的商人是有,可是那得回到长安才行,问题在于现在我们回不去。”尉迟恭解释道。

  “两位将军聊什么呢?聊的那么入神?”王宁安打发了商人后,就往尉迟恭和侯君集处走去。

  侯君集立刻行礼道:“末将参见驸马!”

  “侯将军不用多礼,按品级,侯将军比我大,要行礼也是该我行礼才对。”王宁安说完对着侯君集拱手行礼,表现的十分谦虚。

  侯君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驸马很好相处啊。

  “不知道侯将军有没有将人都抓起来?”王宁安问道。

  侯君集回过神来,道:“驸马,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希望驸马能高抬贵手,放过他们?”

  “给我一个理由?”王宁安道。

  侯君集说道:“一旦驸马让我抓了所有人,那么必定会引起军心恐慌,边关将不会再安稳。”

  “你确定吗?”王宁安问道。

  尉迟恭沉声道:“老侯,你不要危言耸听,不就是抓一些贪赃枉法之人,又怎么会造成军心恐慌,”

  侯君集叹口气道:“驸马的名单上确实只有一些人,可是贪赃枉法之人多了去了,尤其是军队中,从我到底下的小兵,没有一个人没有拿过三大豪族的钱。”

  他随手一挥,林海就命人将几个大箱子扛到了王宁安和尉迟恭面前。

  “打开。”侯君集命令道。

  两个士兵马上将箱子打开,差点亮瞎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

  一共四个箱子,一个箱子全都装着金子,一个全都装着银子,一个全都装着珠宝玉石,另一个则是古玩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