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的追爱套路 > 第92章 想不想......更进一步?

第92章 想不想......更进一步?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胡忠臣,你这么乱花钱,经过我允许了吗?”

  在场所有人,包括胡忠臣,都没有想到姜胜男会说出这句话。

  他本以为,男男会拒绝,或者挖苦她一番。

  他都已经做好无论她说什么都不做声,只要她心里舒服就好的准备了,不成想,她突然这么说,倒是让他不知道怎么接,只能看着她笑得灿烂的美眸,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沉浸在她的美色之中。

  明炎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姜胜男,至少,这两年的姜胜男他自认为是了解的。

  可此刻,对胡忠臣摆出这种捉摸不透态度的女人,饶是他跟他朝夕相处过一年,也无法看破:

  “男男......”他诧异地叫她的名字,却不知道下一句该问什么。

  突然有点悲哀,他竟不知自己要以什么身份在这种情况下问男男的想法。

  姜胜男依旧一副女王范儿,抬头挺胸站起来,先冲明炎和蒋静说:

  “日程的事,你们定吧,记得给我留足够时间睡觉。”

  然后对导演和监制说:“你们这位财神,我会好好招待的。”

  最后才看着不动如山的胡忠臣:“走吧!”

  说完,优雅转身,踩着不疾不徐的步子向外走,留给众人一脸茫然,还有一副傲娇的背影。

  胡忠臣二话不说,站起来,朝导演等人点点头便追了出去。

  姜胜男刚走出电视台,高明便将车子停在她身边,她也不矫情,开门直接上了胡忠臣的车。

  胡忠臣紧跟着大踏步追过来,姜胜男瞥见他,横了一眼,将车门重重一关。

  谁知,胡忠臣却长臂一伸,以手挡住,手臂生生被门狠夹了一下。

  姜胜男一惊:“你!”

  她有时候真是受不了这个一根筋又闷骚的男人:“就不能从那边上吗?非要夹到胳膊?”

  胡忠臣眉毛都没皱一下,挤进后排座:“乖,稍微往里面点。”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跟以往没什么不同,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经美得要飞起来。

  男男明显是紧张他,这是其一。

  其二,能坐在男男刚刚坐过的位置,上面还留有她的体温,他心脏狠狠抽搐了下,血液直达身体某处,幻肢立刻蠢蠢欲动。

  反手关门,他不自然的表情被刻意淹没在车窗。

  车窗上,他略显欲盖弥彰的表情和男男惊讶又有些愤怒的可爱神情重叠,让他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看来,他就快撑不了多久了。

  对于男男的渴望日益强烈,强烈到他需得动用半生训练有素的自制力,才能勉强压抑。

  这种疯狂的、歇斯底里的渴求带给他的震撼,同男男当年被掳走时一样,让他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发狂。

  “男男......”他声音暗哑,转头低低唤了她一声。

  姜胜男白他一眼,没想答应,只对高明说:“十八胡同,小米酒馆。”

  十八胡同的小米酒馆是姜胜男的产业,规模不大,却是她的最爱。

  以前闲来无事,她会偷偷过来喝上一盅,听着酒馆安排的说书先生讲瞎杜撰的城中轶事,品酒馆独有的菊花酿,喝得晕晕乎乎却什么都不想,回家美美睡上一觉!

  即使酒馆根本不赚钱,酒价给到跟成本持平,店里老板娘和伙计都花钱养着,她就是乐意!

  她第一次带人来这边,除了佳音,连表姨都没来过。

  进门跟老板娘要了坛菊花酿,在她特有的雅座上一坐,说书先生已经开始他今天的八卦。

  似乎在说,城中最近突然有些不明身份的外来人口,神神秘秘的云云。

  说书的就是这样,讲着讲着就跟外星人扯到一起。

  姜胜男从进门开始便一边目不转睛看着说书先生,一边津津有味品着菊花酿,一句话都没跟胡忠臣说,也一眼都不看他。

  胡忠臣坐在她对面,欣赏她因喝了酒而微醺的容颜,突然觉得这样的氛围很好,让他心里甚是安宁。

  他几乎都有种错觉,好像男男和他已经是多年的老夫老妻,正享受着岁月静好。

  姜胜男今天喝了两壶,再要第三壶的时候被老板娘拒绝了,她丝毫没有怕老板的样子,凶巴巴地说:

  “自己多少酒量不知道吗?”

  姜胜男的确不胜酒力,平时一壶也就喝三盅就自觉地停下。

  今天可能因为对面是胡忠臣,她觉得安心,便放任了自己。

  “老板娘发火了,走吧。”耸耸肩,她开口对胡忠臣说了一晚上的第一句话。

  晃晃悠悠起身,姜胜男脚步都已经不稳。

  胡忠臣赶紧上前扶住,抿着嘴不发一言,任由姜胜男靠在身上将人带出去。

  “胡忠臣,”菊花酿的后劲儿上来,姜胜男口齿开始不清晰,在胡忠臣怀里都走得跌跌撞撞,“你说,你是不是块木头?”

  胡忠臣小心护着她,耐着性子:“你说是就是。”

  姜胜男一听,不乐意了,噘嘴:“你就是!”

  她原本上了妆的脸因为醉酒更加红润,嘴唇噘起,像个撒娇小婴儿般,让人很想上前咬一口。

  而胡忠臣,也真的这么做了......

  姜胜男本来还想吐槽他几句,抬头的瞬间就感觉唇上一凉。

  ?

  冰凉的触感与酒醉的燥热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她忍不住颤抖了下,可只一刻,唇上的触感便骤然消失。

  “男男,我,可以亲你吗?”

  胡忠臣的脸与她的还贴着,灼灼的目光看着她,尽是期待。

  姜胜男眼神迷离,伸手摸了摸胡忠臣刚毅的俊颜,露出狡黠的笑:

  “只是这样?”

  胡忠臣的喉间传来“咕噜”一声,“嗯。”

  姜胜男笑得更加狐狸状:“想不想......更进一步?”

  胡忠臣觉得浑身的血液开始逆流,“嗯。”

  姜胜男:“想要进到哪个程度?”

  胡忠臣搂着她腰身的手不自觉收紧,“都要。”

  姜胜男:“唔......”

  ------题外话------

  诶呀呀,这,这,这......你们说,到哪个程度好呢?

  真让亲妈我头秃,嘿嘿嘿。

  老胡:给我一步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