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道宋 > 第四十一章 我等誓死追随,甘为牛马

第四十一章 我等誓死追随,甘为牛马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dushu60.com请收藏

https://www.dushu60.com  旁人不明白苏星河这恭敬对着擂鼓山高声大呼是何意思,只以为是慰藉恩师在天之灵,这才欣喜难耐祷告上苍。

  便是函谷八友,也并不知道无崖子还活着。

  苏星河瞒了所有人。

  这次广撒江湖帖,布下珍珑棋局,苏星河也只说逍遥派的秘籍留待有缘人,无崖子三个字,那是绝对不敢透露的。

  不说丁春秋在西域虎视眈眈,便是在西夏的李秋水,在天山的童姥,若是知晓无崖子尚在人世,那么绝对要东来大宋,争个你死我活。

  而对于无崖子而言,如今落得半身瘫痪的地步,那更是没脸见人。

  哪里敢露面!

  只有赵佶心知肚明,这次苏星河布下珍珑棋局,无崖子已经心存死志。

  毕竟,他已经九十多岁的高龄,耄耋之年。

  只希望死前能够将毕生功力传下,一来寄希望于斩了叛徒丁春秋,二来也算是为逍遥派留下个传承。

  至于为什么不传给苏星河,因为他也老了。那七十余年的功力,可不能击鼓传花般一直传下去,也就无崖子学究天人,能够有此神通。

  而苏星河门下弟子,个个不堪重用,只能在江湖上寻求有缘人。

  虚竹能够得了这么大的机缘,可以说他的气运真的很大,但段延庆在其中也帮了很大的忙。

  段延庆这个前大理太子,智商、悟性都是上乘,毅力更是惊人,可惜落个残废,凄凉半生。

  若他有段誉的机缘,武道成就绝对不小,能够将天龙寺的武学提升一个层次。

  可惜,造化弄人。当然,若他没有那半生的苦难,也不一定能够有今日的武学成就。

  一饮一啄,谁也不能预料。

  但今天,赵佶到此,虚竹这小和尚只能回少林青灯古佛一辈子了。

  无崖子,是他预定的掌中之物。

  苏星河难以抑制的兴奋,看着门下六个弟子,苟读在大图书馆当助手,冯阿三在兵工厂打铁,所以没来。

  他看了看康广陵,再看了看薛慕华,最后落在了吴领军身上。

  无他,吴领军最年轻,才三十来岁,康广陵已经五十有余,薛慕华年龄也不小,虽然是老五,但也有四十多了,入门晚。

  “领军,你随为师来!”

  咬耳朵,说悄悄话。

  吴领军嗓音顿时大了:“师父,这不行,这万万不行……”

  “如何不行?为师立珍珑棋局,那是考验悟性,如今你有这般功力,悟性自然不差,又是逍遥派的第四代门人,继承太师父的内力,如何不可?”

  “这……”

  吴领军憋得满脸通红,他总不能说自己实力烂得很,悟性更是差到了底,刚刚那是端王在出手协助。

  他吴领军也要脸啊!

  不要脸,那是在端王面前。

  “师父,端王素有贤名,今后必然要君天下,而且武学造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大师兄经过端王指点,学成音杀之术,五师弟也得端王指点,这才有伤寒杂病功,我这点本事,也是得端王指点……”

  还要说话,吴领军却是看到苏星河脸色黑了。

  “师父,端王……”

  “……”苏星河摆了摆手,他坐了下来,好几秒钟才喘上了气,问道:“你是说,你们这一身本事,都是那个端王传的?”

  “是啊!”吴领军猛点头,这是事实。

  师父,你不知道你教徒弟的本事吗?艺术上还行,那功夫,你不爱教,我等也不爱学!

  苏星河长大了嘴:“你们……背叛了逍遥派!”

  “师父,为何如此说?我等生是逍遥派的人,死是逍遥派的鬼,得了这身本事,只是端王闲暇指点一二的结果,师父永远都是我们的师父……”

  “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了!”

  苏星河有点伤感,手边的二胡架在了膝上,“咿咿呀呀”凄凉的曲调便传了出来。

  竟比昨日还要悲凉。

  我的弟子,不再只是我的弟子了!

  一曲终了,六个弟子俱都聚在苏星河的面前,双膝跪地。

  “师父,其实来的途中端王便和弟子说了,太师父就在擂鼓山中,他想见一见!”康广陵一拜在地。

  “他为何知道?”苏星河的手一抖,差点就崩了弦。

  “大宋密探遍布天下,师父隐藏擂鼓山,早就被他们探知……如今端王任殿前都点检,掌禁军,建新军,一身实力更是天下无双,弟子刚刚听四师弟所言,可以确定,端王绝对不会贪恋太师父那一身的内力。”

  苏星河苦笑一声,他本就是一张苦脸,现在更苦了:“师祖当年远顿西域,再未踏足大宋的疆域,逍遥派和大宋皇室,有不可化解的恩怨,我等身为逍遥子的后人,不能这样……”

  “师父,一百年了,再大的仇恨也该了却。而且,我等也都是大宋的子民……”

  “是啊,师父,端王不同于一般的王爷,他有雄心壮志,西夏、辽国、吐蕃、大理,几年后,或许就没了,便是天山,可能也要成为大宋的领土,逍遥派再避世,还能避到天涯海角去吗?”

  “我等追随端王,不求荣华富贵,而是他真的值得我等誓死追随,甘为牛马!”

  苏星河望着一众弟子,颓然长叹。

  “看来为师今日没有其他选择了,罢了,丁春秋已经捉了,师父应该也没有什么牵挂……你去领那端王随我来吧!”

  赵佶跟在苏星河后面,走进擂鼓山一处山谷,中途,苏星河没有说一句话,显然伤心得很。

  就在山谷偏僻的角落,有个伪装成山石的暗门,跟着苏星河走进去,里面光线昏暗,拐了几个弯,来到一间石室当中。

  一盏豆大的油灯,并不足以驱散石室中的黑暗,只隐隐约约看到一道人影,凌空悬在空中,可不正是无崖子,用一根绳索将自己挂在半空。

  “大宋端王赵佶,见过逍遥派无崖子!”

  自己可不是过来拜师的,看他岁数够大,抱拳施了一礼。

  “恩?大宋端王,姓赵!”

  无崖子的声音,富有磁性,尽管已经九十多岁了,可声音还是很好听。

  “那你应该知道逍遥派与大宋皇室之间的恩怨,当年我师父逍遥子远顿西域,再没有踏足大宋的疆域……”

  “但你无崖子却在大宋的土地上活了后半生!”

  无崖子顿时一滞,却是又笑了:“是啊!苟且偷生的后半生……苏星河既然送你进来,容貌也尚可,必然是惊才艳艳之辈,我这七十余年的功力,你想要么?”