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的追爱套路 > 第2章 明明白白爱人,稀里糊涂嗝屁

第2章 明明白白爱人,稀里糊涂嗝屁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姜胜男乐呵呵拿出手机,开始在闺蜜QQ群里怒吼。

  “啊啊啊啊啊!”

  “姜胜男,你丫追男人追傻了是不是?发什么疯?”卢佳音是个手机控,第一个回了消息。

  “冷静,她发疯也不是一两天了。”贾欢欢第二个出现。

  于芷夏“”

  “姐妹们,同志们!跟大家宣布一件重大事件!胡忠臣童鞋马上就要缴械投降啦!哈哈哈哈!”

  姜胜男跟这几个同窗好友在一起的时候俨然就是一副20岁花季少女模样。

  卢佳音:“卧槽!这新闻果然重大!”

  贾欢欢:“真的假的?惊得我面膜都掉了!”

  于芷夏:“你睡到他了?”

  姜胜男:“我今天抱他,他没推开我,哦哈哈哈!”

  众人:靠

  卢佳音:“你这个恋爱智商为零滴银滚开!”

  贾欢欢:“都散了散了吧,重新贴面膜去。”

  于芷夏:“”

  嘿嘿。姜胜男收起手机,虽然几个闺蜜都挺鄙视她的,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就是突破,她感觉自己跟胡忠臣有戏了。

  “吃饭。”胡忠臣端了面递给他,自己也端了一碗,跟她一起坐在沙发上随意吃起来。

  姜胜男一脸的开心,想掩饰都掩饰不住,偷偷向他那边挪了挪,见他没反应,又大胆地将身子跟他贴近。

  “好好吃饭。”胡忠臣用眼神瞄了她一下。

  “哦,好。”她缩了缩脖子,灰溜溜吃起来,哎,谁让自己喜欢他呢。

  吃过饭洗漱过后,姜胜男吵着胡忠臣陪她看电视,他也没有拒绝,她简直开心到起飞,以往每次,她要留宿,他都把自己锁进房间不管她,有一次她死缠着他陪自己在客厅看电视,他好不容易同意,结果自己才刚刚想赖在他身上跟他在客厅睡一夜,就被他拎起来扔进卧室,从此再也没有陪她看过电视了。

  电视里在演什么姜胜男根本不知道,她感觉着坐在自己身旁的胡忠臣,心里一阵悸动,这是自己从小就喜欢的人啊,谁都不相信她,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自己情窦初开的年纪,眼里除了他就再没有过别人。

  “胡忠臣。”她有点伤感,悠悠开口,视线并没有离开电视。

  “嗯。”他也没有看她。

  “今晚陪我看通宵好不好?”她怯怯地开口,语气里满是小心翼翼,生怕他拒绝似的。

  她不知道胡忠臣在想什么,他一向都是个少言又难看透的人,她也从来没想过看透他,她只想爱他,和他在一起就够了。

  “好”就在她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他开了口,一瞬间,她感觉到,千树万树梨花开。

  胡忠臣一夜都没睡,姜胜男是在后半夜实在支持不住了才躺在他腿上睡着的,他原本想抱她进卧室,但是最终还是没有。

  她睡着之前,一直喃喃低语“胡忠臣,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也喜欢我?”那软声细语的呢喃,像羽毛轻轻划过他心底,让他心神荡漾的同时,更加痛楚。

  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和爱,他们这代人,婚嫁都简单,也没什么感情可言,自己年轻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奋斗,导致婚姻都无法维系,但他并没有什么感觉,男人,儿女私情太过婆婆妈妈。

  可是这个小丫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走进了他心里,爱不爱她他还是无法分辨,但是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了她追着自己跑这件事是无法否认的。

  一开始,他以为她只是小孩子的玩笑,后来,他也是哄着她而已,反正结不结婚也无所谓,所以也就由着她胡闹掉他的姻缘,再后来,怕再群居下去她会被说闲话,他干脆搬出来住。虽然这个年代的社会已经非常开放,但是那里还是不同于别处的,对她总是不好。

  他一直都恪守着礼教,可是这个丫头却越来越走进他的心,在他自己都快想要说服自己遂了她了的时候,米国栋到底是唤醒了他。

  他,大了她21岁!这,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这对她,不公平。

  他老了的时候,她正年轻,他没了的时候,她孤独一人还有米国栋毕竟是20多年的兄弟

  今天晚上,他本来也该推开她的,但是原谅他,也想贪恋她一次,就一次。

  他在回来的途中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姜胜男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沙发上,但是胡忠臣却不见了踪迹,她没着急起身,继续窝在那儿嘴角上扬,昨天守得云开的事她可是没有忘呢。

  忽然,她看到茶几上有一张字条,心下欢喜,赶紧起来一把拿过,这可是胡忠臣第一次给她留言呢。

  她笑眯眯看着字条,笑容冻结在脸上。

  “男男,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跟一个小丫头结合,我已经有了合适的结婚对象,你也该早日认清事实。”

