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四十章 我徒弟竟然都是高手

第四十章 我徒弟竟然都是高手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头顶鸡窝的苏星河看得目瞪狗呆。

  自己这真传的八个弟子是什么样的人,他身为师父,心里那跟明镜似的。

  八友继承了自己艺术上的成就,个个才华横溢。至于武功,那是稀烂得很,勉强算是二流吧!也就老大康广陵因为跟了自己最久,所以武功最高,算是二流里的巅峰。

  刚刚一曲唢呐音杀,覆灭了星宿派的一群小喽啰,甚至伤了丁春秋,他心中甚是欣慰。

  以为这个大弟子终于开窍,武功大成,不枉自己当年用心教导。

  至于来的时候,康广陵说跟着端王修习音杀之术,以为不过是奉承之言,或者从大宋皇室得了音杀术的秘籍。

  毕竟,他还是知道大宋底蕴的。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弟子胜过师父,师父心里也高兴啊!

  那一瞬间,他颇有些热泪盈眶,认为逍遥派后继有人,便是自己今日死于此,也足可瞑目了。

  但接下来这一幕,又有点超出他的想象。

  老五薛慕华,这是学医的,一身医术那是早早就超过了自己,江湖人称神医阎王敌。

  若说武功,真的上不得台面。

  但就是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弟子,与丁春秋硬刚了一掌,不仅安然无恙,看丁春秋的样子,竟然还受了严重的内伤。

  “这……这……”

  苏星河瞪圆了眼睛,那双浑浊的双目里满是不可思议。

  丁春秋在惊骇,他苏星河也惊讶起来。

  ‘我徒弟都成了高手?’

  ‘比我还要高的高手?’

  苏星河虽然打不过丁春秋,但他实力放在江湖上,那也不是弱者。

  一时间,百感交集。

  有徒若此,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想起之前老四霸气呵斥丁老贼时候的一言一行,苏星河那邹巴巴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若是没有些底气,这个向来木讷,只一心沉迷于丹青书画的四弟子,岂能如此。

  “吴领军,你代为师出手拿下丁春秋,为你太师父报仇。”

  苏星河说得正气凛然,没给他推脱的余地。

  “嗯???”

  吴领军顿时一怔。

  师父,我不行的,你不要闹……端王没教我功夫啊!

  而他自从看到赵佶画地狱变相图,便丢了面皮,一心当起了舔狗,一言一行,稳重,想着绝对不能给端王丢了脸。

  所以,虽然心里格外地颤抖,但表面上还是稳稳的。

  苏星河看着吴领军,更加欣慰了,有高手的风范。

  但余下几位师兄弟,却是为吴领军感到一点点担忧,也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

  难道,端王也传了他武学?也对,四师弟(兄)跟随端王时间最长,又善于讨好端王,连五师弟(兄)都掌握了那种神奇的内力,一跃成为高手……

  一时间,羡慕嫉妒!

  同时暗暗决定,要做点什么了。

  “你去,本王助你拿下丁春秋!”

  赵佶的声音突然在吴领军的脑海里出现,这声音不是通过空气传来的,就像直接出现在了脑子里。

  吴领军朝着赵佶方向一看,便看到他微微颔首:“这是传音之法,别人听不见。”

  ‘端王牛逼!’

  这秘法,正是从段延庆处得来的,他的传音入密之法可以指定某个人进行单向信息传递。他在珍珑棋局事件中,曾经以此功夫指点虚竹下棋,而在场的其他所有人都完全不知道。甚至,虚竹本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教他下棋。

  吴领军对赵佶,那是无比崇拜,毫不犹豫,立刻便一抖手里精钢打造的判官笔,朝着丁老怪杀去。

  如箭疾窜,毫无花哨。

  苏星河微微皱眉,这身法没什么高明之处啊!

  ‘暂且先看看!老四不是冲动之人。’

  吴领军只一瞬间便冲到丁春秋身边,手里的判官笔朝着要害一点,依旧没有什么高明之处。

  “找死!”

  丁春秋正要以化功大法降服经脉里的伤寒杂病异种真气,眼见吴领军杀来,咬牙怒喝,手上鹅毛扇连连挥舞,道道劲风伴随股股迷人香风弥漫,瞬间就要将吴领军周身包围。

  叱!

  一道无形声波在丁春秋的鹅毛扇间一震,那剧毒的药粉竟然倒转而去,糊了丁老怪满脸。

  康广陵恢复了些内力,看到这一幕,不免朝着赵佶看去,脸上崇敬之色愈发浓重。

  只看这一招,他就知道自己与端王殿下之间,仅仅是音杀之术,也隔了十万八千里。

  而其他人,少林寺达摩院首座玄难、号称剑神的卓不凡,包括苏星河,也都不明所以,只以为是吴领军内力强横,一震之间就震推了毒物。

  丁老怪倒是不怕自己的毒药,但被糊一脸,也不好受,迷了眼啊!

  好在他真的算是超一流的高手,战斗经验无比丰富,手中鹅毛扇一抖,便封住了吴领军的判官笔。

  咤!

  又一道无形之音随着吴领军手里的判官笔点在了他手里的鹅毛扇上,强劲古怪的音波内力汹涌澎湃,丁春秋措手不及,手中鹅毛扇被轰毁半边,他本身也受到巨力侵袭身子向后倒退。

  “这不可能?”

  丁老怪哪里遇到过这种古怪的攻击,作为当事人,他倒是知道这攻击的力量并不属于吴领军,但……这不正说明出手之人的实力更加恐怖么?

  他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也不管面子不面子了,逃命要紧。身形随着那一炸,飘然后跃,轻飘飘一退,竟给人一种飘渺不定的虚幻之感。

  “叱咤!”

  陡然间,一股犹如天雷般的轰鸣声在他脑海里炸响,眼前顿时一黑,脑袋里嗡嗡作响,晕头转向不辨东西。

  吴领军武功虽低,但也算是江湖的二流好手,一见丁老贼如此模样,大喝一声,就以判官笔连番打穴。

  丁春秋武功再高,也做不到金刚不坏。

  一举擒了丁春秋,狠狠一脚踹翻在地,吐了一口唾沫,吴领军意气风发,先朝着端王一拱手,再朝着师父苏星河一拜。

  “师父,幸不辱命!擒了丁老贼,师父亲手剖了他的心肝,为太师父报仇雪恨。”

  苏星河拂着花白杂乱的长须,对于吴领军先朝赵佶施礼,他不在意。

  重要的是什么?!

  这是我苏星河的徒弟啊!

  我徒弟竟然都是高手,是我苏星河之幸,是我逍遥派之幸。

  “师父!”

  苏星河朝着擂鼓山深处一拱手,声音在山间滚滚而去,这一手类似狮子吼的功夫,充分表明他的内力确实不俗。

  “苏星河门下函谷八友,联手擒下叛徒丁春秋,逍遥派后继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