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鉴宝 > 第973章 打杀声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李天昊昨天晚上因为不放心,陈友好这个样子,甄隽云一个女人,他怕晚上会出什么事情,所以就没有离开,直接在甄隽云和陈友好的帐篷里面打了一个地铺。

  出门在外,许多事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夜一深,甄隽云就问道:“天昊,你听见有打杀声音了吗?”

  李天昊本来有些迷迷糊糊的,可是一听这个话,就赶紧坐了起来,仔细的看了一眼甄隽云,见她神思清明,不像是在说笑的样子,他又仔细听了一遍。

  可是他却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啊,这四周还是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

  “没有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李天昊小心翼翼的问道,听错别的什么还有可能,可是怎么可能听错打杀声音。

  难道这个地方真的有什么古怪不成,李天昊心里也在打鼓。

  甄隽云听他这样说,也只好点了点头,“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太累了,所以听错了吧!”

  说完,她没有再纠结,只是看了看陈友好,只见陈友好还是他们把他带回来的那个模样,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的。

  两个人都比较担心,可是倒也没有说话。

  那顾老说了,他会醒过来的,那他就一定会醒过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心中都有这样的信念,倒是没有那么担心了。

  “不”到了半夜,陈友好终于有了动静,不再是呆呆地坐着了,李天昊和甄隽云心里一喜。

  “友好”“友好”两个人异口同声,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的大。

  只不过两个人也是白欢喜一场,陈友好根本就没有醒过来,只不过仿佛梦魇了一般,一直在说着什么,浑身还在发抖。

  “不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找我,我什么也不会帮你的”陈友好嘴里面一直念叨着,甄隽云跑过去抱着他,把脸贴着陈友好的脸,只听清楚他在说这个,浑身发抖,仿佛极为害怕。

  李天昊把灯光弄了起来,帐篷里面一下子亮堂了起来,两个人仿佛突然松了一口气一般。

  在黑暗中的无助,是有光明的人无法想象的。

  “友好,我在这里,不怕,我们什么都不怕,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

  甄隽云的脸贴着陈友好的脸,温和的说着。

  果然,甄隽云对陈友好的安抚是有用的,不久,陈友好浑身不再发抖,整个人仿佛平静了下来。

  “我们不害怕啊,友好不害怕啊,隽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论什么时候,你都有隽云啊”慢慢地,陈友好仿佛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甄隽云也闭上了眼睛,就这样两个人都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到了天明的时候了。

  陈友好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自己正被甄隽云搂在怀里,仿佛母亲搂着自己的孩子一般,那般的温和,那般的美好,原来这种感觉,隽云也可以给他啊。

  只不过他明明记得自己昨天晚上仿佛掉入了一个什么深渊的,怎么会就在这里。

  只是他还来不及细想,帐篷外就响起来了一个十分戏谑的声音。

  “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这个样子,不是要进山吗?

  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还在睡觉,我看啊,还是不要进山了,直接就在这里睡觉算了,进山做什么?”

  这这不就是昨天晚上那个把他拉回来的声音吗?

  陈友好一下子想起来了,他记得昨天把他拉回来的声音正好是他之前带回来的顾老的。

  只不过他这一嗓子,直接就把甄隽云和李天昊给惊醒了。

  “友好,你醒了?”

  甄隽云高兴的说道。

  “是啊,友好,你可把我吓得不轻,终于醒了!”

  李天昊激动的说道。

  陈友好看着另外一边的李天昊,知道他昨天晚上肯定担心,所以才一起睡到了这个帐篷。

  只是三个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帐篷就被人给打开了,顾老急冲冲的走了进来,仿佛气的不轻。

  “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还不起来,干什么,还进不进山了?”

  只是他这一进来,才发现地上还有一个人,而甄隽云把陈友好搂在怀里,仿佛搂的是个小孩子。

  李天昊在这里,陈友好和甄隽云自然是不会在意什么,因为他们都是彼此的好朋友,心有灵犀,可是被旁人看见,终究是不太好的。

  正好,后面跟着柳夕稔,她昨天晚上也是几乎一晚上没有睡,心里担心得厉害,深怕陈友好会出什么事情,毕竟那个东西是她拿给陈友好的。

  “友好,你怎么样?”

  从最开始看见帐篷里面的一幕有些尴尬,她还是迅速的收敛了心神。

  原本她是想要质问的,难道他就不怀疑李天昊跟甄隽云之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吗?

  可是看陈友好那完全不怀疑的样子,问了,也不过是她自己自取其辱罢了。

  陈友好看了看她,没回话,只是对顾老笑了起来,“马上就起来了,顾老您别生气,今天肯定会进山的!”

  甄隽云赶紧放开了陈友好,站了起来,出门在外,她昨天晚上和衣而眠,这会儿浑身上下倒也没有什么不妥。

  “哼!”

  顾老看了他一眼,不满的情绪不言而喻,只不过到底没有说什么,自顾自的走了出去,陈友好看着他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其实顾老哪里是真的生什么气,不过是寻个由头过来看看陈友好到底醒了没有。

  “顾老”陈友好走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叫住了顾老。

  老人家转过头来,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那意思就是,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没事儿别烦我。

  陈友好也不在意,反正这老头子一直都是这样,高兴了多说两句,不高兴了,一句话也不想说,他最开始就知道了。

  更何况经过了昨天夜里的事情,陈友好越来越觉得这老人家是个不同凡响的人,这一路上,只怕是需要他帮助的地方,以后还有很多很多。

  如今还是要先打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