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啤 > 第68章 八个烧饼四条烟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坐在后面的衣谨脸上神情慢慢放松了,“这个小秦,听说会说英语,他看过这方面的资料?”

  如果把上午和下午的座谈比作面试的话,那上午就是初试,初试陪同秦东的是省厅的衣谨和秦湾二轻局局长还有梁永生,其他人没有资格进来。

  “我不知道,他的爷爷是以前我们秦啤的总工,就是秦……。”梁永生小声道,好象一位家长一样,生怕影响到自己孩子考试时的发挥。

  市二轻局局长顿时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噢,”衣谨也笑道,“我明白了,看来我们选对了人。”

  对于这位在中国啤酒界大名鼎鼎的人物,衣谨自然也是知道的,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把一个刷瓶工同啤酒权威的后代联系起来。

  这边,秦东有条不紊地讲述着,焦文海的心里已是七上八下,作为轻工学校教师,为配合啤酒“一条龙”计划,他对劳斯曼式发芽箱有着深入的研究。

  对萨拉丁制麦芽系统则是稍带着研究,没有象对劳斯曼系统那样投入,只能说是囫囵吞枣,看了个大概。

  现在国内的啤酒厂家,只有珠啤从比利时阿托瓦啤酒集团引进了萨拉丁制麦芽系统,但他也没有亲眼见到过。

  国内这方面的资料很少,外文他没有机会接触,他也看不懂外文资料。

  焦文海更加着急起来,他修长的手指不断绞动,显示着内心的不安。

  “萨拉丁发芽箱的结构具体分为排风口,翻麦机,螺旋,喷雾室……风道,过道……大体11个主要部分……”秦东看看部里的两位处长,“昨晚,我画了一张图纸,没有工具,很是粗糙……”

  “好,那下午可以直接给两位局长看一下,秦海轻机厂,你们有图纸吗?”机械局产品一处的处长朝秦海这边的人问道。

  厂长看焦文海,他已经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了,看两位处长的样子,是要直接看图纸来定结果。

  “文海……”他提醒一声。

  焦文海这才回过神来,他咳嗽一声掩示着自己内心情绪的波动,“我们也有。”

  秦海轻机厂的厂长顿时松了口气。

  下面,就是焦文海的发挥时间,作为教师,他的口才的确不错,秦东发现,他讲的与自己讲的差不多,此人的记忆能力很强,消化吸收能力也很强。

  ……

  从九点到十一点,不到两个小时,这个座谈会就算开完了。

  两位处长都很高兴,产品一处的处长道,“我们啤酒一条龙计划的目的就是引进消化吸收,看来现在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

  他对食品局酿酒处的处长笑道,“他们两家都不错,这样,广州设计院那边的工作量就会大大减少,一公儿,我们汇报给领导,下午再听一遍汇报,张部长很重视,两位局长也一起参加。”

  他们今天上午的目的本来是想走个形式,直接把秦湾踢出局去,这样也给山海省一个交代,省得他们白跑一趟。

  可是,现在,他们的观点改变了,山海省的实力很强,连图纸都有了,这样可以节省大量人力物力,节省大量的时间。

  哦,衣谨长舒一口气,她明白,上午这一关,山海省是通过了,下午就看食品局和机械局两位领导的意见了。

  “衣处长,看来你们秦湾的实力很强嘛,我是差点又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酿酒处的处长看来与衣谨是熟悉的,说起话来很轻松。

  “你是主观主义,太主观。”衣谨笑着开玩笑道,她这样说,两位处长也不恼,气氛好得很。

  上午的收获很大,两位处长感觉是自己的功劳,他们都乐颠颠地跑到各自的局长那里,等待着局长甚至部长的夸奖。

  “走吧,小伙子,吃饭去……”衣谨亲切地看着秦东,“梁区长,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小秦长得很象电影明星……”

  ……

  秦湾市异军突起,他们也现场看到了秦湾的实力,这让秦海市轻机厂感觉到了压力。

  “怎么样?”秦海轻机厂的厂长面色凝重地盯着焦文海。

  焦文海用手向后抿了抿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没事,中午我就把图画出来。”

  ………………………………

  ………………………………

  盐水鸭、肴肉、虾仁、汤包,软兜鱼汤小刀面……

  中午的伙食很不错,餐厅里充满了欢笑,也充满了全国各地的口音。

  秦东已经吃了三个黄桥烧饼了,可是他还想吃。

  照理说,前世什么东西他没吃过?可是现在他对手中的烧饼简直爱不释手,瘦肉、火腿、虾米、葱油、鸡丁、香肠等外加猪油,鲜香味美。

  “小秦,你别光吃烧饼,吃菜啊。”衣谨特意坐到了秦湾这一桌,而没有与省厅的人坐在一起,她善意地提醒着秦东,“上午我真是没有想到,说实话,我是捏着一把汗进去的,却是轻轻松松出来的。”

  一个漂亮的女处长亲自坐到这一桌,说话又这么随和,秦湾的各位领导也都很高兴。

  “希望再接再厉,小秦,下午,让衣处轻轻松松地进,也轻轻松松地出。”梁永生笑道。

  “可以。”秦东看看衣谨,衣谨笑容满面。“小秦,我听说你的英文很厉害?这个样子,即会搞技术,又懂英文,可以到你们市局锻炼一下嘛……”

  她已经起了爱才之心,就是省厅,也没有这两方面都拿得出手的人才,如果下午秦湾市能在与秦北市的“竞争”中胜出,她决心找分管厅长说一下,不管学历,不管出身,要把这个小伙子要进省厅。

  可是秦东的答复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衣处,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想专门搞啤酒……”

  前世,秦东就立志不做官僚,他的人生属于啤酒,江轮入海,商海搏击,这才是男人应有的样子……

  “哦,那……也好。”衣谨本想说可惜了,可是看看陈世法,临时又改了措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她也不好深谈,她已经想好,这次南京会议期间,一定找个时间与秦东好好聊一聊。

  “我再去拿几个烧饼。”秦东笑着站起来。

  “八个黄桥烧饼?”秦湾轻机厂的廖鲁生看着秦东去取食物的背影,伸出两根手指头,夸张地笑道,“我们山海大汉的名声就是这样出去的!”

  “吃吧,让他吃吧,年轻人嘛,正是要饭吃的时候……”陈世法微笑着点点头,也在看着那个年轻的背影。

  “小秦……”

  秦东迎面就碰到了同一个房间的马照国,马照国很神秘,他压低声音道,“小秦,四条烟了,我们现在打赌,谁输了谁给谁四条烟,下午,你一定加油啊,到时你两条我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