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是反派啊 > 第978章萧鼎天、牵引尊者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而黄龙真人也站定脚步,目光平淡的看向正前方,体内隐隐有金色神龙在流动着。

  仿佛这神龙流淌于他的血液中清晰可见,要从血管中冲出来。

  “北海一根松,浮世千万载,”松岳山人一声厉喝,直接举起手中的巨斧。

  那巨斧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势,撕裂虚空,朝黄龙真人砍了过去。

  一声龙吟,只见那黄龙真人身影虚幻,仿佛真的化作了神龙,腾挪于虚空上。

  两人一个以力量见长,一个以速度见长。

  一时间竟相逢不下。

  战了约有五六分钟,突然只见松岳山人气势一变,他丢下巨斧,双手合十,以一种十分奇怪的姿势战立着。

  看见对方丢下巨斧,对面的黄龙真人面色狐疑,不过还是一掌打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黄龙真人惊骇的发现自己的力量完全无法动摇对方。

  而等他想抽身而退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无数股灵气幻化枝条,从四面八方围剿了过来。

  “你可知我为何叫松岳山人?”松岳山人大笑道。

  “岳是岳山,而松,因为我乃是岳山上,那一棵吸收天地精华而化形的松树。”

  看见灵气枝条五花大绑似的将黄龙真人给捆绑住,松岳山人方才松了一口气。

  对方的速度确实很快。

  他直接一脚将黄龙真人踢下了擂台,倒也没有伤他。

  “这一场松岳山人胜,可选择再战或者去休息。”

  “我休息一下吧,”松岳山人笑道。

  随即擂台上又有人开始登场,颇有些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感觉。

  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些人不过是热身的开胃菜,真正的大菜那都在后头。

  整整一上午时间,擂台的比试都是在这种方式下进行的。

  就连徐子墨也感慨,这些人真沉的住气。

  终于,又是一场比试结束。

  随着一道人影站了起来,原本嘈杂的现场也开始渐渐平静下来。

  “修练之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如就由小僧来推动这舟吧。”

  只见一名光头僧侣一步一步,脚步坚定的朝擂台走去。

  他的脖子上挂着的佛珠特别大,每一个佛珠都是不同的骷颅图案。

  一身有些旧,但却十分干净的灰袍。

  “是牵引尊者,”有人说道。

  牵引尊者乃是普陀寺的方丈。

  作为十二个帝统仙门之一,这普陀寺的历史不算悠远。

  众所周知,元央大陆上一代的大帝乃是仙凡大帝,而仙凡大帝往前,便是昆仑大帝。

  但在昆仑大帝为承载天命之前,其实世人都称呼他为昆仑僧。

  牵引尊者便是他的引路人,将他带进了普陀寺。

  这牵引尊者是个真正的老怪物,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

  只是用他的话来说,众生皆苦,佛海无涯,需要有人引导才行。

  而他牵引尊者便是这引领众生走出苦海的明灯。

  “看来大师也想不开呀,”徐子墨轻笑道。

  “这老和尚不好好在自己的普陀寺念经,出来凑什么热闹,”林如虎冷哼道。

  “兴许是经念腻了,”徐子墨笑道。

  旁边有名青年听到徐子墨的话,笑着接话说道:“这位兄台此言差矣,牵引尊者是真正的得道高僧。

  他乃是为了救众生脱离苦海而来。”

  “那你有什么苦海需要救吗?”徐子墨看着青年,问道。

  “有啊,而且有很多,”青年笑道。

  “资质不好,修为低下、没有逆天的家世,让我视为苦海的地方有很多。”

  徐子墨笑了笑,没有再回答这个问题。

  当牵引尊者走上台后,原本想上台的许多人都迟疑了起来。

  他们这些人彼此之间相互了解,站站也无妨,但这牵引尊者,不是他们能对抗的存在,但又有些不甘心。

  “我来,”正在这时,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只见一名汉子走了上来。

  “他们都畏惧你的名号,但我不怕,”汉子冷哼道。

  “又没打过,强不强试过才知道。”

  牵引尊者一脸微笑的看着大汉。

  随即说道:“施主该静心的。”

  他的话音落下,便见那汉子四周出现了一股无形的力,直接将汉子推下了擂台。

  尽管汉子拼命抵抗,但依旧无济于事。

  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内心一颤。

  只推下台,而不伤他,这便是大师的风范。

  “该静心了,是啊,他们这些人都该静心了。

  什么样的实力就要做什么样的事,”许多人内心默默想着。

  尊者这话不仅仅是说给那名汉子,也是说给他们听的。

  整个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哈欠,”一道身影有些慵懒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似乎是刚刚睡醒,笑道:“牵引老头,咱俩玩玩。”

  看到这道身影,众人又是一肃。

  “小光明圣地,”有人喃喃自语了一声。

  这人坐的位置,正是小光明圣地的位置。

  但是看这人的长相,他们又都不认识。

  圣地的好几个老祖,包括宗主他们也都是听过的。

  但这男子,他身穿金色的长衫,头发有些蓬乱的散在身后,显得格外的不羁。

  是一张国字脸,约莫四十多岁,眼眶深邃,鼻梁高挺,留着胡茬。

  这些胡茬让他显得更加的成熟稳重。

  看到男子走上去,四周议论纷纷,就连牵引尊者都有些诧异。

  “不知阁下乃是圣地哪位前辈?”牵引尊者谦虚的问道。

  “身份、名字都不重要,我行走世间,只为达成理想,”男子笑着说道。

  而坐在观战席的徐子墨目光则凝望了许久。

  方才吐出三个字,“萧鼎天。”

  他前世的老熟人了,算是前世的至交好友。

  只是这一世,他曾在中央大陆灭绝天宗之前,遇见过对方。

  也知道了对方的真正身份。

  前世的好友,因为那时他被楚阳打败,失意、落魄。

  所以那时候的他们能成为好友。

  但这一世,他们是绝对的敌人,只因他身份不同。

  这或许是对方的理想,也是原则吧。

  牵引尊者微微点点头,算是认可对方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