  姜胜男突地站起身,疯了似的跑出去。

  这边,胡忠臣正在接待之前老领导给他介绍的对象,对方37岁,丧偶,是大学老师。

  之前他一直不见,也是考虑到小丫头的感受,这一次,他决定快刀斩乱麻。

  “陈女士,我希望可以尽快完婚。”胡忠臣看着面前婉约的女子,想到的却是另一张脸。

  “这”陈欣怡虽然觉得面前的男人不错,但是尽快完婚?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

  “胡忠臣!”就在陈欣怡犹豫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姜胜男急匆匆闯进来。

  “报告!姜小姐硬闯,我拦不住!”门卫秦明月跟姜胜男年纪相仿,关系也不错,他压根儿就没想拦,开玩笑,自己又不是傻的,自家头儿对这丫头那可不是一般的不同。

  “出去!”胡忠臣低低地命令。

  “是!”秦明月一个激灵,他似乎有点明白现在的状况,走为上策。

  “你来的正好,给你介绍一下你未来的小舅妈。”胡忠臣面无波澜对着姜胜男道。

  “胡忠臣!”姜胜男凄然叫着他,她从好久好久之前就连名带姓喊他了,她早就不叫她小舅,哪儿来的小舅妈?

  姜胜男上前一步,拉着他的手臂,急急道“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不用你跟我结婚,你也不用喜欢我了,我自己喜欢你就好,我们就还这样,还这样,维持现状,我只要能还呆在你身边就好,我不要求其他了,真的,胡忠臣”她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语无伦次,以往胡忠臣从来没有明确说过什么,这一次他说的这么直白,他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她怕,他好像是认真的。

  “别胡闹!”胡忠臣斥责道,甩开她的手。

  姜胜男彻底慌了“胡忠臣,你不要这样,求你了,真的,别不要我,我会活不了的,真的,求求你,至少,不要跟别人在一起”说着,眼泪大滴大滴落下,也落在胡忠臣心上。

  他忍住安慰她的冲动,按下电话“秦明月,两分钟之内给我滚进来,把她带走!”说完不理哭泣的姜胜男,对一旁呆愣的陈欣怡说:

  “怎么样?如果没问题,一会儿我就打结婚报告,尽快完婚。”

  陈欣怡还没有从这件事的震惊中醒来,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就呆呆地点了头。

  “不要!求求你,不要!”姜胜男从后面一把抱住胡忠臣,这时秦明月也气喘吁吁地进来,拉住姜胜男往外走。

  “秦明月,你放开我!”姜胜男抵不过他的力气,拼命哭喊着。

  “姜胜男,你这样太丑了你知道吗?”秦明月语气里有着对自家头儿的怨怼,这是干什么呀,姜胜男多好呀,就大那么几岁有什么的?又不是80年代,但是他不敢发泄给胡忠臣,只能说姜胜男。

  姜胜男已经被他拖出了大楼,她突然就停止了哭喊。

  是呀,这样多难看呀,人家不喜欢你,你却非要人家别娶别人。

  “呵”姜胜男突然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她越笑声音越大,想着自己从小到大放在心上的人,此刻居然为了摆脱自己,不惜跟一个陌生女人结婚。

  “姜”秦明月被她吓了一跳,呆愣了一下,就在他呆愣的时候,姜胜男突然就飞快向外面跑去。

  她想逃离这里,再不走,她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碰!

  好疼,姜胜男感觉到自己在飞,然后四肢百骸都透着疼痛,她最怕疼了,以前有舅舅和胡忠臣帮她呼呼,胡忠臣想到这个男人,她连心都是痛的。

  “姜胜男!”秦明月嘶吼着跑到他身边“快!快叫救护车!”他不敢碰她,赶紧对着门口其他人喊,“打电话,叫老大!”

  胡忠臣此刻刚平复好心情,正要开口跟陈欣怡说话,电话响了,他皱了眉,接起,然后扔下电话飞奔出去,速度快到陈欣怡只来得及看到他的影子。

  “男男!”胡忠臣飞一般来到门外,看到躺在地上嘴里不停吐血的姜胜男,瞬间瘫跪在地上。

  颤抖着双手,他轻轻托起她的头,拼命擦着她嘴里的血,眼泪,就那么毫无保留地流下来。

  “男男,别怕,救护车马上到了。”

  “胡忠臣,”姜胜男想压制住一直向上翻涌的血,可是总是压制不住,它们就好像脱缰野马一样冲出她的口腔,让她语不成句:

  “我我终于,要死在你前面了你终于不用怕了”。

  “不要,男男,不要说了,你不会死的。”胡忠臣痛苦地一边嘶哑着哭,一边擦她嘴边怎么也止不住的血。

  “胡忠臣,我好怕”姜胜男哭了:“我怕没有你没有你我怎么办?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她的意识开始涣散。

  “男男,男男,别说了,别说了”胡忠臣已经泣不成声。

  “我好不甘心”姜胜男的眼神开始飘渺“不甘心君生我未生”

  然后,她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似乎是胡忠臣在说,他爱她?

  不过,不重要了

  ------题外话------

  男姐以前是个傻白甜,重生之后还是傻白甜,后来发生了点儿啥然后呜呜呜呜,我男姐瞬间黑化,秒变御姐

  客官莫着急,待我娓娓道来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