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道长去哪了 > 第五十八章 试飞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顾佐终于跟上了怀仙馆修士们的主流修行进度,成为了一名金丹修士。

  在他的气海中悬浮着一粒闪闪发光的金丹,金丹周围,分别是尚长老、屠夫、成山虎、宁不为、高力士等五粒细小的金丹,如众星捧月般,环绕在侧。

  此外,漆黑的气海“夜空”之中,还漂浮着大量如云般的真气,浓郁者为筑基,约二十余道,淡薄者为炼气,四百余道。四百余道炼气期真气中,明显可见的是后期,依稀如丝者是前期,各占一半。

  由主气海虚化而成的气海洞府则猛增一倍,达到千重之多,只有前面的四百余重洞府驻扎了道兵,后面的五百多重都是空置的,等待新的道兵入驻。

  顾佐细数了一遍,道兵总数少了六个,这是蒙乐山一战中,怀仙营弟子的阵亡数。六名弟子,六条鲜活的生命,顾佐虽然叫不出他们的名字,甚至记不得他们的相貌,但却有一种同源同根的联系,他们的阵亡,令顾佐心里生起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哀伤、怅然、可惜

  顾佐挨个走进六名阵亡者的洞府,眼前忽然映现出六名弟子生前的一幕幕,他们经历的悲欢离合,他们产生的喜怒哀乐,都在顾佐心里过了一遍。

  这是修为进入金丹之后,气海洞府进阶带来的新效果,可以说是记忆残留,也可以说是缅怀。

  看完一个,顾佐就伸手在眼前一抹,洞府中残存的记忆片段就被抹去,崭新如初,等待着迎接新的主人。

  从气海洞府中出来,顾佐睁眼,看向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众人,立刻迎来了如潮般的道贺之声。

  “恭贺馆主晋升金丹,福寿安康!”

  “恭贺馆主结丹,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

  “大喜大喜,馆主今日结丹,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老辛,曹刘是谁?敢称馆主敌手?打不死他!”

  “我也不知道啊,顺嘴就秃噜出来了,奇哉怪也”

  “为馆主贺,今夜当摆宴,不醉不归,老原,你是不是该贡献几坛平泰灵液了?”

  “没带,找汪寒山去。”

  “我也没带,如今各家分馆都有炼制指标和收益指标,随身带酒不合规矩。”

  “小气!吝啬!没品”

  乱糟糟的贺词声中,灵源道长微笑建议:“试试飞行?”

  顾佐点了点头,开始查看气海中温养的法器,筑基的时候,神识烙印了三件法器,一件是花钱购买的牛角尖刀,一件是鱼线,还有一件是恒翊剑。如今,这三件法器正围绕着金丹旋转。

  牛角尖刀自不必说,花费八百贯,当时的八百贯尚未贬值,能够换到七百灵石,如果放到现在,那就是五千多贯!

  顾佐不是冤大头,所以贵自有贵的好处。这种顶级富豪才配备得起的法器,再以神识温养之后,发挥的效果极其惊人,以指刀术施展出来,能和金丹圆满境的敌人近身互搏。

  虽说顾佐当时败了,但牛角尖刀却没有破损,因此败的是修为,而不是法器。

  随着修为提升为金丹,牛角尖刀的刃口也带出了一丝金边,彰显了卓然不凡的品质。真气输入其中,爆发出来的刀芒长约三尺,真正可以当作长刀使用了。

  再看鱼线,如果不是顾佐烙印过神识,光凭肉眼,几乎无法找到它的踪影,已经变得完全透明。真气输入之时,能拉长到七丈五尺,长度又增加一半!

  最后是恒翊剑,这柄王恒翊留下的桃木剑从材质上来说,就是如假包换的普通桃木法剑,顾佐在筑基期就已经将断口重新融合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估价十贯。

  这件法器,顾佐准备当作怀仙馆的传承,回去后就收入藏经楼,供后辈弟子膜拜。

  查看法器,目的是为了试一试御剑飞行,身为金丹修士,顾佐终于可以飞了。他念头一动,气海中的金丹立刻开始旋转,越转越快,带动整个气海也开始旋转起来。

  三件法器也紧跟着加速旋转,旋转之中,渐渐产生一股上浮的托力,顶着顾佐的气海“飘飘欲仙”。

  神识点在恒翊剑上,将这柄王恒翊留下的不值钱玩意显化于体外,双脚踩了上去。

  离地三尺,浮空了!

  周围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在喝彩声中,顾佐于气海中操控着金丹的旋转姿态,金丹于旋转中猛然加快,恒翊剑突兀间飙了出去,顾佐立足不稳,一个倒栽葱,直落江心。

  灵源道长捧腹狂笑,笑得在地上打滚:“小顾,你也有今日,让你平日总说我,哈哈哈哈!”

  围观众人立刻作鸟兽散。

  “那边还有队益州降兵在收拾兵甲,我去看看”

  “我再去查一查,刚才落水的益州军救起来没有”

  “肚子疼,出恭”

  “三法道友稍等,同去!”

  “为什么同去?小薛你自己找地拉去,别跟着我!”

  “灵源道长,你去出恭吗?”

  “滚!”

  “眠花,跟我去出恭。”

  “薛师叔,不去行不行?”

  “你觉得呢?”

  醋溜学首发

  顾佐自江心中爬出,运转心法,浑身急颤,水滴向四外溅射,不多时便抖干。

  清源县主站在江边岩石上等他出来,关切道:“飞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行就还是我带着你吧。”

  顾佐叹了口气:“开车飞行还真不是件容易事,以后还得劳烦县主了。”

  清源县主满心欢喜:“不怕劳烦。”拽着顾佐的胳膊,带他飞回崖顶。

  屠夫、成山虎和刘玄机都围在那滩血肉前,旁边是一堆清洗完毕的杂物,刘玄机捂着鼻子,拿着根树枝在血肉里翻找,却没再找到更多的物件。

  “如何?这厮是谁?”

  “武令珣,范阳军牙将,安禄山的人。”刘玄机回答:“找到的东西很少,没有书信。只是些法器和银钱、灵石和灵丹之类。”

  “有他的师承功法吗?”

  “也没有,他的道术很妙?”

  顾佐摇了摇头:“说不好,没有就算了。”

  屠夫过来道:“你刚入金丹,不如稳固一下,我们给你护法。左右还要等三娘子和苦桑道人的消息,打扫战场的事交给下面人就行。”

  顾佐答应了:“有了李宓的消息,立刻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