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南鸢裴子清 > 第536章 震惊,草食性父母

第536章 震惊,草食性父母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南鸢反问一句:“我想的哪样?”

  “我不是因为抓不到物才吃草的!”

  昆加重语气。

  虽然眼前的兽人看起来凶巴巴的,羞恼得都快变成老虎直接亮出利爪了,但在本体很大只很大只的南鸢眼里,这就是一只奶凶奶凶的小老虎。

  她要是变出本体,一个趾甲盖儿就能将对方的兽体压扁。

  “就算吃过草也没关系,我不会笑话你的。”

  南鸢道。

  对于肉食性兽人来说,哪怕吃腐肉烂肉都不会去吃草。

  吃草不能补充体力。

  没有体力的话,在遇到其他野兽的时候,会被对方撕碎。

  小老虎这是弱小得连别人吃剩下的腐肉都抢不到,只能啃草充饥?

  这样可怜巴巴的过去,南鸢怎么可能会笑话他。

  她从一开始得知昆离开部落,就知道他经历了很多常人不会经历的事情。

  可他蠢兮兮的,都不知道用这件事来让她心疼。

  “我说的是真的!”

  昆再次强调。

  南鸢点点头,“好,是真的。”

  小雌兽分明是一副迁就雄兽的模样,哪里信了?

  为了维护自己身为一只虎兽的尊严,昆沉默片刻后,将自己隐瞒得死死的从没有跟任何兽人讲过的秘密,告诉了眼前的小雌兽。

  “我的确吃过草,各种各样的草都吃过。”

  “因为我阿达阿姆都是草食性兽人。”

  “我兽化之前一直在吃草。”

  南鸢蓦地一愣。

  啊?

  这小老虎说了个什么?

  小老虎的父母都是草食性兽人?

  两个草食性兽人生出了一只老虎?

  这变异得有点儿厉害啊。

  不过,顾忌到小老虎脆弱的内心,南鸢的诧异只维持了那么一下下。

  她面无表情的淡定模样让昆悄悄地松了口气。

  “这就是你被逐出部落的原因?”

  南鸢问。

  昆的父母都吃草,那不难知道,整个部落都是草食性兽人。

  昆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十一岁之前,我是幼兽里面长得最高最壮的,连成年雄兽都比我矮一大截。

  我的胃口很大,吃再多的草都吃不饱,哪怕阿达阿姆省下稻米给我吃,我还是饿得很快。”

  说到这儿,昆突然顿了一下,“阿野,稻米是什么你知道吗?”

  不等小雌兽回答,他便自顾自地给出了答案,“你肯定不知道。”

  南鸢:我知道呢。

  “我们那片丛林里的每个部落都很富有,不像你们这里这么落后,像我这些天给你找的那些能吃的草,我们那边的草食性兽人都会自己耕种。

  稻米是我们耕种的食物之一,它的口感很好,还能存放很久,可惜种出来的数量很少”南鸢并不想听一个兽人给她巴拉巴拉地讲稻米产量有多低,米饭有多好吃。

  她吃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还不知米饭啥味儿?

  不过,南鸢没有打断他。

  说这些事儿缓缓心情也好。

  可是,当昆从稻米讲到其他食物,还在继续讲的时候,南鸢忍不了了。

  好聒噪。

  “我想听你的事迹,后来发生了什么?”

  南鸢打断他。

  昆一顿,终于将歪掉的话题给拉了回来,只是表情有些别扭,“我从小力气大,打起架来比部落里的成年雄兽都厉害,可以保护部落,所以大家都不嫌弃我。

  阿达阿姆分到的稻米不够我吃,首领就将部落里储藏的稻米给我,他们都很好。”

  说到这儿,再想到后面的事情,昆的目光明显黯淡下来。

  “谁也没想到,我会兽化成一只虎兽,部落里的族人吓坏了。

  连我阿达阿姆都不敢靠近我,更别说其他人。

  后来,我自己提出离开部落。

  阿达和阿姆没有挽留我。

  部落中没有一个人挽留我。”

  南鸢见不得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突然跳起来摸了摸他的耳朵。

  昆虎耳一颤,陡然后退一步。

  脸上的失落黯然瞬间被惊吓替代,“阿野,你、你干什么?”

  “看你这一对耳朵长得好看,所以想摸摸。”

  “怎么,你的雌兽想摸一下你的兽耳,你还不给摸了?”

  昆顿时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她,“你这小雌兽怎么什么都不懂?

  雄兽的兽耳是不能随便摸的。”

  “为什么不能随便摸?”

  南鸢微微扬眉,适当地露出了几分茫然之色。

  昆咳了一声,“这个,等冬天来临,我再跟你解释,到时候我让你摸个够,但现在你不准摸。”

  南鸢:不愧是兽人世界,兽人说这种话都不脸红气喘。

  瞧瞧小老虎这严肃认真的表情,真要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雌兽,绝对就被他糊弄过去了。

  讨论男欢女爱这种事,谁脸皮薄谁尴尬。

  而谁尴尬南鸢都不会尴尬。

  不是脸皮厚,是淡定。

  毕竟当了一千年的面瘫脸大佬,早就练就了一身雷打不动你姑奶奶的本事。

  任你姑奶奶内心再如何疯狂吐槽,外面看起来都是高冷深沉大佬范儿。

  “哦,那就冬天再摸吧。”

  南鸢点点头,“所以,你阿达阿姆你的部落族人,他们的兽种是?”

  昆蓦地顿住,一副不太想回答问题的样子。

  “以后再告诉你。”

  他试图糊弄过去。

  南鸢:“哦,我懂了,是一种兽形很小很可爱的草食性动物。”

  本以为会听到小老虎羞恼的反驳,但很诡异的事,小老虎这次沉默了。

  南鸢哦豁一声,“又被我猜对了?”

  兽人的微表情真是太好分析了,一猜一个准。

  南鸢都有些不好意思欺负小老虎了。

  昆没有说他的族人是什么兽种,只含糊不清地提了一句,“我的兽形是他们的几十倍大。”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

  在这个世界,大部分兽人的身高都不低,因为这个世界的野兽跟普通的低级世界不一样。

  就譬如这豹子,放到普通的低级世界里,身长也就一米出头的样子,可这里的豹兽身长都有近两米。

  光身长就大了足足一倍。

  草食性兽人也是如此。

  大部分兽人的兽形都很大,人形自然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除非是那种普通低级世界里就很小巧,在这兽人世界就算体型长大个两三倍,也依旧大不到哪里去的兽种。

  “兽形那么小,那他们变成人形的时候,岂不是很矮?”

  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小雌兽,回了一句,“也不是很矮,就跟你差不多高吧。”

  南鸢不禁抬眼。

  呵呵,这只小老虎是真的狗。

  “你部落里的雄兽都只跟我一样高,你是怎么好意思天天吐槽我矮的?”

  昆理直气壮地道:“那怎么能一样?

  你是豹兽部落里的雌兽,哪个肉食性雌兽,有你这么矮的?”

  “小老虎,有的话真不能乱说,小心我变出来比你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