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宫变,重生皇后太佛系 > 621是姐姐,还是姨姨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飒儿姐姐您真厉害!”

  “飒儿姐姐您真的太棒了!”

  “阿苑”这厢阿苑拿着草做的小兔子欢呼着,正在兴头上,只听旁边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就传了过来g。

  毋庸置疑,这个时候,这么煞风景的声音,自然是只有那不解风情的司牧发出来的了。

  “先先生”听到喝止声,扭头再一看司徒昊那张冰冷的脸,阿苑吓得一个哆嗦,笑容当即僵在了脸上,

  茫然无措的看看林飒,又看看司牧,连手里的小兔子掉了都不自知。

  “上次给你怎么说的”司牧放下手中的书,板着脸,继续冷声训斥道。

  “不不能叫飒儿姐姐,要叫飒儿姨姨”阿苑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回应道,“先生,阿苑知道错了,阿苑下次不会再叫错了”

  “司牧你干嘛”看到司牧又无缘无故的发火,又是这副瘟神表情,还把阿苑给吓成这副可怜样儿,

  林飒终于看不下去了,狠瞪了司牧一眼,没好气的道

  “你这人怎么回事,好好的没事瞎训什么孩子,看把阿苑给吓得”

  骂完司牧,林飒一转身,又当即抱过阿苑,轻声哄道,

  “阿苑乖,咱们不听那个坏人的,你就叫飒儿姐姐,姐姐喜欢听”

  不料,林飒这边还没有把孩子哄好,就见那边司牧又在身后,不识时务的开了口,冷着脸阴测测的坚持道,“说了不能叫就是不能叫,什么姐姐姐姐的,简直乱辈分”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还有完没完了。”见司牧竟和一个孩子较起真来,还没完没了的架势,林飒当即就火大了,

  “我说司牧,你这也太无理取闹了,莫名其妙的,叫个姐姐而已,怎么就乱辈分了?”

  “我这么年轻,阿苑叫我姐姐怎么了,不是正合适吗?”

  “这不是年龄在这摆着,差这么多,叫姐姐当然不合适!”看林飒一意护着阿苑,司牧的脸色倒是放下了不少,不过却仍是一条路走到黑,兀自坚持道。

  “我说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呀?”

  “什么叫年龄在这摆着?”

  “怎么着,在你眼里看着,本姑娘到底是七老了,还是八十了呀?”

  听到司牧提起年龄二字的话,林飒自然是更生气了,跑上前质问道,

  “再者说了,我们府上小天天不比阿苑还小呀,那还不是照样要喊我姐姐,所以说,这喊什么,根本和年龄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说着说着,忽然一低头瞅到司牧这副白发苍苍的装扮,眸子一转,忽然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我说你司牧怎么就那么讨厌阿苑喊我姐姐呢,敢情是你嫉妒了呀?”

  “我嫉妒”听到林飒的话,倒换成司牧一愣,不可思议反问道,“我有什么好嫉妒的,反正也不会有人喊我姐姐”

  “当然不会喊你姐姐,因为阿苑可是经常喊你,旧旧爷爷来着,可是都被我听到好几次了”

  尤其是提到旧爷爷这三个字,林飒故意拖长声音,学着阿苑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喊道,“旧爷爷”

  “哈哈哈,这个阿苑实在是太给力了,这一声旧爷爷叫的,可真是别致,格外于众不同呢。”

  “这乍一听,别的不说,最起码但就这称呼,感觉比哑叔这个哑爷爷还要老上几分呢”

  林飒这边自说自话着,说到得意处,那是高兴的根本停不下来,完全不顾忌一旁坐着的司牧,气得早已七窍生了烟。

  “姐姐,姐姐,麻烦您别说了,我旧”而看司牧已经气成了那副模样,林飒这厢却还在得意忘形,根本没有丝毫危机感,

  可是把一旁的阿苑给吓坏了,连忙跑过来拽着林飒的衣袖,再三提醒道,“我旧爷爷他好像真的生气了”

  说着,见林飒正捂着肚子笑的停不下来,完全不理会自己,

  又赶紧一转身,冲着司牧又是鞠恭,又是道歉的,代林飒解释道,

  “劳烦先生您一定别生姐姐的气,今天这一切,说起来都是阿苑的错,都怪阿苑不长记性,喊漏了嘴,不应该这样喊的,阿苑以后一定谨记,只喊您先生,不会再喊错了”

  “哼”阿苑这厢小大人般息事宁人的解释了一大通,不料人司牧却头一扭,一声冷哼,根本不领情。

  “哎,我说你这家伙,怎么还真跟一个孩子较起真来了,人家小孩子都好声好气的解释半天了,你就不能给个笑脸,鼓励鼓励呀,真是越长越糊涂了”见阿苑一时间僵在那里,被司牧弄的下不来台,林飒又看不过眼了,不由得上前替阿苑打抱不平道。

  可是任凭林飒怎么说,那司牧都只绷着脸,根本不回话。

  “姐姐,姐姐,您快别说了,先生好像真的生气了,”眼瞅着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阿苑那个小人精,不由得小心扯着林飒的衣袖又再三提醒道。

  “他生气,他生气怎么了?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他生气还有理了,本姑娘还生气了呢?”阿苑越是善解人意,林飒反倒越是生气,头一扬,无所谓道。

  “姐姐,咱们还是不要硬碰硬了吧,要知道先生如果真的生气,后果会很严重的”看林飒无所谓的神情,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阿苑再次小大人似的从旁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严重?能有多严重,难道他还该打我们一顿不行?”看阿苑好像实在怕的紧,林飒反好奇问道。

  “这这个,”阿苑瞥了林飒一眼,小声嘀咕道,“有点不太好说呢,好像有时候打人都是轻的呢。”

  “哼,打人,他敢!”

  林飒说着,犹觉得不解恨,眼眸一转,忽然有些计上心来,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个问题反倒好办了,干脆我们趁他没有反应过来,先打他一顿如何?”

  “这样以来,就算他一会找我们算账,我们也不吃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